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n小說網 >  張國賓小說 >   462 局勢

-

[]

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方便。”張國賓望著合攏的玻璃門,離開長廊的背影,出聲講道:“你說,蔡sir。”

“警隊現在風聲有點緊,政治部的人好像接手了幾件案子,具體的不太清楚。”蔡錦平光明正大的坐在辦公室內,吸上一口雪茄,吐著氣道:“政治部的人做事向來鬼鬼祟祟,有什麼大案子都是一哥親自下令。”

“不會過助理處長的手。”

“這個我明白。”軍情六處的駐港辦事處,政治部嘛!

人人都知的啦。

然後,蔡錦平說道:“o記則上報了一件案子,最近要查地下拳擂的底,你讓下麵的人收著點。”

“這幾個月聽說地下拳擂做的很紅,政務司那裡意見不小,港府是明令禁止博彩業的。”

“何況,地下拳擂的性質不一樣。”蔡錦平道:“你又不是開在城寨。”

“好,我會進行安排的。”張國賓出聲答應。

“那個叫作林長樂的靚仔,最近很出位,你多關照點。”蔡錦平道:“不要出事了。”

“冇問題。”

張國賓答應的很快。

“其它的事情冇有了,有空一起飲茶。”蔡錦平麵帶微笑,高級助理處長的辦公室門口,一個人影正在抬手叩門:“噠噠噠。”

蔡錦平聞聲抬頭看去,笑著道:“我有點事。”

“啪嗒。”他掛斷電話。

張國賓聽著電話的盲音,目露思索,按下座機按鈕:“嘀……”

“老闆,什麼事?”秘書甜美的聲音出現。

“叫馬王過來一趟!”張國賓講道。

“好的,稍等。”

警務處。

高級助理處長辦公室。

陳子榮穿著西裝,邁步走進蔡sir的辦公室,麵帶倨傲的扯扯西服,扭動一下肩膀,含笑道:“蔡sir。”

“有冇有空?”

蔡錦平手指輕點桌麵一圈,指尖稍稍拂過桌麵,繞過辦公桌走向會客區,朗聲招呼道:“彆人就冇空,陳sir上門一定有空,晚上有行動嗎?”

“我能有什麼行動?”

陳子榮輕佻一笑,打扮的文質彬彬,手腕一塊鑽表很是紮眼。

“行動就冇有,酒會就一定有!”

蔡錦平打趣道:“與其出門飲酒,不如先嚐嘗我的收藏?”

他打開一麵檔案櫃,櫃子裡擺著葡萄酒,威士忌,朗姆酒,林林總總十幾個牌子。

這是一麵專門放酒的櫃子。

他在中間一個最順手的格子處,取下一瓶葡萄酒,再取出一套酒器,開完酒,將酒倒進醒酒器裡。

均勻搖晃著酒液,介紹道:“82年波爾多的拉菲。”

陳子榮目露精光,見獵心喜,追問道:“電影裡的82年拉菲?”

朱寶藝接手紅酒公司的生意後,聯絡了夢工廠的多位導演,藝人,在好幾部電影裡都穿插了“82年拉菲”的台詞。

利用電影,電視劇宣傳產品,本身就是藝人的職業能力,朱寶藝想到的第一個辦法就是用影視劇推廣。

推廣效果著實不錯,82年拉菲伴隨電影,電視劇的播放,名聲一日比一日高。

直接確立為奢華珍藏。

高級助理處長陳子榮都感到驚訝。

蔡錦平隻是道:“如假包換,比周大福的999還真。”

“哈哈。”

陳子榮朗聲大笑:“聽說真品全香江僅有兩間公司有庫存,一間是嘉道理的家族酒司,一間是張先生個人名下的紅酒公司,市麵上一千港幣一瓶的都是內地酒廠造的假貨,蔡sir,你可真是好口福啊!”

陳子榮用手點著他,語氣好似責怪。

責怪他有好酒不早點共飲。

蔡錦平卻輕輕一笑:“朋友送的,我也就一瓶。”

隨後他讓秘書拿來冰塊,二人坐在會客區的沙發,一人端著一支酒杯,津津有味品酒。

陳子榮嚐了一口,歎道:“果然是好年份的名酒,喝起來香味就是比普通年份更足,張老闆的酒廠給市場送假酒,酒公司又囤著真酒升值,厲害呀,一份廣告賺雙份錢。”

蔡錦平翹起二郎腿,不置可否:“市場有那麼大,總不能放著錢不賺吧?能讓每個人買到想要的酒是件好事,正規酒廠出來的也不存在衛生問題。”

兩個警隊高層坐在一起卻絕口不提法律,好似將法律視作無物,陳子榮頷首認同,又飲了口酒:“看來往後電影裡有什麼好東西,還是要頭一個來找你蔡錦平!”

“我有的,對陳sir絕不吝嗇。”蔡錦平語氣豪邁,旋即問道:“對了,陳sir來刑事處找我有事?”

“一樁小事吧。”陳子榮握著酒杯的手抵在膝蓋上,左手端著下巴,食指輕敲臉頰,遮掩住視線:“今年行動副處長將要換屆,不知道你有什麼想法?”

“高sir不打算爭取更進一步嗎?”蔡錦平語氣鄭重。

陳子榮卻發出不屑的嗤笑:“那個鬼佬到年齡要退休回祖家了,何況韓sir打算再做一屆,一哥的位置能輪得到他?”

蔡錦平若有所思,突然舉起酒杯:“恭喜你,陳sir。”

陳子榮麵色一愣。

“預祝你升職行動副處長,我可是第一個喝你慶功酒的人。”

陳子榮麵色一鬆,歎出口氣,舉杯敬酒:“多謝!”

行動副處長必在三位行動部門的高級助理處長中誕生,三人之中又尤以蔡錦平,陳子榮二人的履曆最為優秀,近兩年成績則以蔡錦平為翹楚。

蔡錦平跟張國賓有一定關係,卻是蔡錦平,陳子榮之間的默契,警隊大佬跟社團頭子間有關係,確實說不清,道不明,可能是為了工作,也可能是單純受賄,互相利用。

陳子榮的眼光著實毒辣。

蔡錦平並不想跟陳子榮直接競爭,因為,他比陳子榮年輕六歲,從年齡上看比陳子榮更具有前景。

臨走前,陳子榮回頭問道:“蔡sir,你以前櫃子裡不放酒的。”

“跟韓sir學的。”

蔡錦平道。

“這樣。”

陳子榮點點頭。

蔡錦平留在辦公室裡,陷入沉思:“看來最近風聲不止是緊,天色風雨欲來,有些人,甚至已兵臨城下。”

“得閒要跟張生好好聊聊。”

和記大廈,總裁辦公室。

張國賓手指間夾著雪茄,靠在沙發椅子上,望著小心翼翼進門的馬王,呼喝道:“把門關上。”

“喔喔。”

馬王扭頭扶住門,訝異道:“賓哥,門關了呀?”

“我說!”

“把你的門關上。”張國賓伸出夾住雪茄的兩根手指,隔著辦公桌遠遠指向馬王的褲襠,馬王低頭一看西褲門縫,抬起頭呲牙道:“唔好意思,大佬。”

“鳥大!”

“它自己總喜歡撞門,不然憋得慌。”他卻還是將門提緊,湊上前道:“大佬,是不是又有什麼好事來找我呀?”

馬王一身銀色西裝,胸口插著朵羽毛,有點舞男的意思。

這傢夥出於工作習慣,總喜歡搞點花裡胡哨的派頭,公司開會要穿西裝,他也得穿一身最奪目耀眼的。

習慣做一個靚仔來的。

張國賓望向他笑道:“你怎麼知道是好事,不是一件壞事?”

馬王心頭咯噔一聲,驚疑道:“賓哥,你彆唬我啊?唬的小馬王抬不起頭,晚上不能去時鐘,馬子服務不好導致馬欄生意不好,那損失的可是公司啊。”

“我平時就收收投注,開開馬欄,其它什麼事都冇錯,總不能有壞事吧?”他心底也在打鼓,江湖上,找上門來的壞事可不少。

張國賓卻輕笑道:“哈哈,馬王哥,彆怕嘛。”

“我聽說你最近有一個馬仔很出位,叫作什麼阿樂?你把他叫過來聊聊,我想把他的生意搞大點,搞的好,紮他一個大底!”

“和義海已經一年冇辦紮職儀式了,兄弟們都覺得大佬們不給新人機會出頭,你去問他願不願意出頭!”

張國賓語氣張狂。

馬王聞言麵色大喜,連忙掏出大哥大,說道:“好事,好事,我馬上叫阿樂過來見你。”

張國賓吐出口白霧,輕彈菸灰。

馬王撥出電話號碼,待到電話接通,立即大喊:“阿樂,過來和記大廈,阿公要見你!”

“快點啊!阿公要給你機會上位!”

九龍。

廟街。

一間出租房裡,林長樂趟在床上睡眼惺忪,猛的回過神來掀開被子,套上鞋子,外套,摸起一把皇冠車的鑰匙,拉開門就衝了出去。

“樂少。”

“樂少。”

走廊上,幾個場子裡的拳手經紀人拿著晚上的比賽名單,正好要來找林長樂過目,望見林長樂風風火火趕著出門的樣子,表情都很是驚訝。

林長樂卻冇功夫能他們解釋,隻是出聲道:“阿公要見我!”

幾名拳手經紀人臉上都浮現出震撼之色,一個小四九能夠得到阿公召見,往往是要上位的信號。

否則,阿公日理萬機,有空見你一個爛仔?

而林長樂短短半年時間裡,將拳擂生意從無到有,從小做大,能力在兄弟們間都是心服口服。

他上位兄弟們都認。

張國賓坐在辦公室裡,卻冇有乾等一個小四九,而是把馬王晾在一旁,直接處理起檔案來了。

得閒時才喝咖啡,隨口下令:“介紹下林長樂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