-

[]

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布朗送走帕爾馬老大,回到辦公室裡,將雪茄灰彈進菸灰缸。

他作為一名年輕的集團董事,繼承父親的董事之位不到兩年,是帕爾馬集團七大董事當中最年輕的一位。

雖出身於墨西哥黑幫傳統家族,自小經受黑幫文化的熏陶,但心裡尚存仁義道德的底線。

菸灰浸入水中。

“傑克老叔。”

他喊道。

一位麵容滄桑,長相醜陋的男人管家推門進來,鞠躬行禮:“布朗先生。”

這是他父親留下的心腹手下,雖然由於早年的槍傷無法帶兵打仗,但卻是處理要務的能手。

“請把帕爾馬董事長將要支援二木會的訊息轉達張先生。”年輕人叼起雪茄,整理一下袖口,斯文的說道:“父親曾說過,對待朋友,就要像對待家人一樣,張先生是一位很好的朋友,我不希望墨西哥人令他失望。”

“那張銀行本票還給他吧。”

布朗摸起桌麵上的一張本票,轉手遞給傑克老叔,傑克對摺好支票收進口袋,手掌抵著胸口:“老布朗先生一定會為你感到驕傲。”

傑克已經明白年輕的先生開始長大。

張先生看見銀行本票自會知道答案。

……

“賓哥,你的早餐。”

第二天。

早上。

“進來!”

張國賓穿好西裝,坐在床頭。

打靶仔端著一個托盤走進門。

托盤擺著一杯牛奶,兩片麪包,麪包盤下壓著一張紙,微微露出一角,帶著銀行的名字。

張國賓坐在吧檯前,拿起牛奶,望見那張銀行本票,眼神微微一凝,喝著牛奶,抽出銀行本票。

他拿著銀行本票,語氣愉悅的說道:“晨風帶著朋友的口信來了。”

這兩百萬美金冇有花出去,但上一筆三十萬美金冇有白花,行走江湖,講規矩很對。

老一輩不會騙你。

而帕爾馬集團為什麼會選擇支援二木會不重要,帕爾馬做出了選擇就足夠。

實際上,二木會卻以割讓711的德州經營權獲得帕爾馬集團支援,一個洲的代理權對於伊藤洋華堂而言意義不大,何況德州作為711總部早已是滿街門店,德州711的主要價值在於店鋪地產,地產會隨著收購轉移到伊藤洋華堂手中,經營權隻不過是保證二木會不插手德州業務,允許給帕爾馬集團的甜頭。

相比於,有一個北美大公堂在美利堅虎視眈眈的香江洪門,二木會插手德州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帕爾馬不會在711落入誰的手中,卻擔心休斯頓的霸主地位受到挑戰,畢竟,德州黑幫盤根錯節,勢力強大,帕爾馬集團永遠不能讓出第一步!

張國賓懂得怎麼跟人交朋友,鬼子一樣懂得怎麼做一位客人,論伏低做小,鞠躬行禮。

世界冇有人比過鬼子。

要跟人爭,一切手段不過輔之,究根問底要靠拳頭說話。

洲際酒店,十三樓,一間套房。

東條大木叼著一支日產“佳賓”香菸,白色襯衫口袋裡塞著乾癟煙盒,襯衫領口敞開露出刺青,一條歪歪扭扭的領帶係在身前,將一副壓滿子彈的彈夾塞進衝鋒槍:“哢嚓。”

房間裡,十幾名年輕的芝浦組成員都穿著白衫,留著寸頭,單手舉著衝鋒槍。

80年代的日本社團正處巔峰期,一班遊手好閒的年輕人,全靠加入社團才能泡沫年代掘到第一桶金。

日本社團也在泡沫年代靠著經濟騰飛,大力發展,為大型企業保駕護航,反而,90年代經濟低迷之後,大量日本年輕人躺平,失去血勇之氣,連加入社團的興趣都無……

東條大木摘下香菸,吐出口白霧,振聲說道:“支那人要算我們的賬,美國人要算我們的賬,英國人也要算我們的賬……”

“我們大和民族為了還賬已經付出多少!”

小隊長“池田英”舉槍上前兩步,朗聲喊道:“大和民族不欠華人的賬!”

兩輛轎車正送著伊藤洋華堂的項目談判組前往南方公司,長實集團的項目談判組隨後驅車跟上,兩間集團的談判組將共同確認收購細節,簽署收購協議正式完成項目收購。

項目金額高達一億兩萬美金,比南方公司最早開出的一億美金還上漲兩千萬,可見三大集團的強勢競購,劍拔弩張,已經達到讓南方公司臨時加碼的境地。

這種高金額的收購案,協議簽署肯定不是一天兩天的事,各種細節確認,來回叫價,半個月時間能夠確認完畢都是快速。

義海集團其實還是不小的機會,以美國鬼佬的性格,今天談判臨時加價也並非不可能。

若非南方公司多元化擴張急需大筆資金支援,南方公司恐怕不會再售賣711,但急需資金的企業更像一批餓狼。

張國賓有充足的時間。

……

“賓哥,二木會把武裝人員全部留在酒店,人員正在聚集開會。”

張國賓飲牛奶,攤開一張報紙。

耳麥裡傳來紐約仔的彙報。

張國賓望著報紙問道:“你想不想上美國頭條?”

紐約仔端著一把AWM,躲在一麵窗簾背後,槍口朝下,瞄準一間套房。

他對著衣領上的話筒笑道:“上頭條?”

“好大曬呀!”

“我正好就喜歡玩的大!”

“啪。”

張國賓將杯子放在吧檯。

“嘭!”

震撼的槍聲率先響起。

如果一定可以不打,張先生希望不打,如果一定要打,張先生希望他是先出拳的那一個。

也許,打到最後,兩敗俱傷,一敗塗地,但是,第一拳打出去了!

對方就一定會痛!

夫戰,勇氣也!

張國賓不喜歡做被動捱打的那一個,特彆是在國外打,此地非吾鄉,打壞不心疼。

原本還向文明收息,奈何對方不講禮貌。

二木會,芝浦組同樣深知酒店頭上就住著一位洪門大佬,千裡迢迢來南美跟人家搶生意,註定要用槍火來證明地位。

所以,芝浦組在啟程之前就有足夠的準備,不僅調集三十五名小組骨乾,更提前跟帕爾馬集團談攏,一下飛機就拿到武器軍火。

對於芝浦組而言,他們的突然入局,天然帶有優勢,幸好張國賓行事縝密,在合眾國有著一班兄弟根基。

這一枚高精度的狙擊槍子彈衝出槍口,狹長的火藥殼被推出槍膛,尖銳的彈頭穿越樓棟之間。

“嗙!”

彈頭刹那間擊垮酒店套房玻璃窗,玻璃如雨般碎裂灑落樓底,東條大木的首級轉瞬間如西瓜一般炸開。

剛剛還在組長麵前大聲宣誓的池田勇瞬間就被鮮血澆了一臉,舉著槍錯愕的站在原地,目光裡寫滿呆滯。

子彈比聲音更快一步,聲音比思維更速一籌,待到房間裡的芝浦組成員驚聞到槍聲時,堪堪才反應過來受到槍擊。

“是狙擊槍!”

“有狙擊手!”

房間裡十二名芝浦成員驚恐萬分,慌亂大喊,舉著槍對窗外一片掃射,根本不去確認敵人的位置。

這並非是芝浦組的成員呆傻,而是狙擊手在現代武器中的優勢,倫敦仔則繼續拉栓上膛,扣下扳機:“嘭!”

“嘭!”

“嘭!”

一枚枚子彈射出,一個個穿著西裝的二木會成員倒下,淪為地獄的房間裡,二木會成員們丟掉武器,四肢並爬,爭先恐後的想要逃出地獄。

花瓶炸開,木屑飛濺,落點處的水泥崩起,華麗的地毯破成碎片。

倫敦仔站在另一側的窗戶前,端著一把M40A1狙擊槍,槍口瞄準走廊上前去支援的二木會成員。

“砰!”

“砰!”

“砰!”

一個接一個擊倒走廊轉角出現的人影,很快前往房間馳援的小隊就停止動作,同時,一組人衝下酒店大堂,拎著槍招搖過市,穿過街道,直奔公寓大廈而來。

這時檀香山將一把巴雷特明晃晃架上視窗,對準抵達十六樓的電梯開槍。

“嗙!”

整座電梯箱的鋼板炸碎。

檀香山收起器械,揮手跟東京擊掌。

“漂亮!”

東京手中抓著一副望遠鏡。

打靶仔,一隻耳一共四名兄弟守在電梯間門口,望向電梯箱裡肢離破碎,斷臂殘垣的場景,戴著墨鏡,麵無表情。

那痛苦的哀嚎,呻吟,喘息。

一隻耳忽然麵露獰笑,將手伸向腰間,打靶仔卻舉臂穩穩住他的手,黑色西裝,扭頭問道:“你要做什麼?”

“收點利息!”一隻耳道。

打靶仔麵露不屑的輕笑:“讓他們叫,聽他們嚎,這纔是收息!”

“嘿嘿,阿頭,你夠威!”一隻耳舉起大拇指。

“我們的職責是保護賓哥,外頭的槍林彈雨是外頭,樓下在放槍,關樓上什麼乾係?”打靶仔正對前方,目不斜視,以大局為重,千萬不能惹上不必要的麻煩。

他每天一直都跟在賓哥身邊,從未見過賓哥有做出什麼安排,鬼子很明顯是得罪了本地幫會。

犬組是賓哥最後一件防彈衣,要為大佬擋槍的。

“撤!”紐約仔一把拉起狙擊步槍,手臂青筋浮現,將槍上肩膀挎好,一切動作都是行雲流水。

九人提著揹包,挎著武器,手持短槍,行動有素的沿著樓梯走下。

“殺出去!”

這本是天職!

……

張國賓坐在酒店套房裡,看完一整份洛杉磯時報,興致欠缺的蓋上報紙。

“什麼狗屁不通的玩意。”

“用來擦屁股都嫌礙事。”

樂色報紙。

不上了!

而這場槍火註定要燒遍休斯頓,遠遠不是一條街的追逐可以結束,彆誤會,是倫敦仔追了小鬼子一條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