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n小說網 >  張國賓小說 >   467 無聲風雲

-

[]

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自從林長樂奉命組建義海拳手經紀公司,負責經紀公司的工作後,手下的人馬一下從一百多號打仔,縮減為十幾個人,收入,地位上漲的同時,與之而來的是權力,人馬的下降。

白道跟黑道的玩法不一樣,出身於黑道家族的林長樂,立即感覺到巨大落差。

馬王則按照大佬的命令,先將林長樂的手下抽調走,安排新人做事,再把義海內部與林長樂關係良好的人馬一一摸清。

社團不會對這些兄弟們動手,卻需要提防林長樂假借職權,蠱惑兄弟,刑堂與馬王做事更是明堂堂,毫不遮掩。

因為義海上下,生殺予奪,全都是大佬的一句話,大佬要辦你,豈虛照顧你的顏麵?

馬王回到淺水灣的彆墅,麵色疲憊,心頭暗想:“阿樂,希望你是一個聰明人。”

“這時最好什麼都彆做,或許還有機會過關,將來照樣有望紮職。”

三天後,一個夜晚。

林長樂開著皇冠車來到半島酒店,將車停在地庫內,左盼右顧,謹慎小心的走進電梯裡,乘車抵達酒店七樓,走進一間包廂裡。

一名保鏢將酒店包廂門拉開,林長樂抬頭望去,映入眼簾的是落地窗外的海景,馬會董事局成員應佳柏合攏西裝,站起身伸出手道:“林先生。”

應佳柏是三十餘歲,身材高挑,長相俊朗的洋人,林長樂頭一回跟洋人代表談生意,神情略帶拘束的鞠躬握手:“sir,你好。”

“啪嗒。”

房門關上。

鷹組頭目“報紙”身穿黑色西裝,耳廓彆著耳麥,站在半島酒店的監控中心,拿起一個對講機說道:“苗爺,七仔進去了。”

苗誌順坐在半島酒店地麵停車場的一輛平治車內,聽見下屬的彙報聲,語氣乾淨利落的說道:“錄下來!”

“是。”

報紙答應一聲,耳麥裡忽然傳來刺耳的音嘯。

房間裡。

應佳柏翹起二郎腿坐在沙發上,一手端著紅酒杯,一手捏著一枚竊聽器,麵色輕蔑的將竊聽器揉碎。

“電器街組裝的a貨,輕輕一掃就知道有冇有,不值一提。”他話鋒一轉,帶著威脅:“不過,林先生現在被公司懷疑。”

“跟我們合作是你唯一的出路。”

一名西裝保鏢拿著信號掃瞄儀站在旁邊,房間裡,一共站著八名鬼佬保鏢,每一個都是氣質彪悍,訓練有素。

監控中心。

報紙將耳麥摘下甩一甩,捂著耳朵緩了下神,繼而又講道:“切房間裡的頻道!”

“yes,sir。”

一名組員輕輕一推。

頻道切換。

房間裡的聲音再度出現。

半島酒店監控中心裡,七名腰間配槍的鷹組成員,正在五名酒店安保經理的協同下,對酒店房間進行監聽錄音。

嘉道理家族一個代表,輕悄悄站在一旁,聲音傳出監聽器的同時,一場無聲的較量正在進行。

比的絕不僅僅是設備,人員。

比的權勢,金錢。

竊聽掀不起風雲,港島爭奪影響力的戰役正式打響,馬會的出現則代表英資入局,香江本土市場就這麼大,馬會絕不允許有半張賭牌的公司出現。

擊垮一個強大巨人的最好方式,就是從內部進行突破,而林長樂一切地位都是和義海給的,就連其女友都早已被刑堂收買。

監聽頻道裡,一首曲調悠揚的《小城故事》響起,音樂聲下,一記清脆的碰杯聲出現,雙方全程都采用英文交流。

報紙聽了皺皺眉頭:“邊個識英文?”

“我會!”

“大佬。”一名小弟出聲答應,在西裝胸前口袋拔出一支簽字筆,掏出本子記錄單詞。

“林先生,當年你父親林懷善被警方追捕的行動,情報正是由和義海的坐館提供,當時和義海的坐館黑柴跟時任號碼幫老大巴閉約定,和義海取走長樂公司的走粉生意,號碼幫拿走場社公司的地盤……”

應佳柏說道。

“應先生,你不用同我講這些。”

林長樂卻說道:“江湖紛爭,爾虞我詐,一百年,一千年都是大魚吃小魚。”

“我拜入和義海就是衝著義海藏龍的牌子夠響,為了出頭!”

“和義海給不了我想要你…”

應佳柏會心一笑:“我們都可以給你。”

“我要江湖上再打出長樂社的招牌!”

林長樂握緊拳頭。

酒店包廂裡,一麵窗簾被海風吹起,林長樂迎風不動的樣子,再不似當年三聖廟前的少年。

應佳柏滿口答應:“完全冇有問題,我們支援你,不過你現在要做的是先活下去。”

“我會安排你過檔到tvb的拳手經紀公司,作《亞洲拳擊大賽》的製作人,張老闆一向是黑歸黑,白歸白,你直接請辭過去。”

“張先生要是派人對你下手,我會安排政治部的人保護你,等你到了tvb之後,可以重新做地下拳擂……”

“我支援你五百萬港幣作發展,到時候你就可以重新打出長樂社…”

報紙在監控中心嘴角泛起譏諷,冷聲罵道:“敢信鬼佬的鬼話。”

“你這個無頭鬼!”

要真是純純做正行的兄弟轉公司,公司肯定不會有什麼意見,可是林長樂想要拆分字號,另組公司,暗中還跟警方,鬼佬勾連。

任何一條都足夠去死幾百遍了!

東莞苗把車點火啟動,轉動方向盤緩緩駛出酒店。

“嘀嘀嗒。”

路上。

他撥出電話。

“苗爺。”

馬王接起電話講道。

“證據確鑿。”

“可以做事。”

東莞苗冷冽的道。

馬王立即麵色煞白,出聲歎道:“今晚我安排人送他上路。”

小弟出事,大佬扛。

叉燒包開地下拳擂就算與阿樂無關,阿樂也要負大部分責任,起碼會丟掉拳擂生意的掌管權,紮職上位畫個問號,阿樂出事,馬王也將負大部分責任。

馬王最不想收到的訊息,果然還是收到了。

無風不起浪啊。

“嗯。”

東莞苗沉聲道:“這件事丟了公司的臉,刑堂就不開了,涉及公司生意也不能交給警察,但是我要親眼看見結果。”

“他不上路,我上路!”馬王一咬牙,立下軍令狀。

鼻屎牛正躺在公司分的一間福利房裡睡覺,噠噠噠,門外突然響起急促的敲門聲。

“邊個?”

鼻屎牛把手摸向床頭的一根鐵棍,門外有人喊道:“鼻屎牛!”

“是我阿軍!”

鼻屎牛手一鬆,掀開被子,揉著眼睛,著一身汗衫就把門推開:“軍哥。”

軍哥是地主哥手下的一個大頭目,為地主的左膀右臂,是鼻屎牛的上級。

鼻屎牛由於出街的時候夠凶,乾活夠猛,最高紀錄一天錘了十八個小時牆磚,成為當月國賓建築最佳員工。

合情合理的分到一套福利房名額,現在過著大把掙錢,大把存錢的日子,工地包吃,公司包住,有錢都冇地方花,簡直是夢裡的生活。

可他開門後,卻看見軍哥帶了五個人站在背後,其中一個人說道:“鼻屎哥是吧?我們是馬王手下的馬伕,有件事情想請你配合一下。”

鼻屎牛眼前一亮:“公司連女人都包了?”

這福利可就太過分了。

馬王的人輕輕一笑,不置可否將他帶走,麪包車很快來到九龍一間廠房內,鼻屎牛走進門發現廠房裡站著一百多號人。

廠房外還有十幾輛車守著,車裡坐著馬王的人,馬王坐在高台上的一張椅子,望見手下將捲簾門拉下,聲音響亮的喝道:“你們以前都跟過阿樂,要是有一天阿樂叛出社團,你們該點做?”

這裡大多數的人馬都是馬王手下,先前歸於阿樂算是代管,馬王纔是他們的堂口大佬,就算阿樂做事果斷,講義氣,照顧兄弟,但冇自己的地盤,冇自己的財路,又怎麼能真正收買人心?

兄弟們一陣騷動之後,馬上就有人喊道:“照社團規矩辦!”

“馬王哥,兄弟們服一個人,首先就是他要為公司做事,阿樂為公司做事做的好,我們才服他!”

“阿樂想要做對公司不利的事情,兄弟們第一去把阿樂拿下。”

鼻屎牛站在人群裡,不可置信的喊道:“馬王!”

“樂哥絕對不會叛出社團!”

馬王目光搜尋到人群中的鼻屎牛,冷笑一聲,揮手讓兄弟播放錄音。

鼻屎牛整個人驚呆在原地,彷彿遭遇晴天霹靂,喃喃自語:“為什麼?”

“為什麼?”

“樂哥,你為什麼要這樣做,我們可是義海的龍啊!”

馬王就知道有人會不相信阿樂要做鬼。

這時望著兄弟們沉默下去,無言以對的樣子,心裡不禁暗讚大佬英明。

擺事實,講證據,比說一千道一萬更有用,足夠摧毀任何謠言。

這時馬王喊道:“這件事情跟你們無關,社團自會派人去清理門戶…”

鼻屎牛猛的舉手:“馬王哥!”

“我要去!”

馬王表情一愣,指著他道:“你不是阿樂的結拜兄弟嗎?”

“我要去問問阿樂為什麼做鬼!”

鼻屎牛喊道。

馬王眼神驚訝的望向他。

“好!”

“我成全你的兄弟義氣!”

馬王卻以為鼻屎牛是要去找死,讓人安排鼻屎牛跟車後,發給了鼻屎牛一把冇有子彈的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