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資訊測試法,把兩個不同的訊息,分彆透露給兩個懷疑對象,以哪一條資訊被泄露,確定是邊個透的風聲。

當然,這隻是核心規則,具體操作起來,細節上需要改善,否則還會被警隊加以利用。

兵法之道,嶽飛將軍雲:“陣而後戰,兵法之常;運用之妙,存乎一心。”

靈活運用是關鍵。

阿西當即有些顧慮,道:“阿公,警隊有原則,當臥底警員有被懷疑的可能,遭遇生命危險時,警隊應優先考慮臥底警員安全。”

“警隊臥底上一次剛剛執行完任務,轉眼,又被派出去執行任務,就算義海配合警隊演了一齣戲,把事情的帳算在船老大身上。”

“恐怕警員也不會輕易上當,畢竟,現在進行資訊測試,目的過於明顯。”

船老大實則收到一筆十萬美金的海外彙款。

這次事件後,義海就會給予反正,提高船老大的級彆待遇。

所以,出於各個角度,找出內鬼都要快!

公司正處於四麵迎敵的險境,找到破局之路是當務之急,冇時間跟臥底繼續玩。

“清酒紅人麵,功勞惹貪念,這跟財帛動人心是一個意思,和義海運的貨隻要夠份,劉建文就算知道前麵是坑也得往下跳,因為,以他的立場根本拒絕不了。”張國賓的回答卻非常有道理:“因為,他更在意功勞。”

相比於,臥底警員的生命而言,功勞絕對排在更前麵。

這不代表劉建文利慾薰心,而是張國賓將開出一個令人無法拒絕的價碼,劉建文可以拒絕,警隊都拒絕不了。

“什麼?”

陳官西讓阿公的語氣給震住。

張國賓低頭說道:“走私……”

……

傍晚。

中環。

怡和街。

陳官西穿著西裝,搖著車鑰匙,踏入一間電話亭。

他將車鑰匙掛在指內,左手拿起電話,右手在褲內掏出兩枚硬幣。

“叮鐺!”

“叮鐺!”

兩記硬幣撞鐵聲響起。

陳官西抬手摁下一串號碼…

“嘀嘀,嘀。”

“喂?”

“我是劉建文。”

劉建文坐在辦公室裡,信手接起電話,眼睛低頭看著報告。

他在出聲響應時還不自覺抬起手腕,目光望向佩戴的手錶,差不多處理完報告要放工了。

陳官西卻說道:“劉sir,我有事情要跟你談。”

劉建文心頭一緊,連忙問道:“你在哪裡?”

阿西是一個極少主動聯絡他的臥底警員,主動聯絡他風險很高,事情不簡單,肯定要去見一見。

陳官西左顧右盼,忽然用很急促的語氣說道:“算了,我冇時間,告訴你一件事,最近和義海要走一批貨,專門挑臉生的兄弟辦事,我被選中了。”

“啪嗒。”

陳官西將電話掛斷。

劉建文站在辦公桌前,滿臉楞神。

阿西什麼時候也會被選去做事了?這可是真是鐵樹開花,老寡婦出嫁,讓人措不及防。

但仔細想想,義海集團最近在查內鬼,啟用身份乾淨的新人很正常,以阿西在義海六年冇有出過錯,剛剛從國外歸來的背景看,確實是很符合條件。

警隊可不會真認為和義海相信船老大是臥底。

這是一場決策博弈!

“和義海頂風運貨,冒巨大風險,到底是想要運什麼貨?”劉建文麵露沉思,根本無法想象到底多大的利益,什麼貨,值得張國賓甘冒風險去走,張國賓做事可從不留手尾,更不會冒半點風險。

通過張國賓命令兩個下屬“自殺”就可看出。

張國賓要是真的愛冒險,愛搏命,早就會被警隊捉住機會解決掉了。

當晚。

刑事情報科收到一通訊息,大亞灣核電站有一批機組儀器會過港入深,該儀器是由法國進口的新型配件。

第二日。

上午。

劉建文剛剛走進辦公室樓層,一位女督察迎麵走來,說道:“劉sir,陳sir叫你去辦公室開會。”

“一哥也參會。”女督察提醒道。

“多謝。”劉sir點頭答應。

他將公文包放進辦公室,到洗手間整理儀容,幾分鐘後,快步走向電梯前往會議室。

行動部。

3號會議室。

劉建文推開門才發現行動處負責人“高級助理處長”陳子榮,行事處負責人“高級助理處長”蔡錦平,刑事情報科“總督察”溫啟仁,重案組“總督察”韋曉誠,水警區負責人助理處長“何光”……

一共十二名警官正坐在長桌兩邊開會,一個穿著處長製服,翹著腿的白皮鬼佬眉頭緊鎖,半依著一張椅子,坐在會議室一角旁聽。

劉建文連忙跟正在講話的陳子榮鞠躬致歉,旋即走到長桌末尾的一張空位,拉開椅子坐好。

他又認真打量一圈,發現行事處高級警司洗國良,政治部總督察吳宏璽,戰略支援科警司張遂。

各重要部門的阿頭也都在。

說實話,他平生參與的行動會議當中,獨屬本次牌麵最大,份量最重,普通行動能有警司主持就算高級。

助理處長等人隻出現在辦公室裡,或者是政治會議。

劉建文默默聽完陳子榮的案情彙報,內心情緒從訝異,到震驚,再到,沉默,嚴肅……

“這是一起大案!”

陳子榮穿著製服,手持指揮棍,重重敲擊在桌麵:“送運核電機組從港入深,完全冇問題,但港燈集團應該跟港府申請,再經港府批準,由專人覈查,確認機組冇有安全問題,冇有泄漏風險,再運往內地。”

“可港燈集團現在為了保證核電項目的建設進度,不經檢查,批準,以走私的方式運貨過港。”

“這是對全港五百萬市民生命安全的不負責,警隊接到線報,一定要保證全港市民的生命安全!”

陳子榮義正辭嚴,冠冕堂皇的講話,著實很有威嚴,氣勢。

他率先給劉建文遞了話頭,出聲說道:“劉sir,你是O記的頭,對和義海比較瞭解,你先講講你的看法。”

劉建文應聲而起,雙手撐著桌麵,目光環顧四周,講的居然是:“不好意思,各位,首先我有一個問題要問大家。”

“訊息準不準確?”

他說道:“大亞灣的核電項目可是大工程,關乎到兩地未來的城市電價,港府也是批準過的,對民生影響很大。”

“這樣一個大工程的機組需要走私嗎?”

“是不是有點荒唐了。”

劉建文能夠受長官提拔,備受栽培,看待事情可見是有一定高度的。

一哥在旁都聽的點頭。

戰略支援科警司說道:“劉警司,你常在刑事處做事,不清楚外界的情況,實際上,港府並不需要核電項目,港島的水力,風力豐厚,兩大電力集團建設的電廠,足夠跟上城市的用電需求。”

“大亞灣項目是一個為了盈利,賺香江錢的項目,說難聽點,這是在吸香江市民的血,最終坦誠是因港燈,中電的合作。如果真有新的機組要運進香江,港府出於安全考慮,很可能不會批準。”

“這是合理的原因。”

而他講的話,不是難聽,是顛倒黑白。

收了錢的。

劉建文眉頭一皺:“情況不對。”

“殺氣好重!”

雖然,殺氣不是衝這他來的,但是,辦案能這樣辦嗎?一起案子從剛開始就帶資本屬性,辦到後麵能辦好嗎?

他擔憂道:“那據我所知,大亞灣項目的機組早就購置完畢。”

政治部吳宏璽舉手說道:“鑒於內地從未有過修建商用核電站的經驗,部分機組在建設中調適失誤,導致毀壞,損毀很正常。”

“這次情報來源於一位線人,訊息存疑。”

溫啟任收到長官遞來的顏色,舉手起身:“該線人為義海中港物流的管理人員,專門負責跟寰球航運公司聯絡,據悉,本次和義海租用了環球航運公司的一艘貨運輪渡,但由於警務處長缺少環球航運公司的情報來源,訊息尚未證實。”

“我希望要一些時間。”

吳宏璽皺起眉頭,韓禮榮坐著說道:“為了香江五百萬市民的生命安全,本次行動,不計得失,不較真偽,貫徹執行!”

寧殺錯,不放過!

“yes,sir!”

全場十三名警官“唰”的起身,大聲應命,待眾人重新坐下,陳子榮道:“本次行動由我全權負責指揮,任總指揮,組成專案小組。”

“劉sir!”

“長官!”

劉建文再度站起。

“你帶O記參與,任一線指揮官,刑事情報科,重案組,政治部參與行動,請各位將處長的話放在心上,牢記香江的城市安全。”

“本次行動代號:覆海!”

陳子榮話語堅定,充滿殺氣。

“我們不知道港燈集團走的貨到底是什麼,但正因為不知道,更加要全力以赴。”

“也許,裡麵就有讓整座城市都毀於一旦的武器。”

會議室裡十三人齊聲喊道。

“是!”

“長官!”

會議結束。

陳子榮揮手將劉建文留了下來,劉建文跟長官回到辦公室,陳子榮把一支香菸分給他道:“文仔,你跟了我多少年了?”

“十一年。”

“十一從學警升到警司,你覺得快不快?”陳子榮問道。

劉建文答應道:“快!”

------題外話------

明天早上的更新隨緣,最近章節下筆都比較難,熬不動我就算了,後半夜腦袋比較亂,能熬繼續寫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