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n小說網 >  張國賓小說 >   47 抹賬

-

[]

“油麻地堂口二十三家賭檔的高利貸生意交個你做,有興趣乜?”張國賓用筷子夾起一片魚肉,輕輕躺在魚湯鍋裡涮了幾秒,旋即舉起筷子送回嘴裡,為鮮嫩多汁的魚肉歎出口氣,再拿筷子敲敲湯鍋,發出咚咚的聲音,講道:“道友輝欠你一千兩百萬,其中五百萬是利息,本金不過七百萬。”

“坤哥生意做的棒,比賣白粉還賺錢。”

張國賓盤完賬目之後,喝著魚湯,繼續講道:“油麻地底下賭檔有二十家看起來不多,可每天開賭的桌子至少上百張,桌麵一天轉來轉去的錢,少說有四五百萬,比不上濠江的葡金、銀河,但大小是塊肉對不對。”

檔口是社團的地盤,張國賓再威風,也不敢把檔口拱手送給外人,不過賭檔裡的高利貸生意卻可以拿出來聊聊。

用賭檔的生意抹平高利貸,拿到一條通菜街,穩賺!

何況,高利王是濠江的外來戶,高利貸生意做的點樣,誰知道呢?

要是冇幾天就關張大吉,豈不是等於白嫖?

最關鍵,賭檔高利貸生意,經常涉及威逼殺人,非法囚禁……雖然是堂口一項賺錢的生意,但是在油麻地堂口頂多排五六七八名…多的是比高利貸更賺錢的生意……

拿到通菜街之後開商鋪,揾水揾的,又太平,又暴利。

高利王則睜開眼皮,眼眸一亮,熱切的說道:“賓哥,油麻地二十幾間檔口一個月能揾多少水?”

“開賭抽水就三四十萬,高利貸就憑本事收,敢做的話,一個月七八十萬冇問題的。”張國賓涮著魚肉說道:“不過我給你的隻是放貸生意,檔口抽水不歸你管。”

這筆灰色的生意,他肯定得留下養小弟,不可能白白便宜高利王。

高利王心頭已經有些意動。

表麵卻佯裝謹慎地道:“一個月七八十萬,一千兩百萬的數,我得賺好幾年啊,好幾年之後,一千兩百萬都變成幾千萬了。”

你乾脆說幾個億就得!

癡線!

張國賓心中腹誹。

口頭上卻非常理解的抬抬手,請高利王涮肉。

“坤哥不愧是算賬出身的大老闆,一個月七八十萬,確實很難抹道友輝的賬目,可我覺得想坤哥這樣的真豪傑,目光絕不會拘泥於區區二十家檔口。”

“我那二十家檔口算什麼?什麼都不算!”

“頂多算坤哥踩進香江的第一顆墊腳石,到時坤哥就是濠江三大高利數之中,唯一把旗插進香江的大佬,誰人見你都要豎一個大拇指,何況開賭檔有地盤,放高利貸還分地盤嗎?你隻要開一家財務公司在油麻地,全港的生意都可以做啊!”這倒是真的。

畢竟,要找高利貸的爛賭鬼們,一家高利貸借不到,自然就會去另一家。

這一家的利息低,自然就會來這一家。

高利貸冇有真正所謂的地盤,畢竟,高利貸收數,放數都是自己乾活,隻不過往往高利貸生意依托於賭場、醫院等行當。

這種地方的人最缺錢。

也就是說,實際上隻要你有錢,你全港的高利貸生意都可以做,有人要跟你搶生意,你跟人乾就得。

高利王嚥了嚥唾沫,涮起一片魚肉,送進嘴中津津有味的咀嚼著。

張國賓反而將筷子放下,麵帶笑容的望著高利王,彷彿高利王纔是鍋裡的魚。

張國賓會急著把堂口裡財務公司拆分出去……

其實還有一點內情。

高利王足足喝完一碗魚湯,才放下湯碗,暢快的撥出口熱氣:“好!賓哥!既然你是這麼爽快的一個人,那我也就不藏著掖著,油麻地賭檔的生意我就包圓了。”

“道友輝的賬,今天起一乾二淨!”

高利王回頭朝另一個小弟伸出手,小弟馬上取出一份按過手印的紙契,紙契上寫著七百萬本金,一個月三分利,利滾利。

這麼大筆錢要滾到一千兩百萬很簡單,想來道友輝借這筆錢或也是為了擴大生意。

可惜,一代江湖大粉王,就此屍骨無存。

“坤哥,爽快!”張國賓抬手用兩根手指夾過一張紙契,輕飄飄的送進鍋爐內,價值一千多萬的紙契轉眼就捲曲燒紅落為飛灰。

張國賓笑著說道:“衝著坤哥您親自過海一趟來找我,油麻地財務公司拱手送給您,包括之前公司借貸出去的爛帳,您接手後隻要給我還本金就得。”

張國賓拋掉不良資產,那也不能虧本。

高利王又感覺賺了,點點頭道:“多謝賓哥。”

“等我安排好濠江的事情,過兩天就帶著人手跟鈔票,前去油麻地接手公司。”

“如果賓哥要來濠江玩兩把的話,一定來找兄弟,兄弟保準把你安排的舒舒服服…”

高利王眨眨眼睛,露出男人都懂的神色。

“濠江有些服務在香江可找不到…”

“多謝。”

張國賓笑著答應。

兩人並冇有著急趕著走,談完正事,旋即又坐下來把魚湯喝完,慢慢聊著天。

張國賓聊天時多問了一下高利王馬仔的名字,記得對方叫作新仔,敢生吃湯匙的傢夥,可都是狠角色。

而高利王總是有意無意在打探電影公司的生意,看來《英雄本色》賺了一大票,真是讓很多同道中人十分眼熱啊。

待到湯鍋見底,魚肉食光。

張國賓起身帶著大波豪、東莞苗一起將高利王一行人送出去,等到高利王幾人登上遊艇以後,三人才返回柴油船裡。

“賓哥。”

“賭檔放貸每個月幾十萬的收入,說送就送,是不是便宜濠江來的王仔了。”大波豪獨自點起根菸,坐在船艙裡,踩著木堪,吸著煙道:“抹賬這麼簡單的事,一刀斬死他不就得,濠江福青幫敢請人來香江做事動手?他們算個屁啊!”

張國賓輕笑兩聲。

“豪哥,一週前財務公司為了催債,底下幾個傻仔把人推下樓,現在賓哥抓著財務公司就是一顆燙手山芋,丟給彆人抹賬多劃算,何況檔口還在我們手上,就讓高利王的人去趟雷吧。”

東莞苗在旁講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