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雖然,龐迪讓對袁信超的選擇感到驚訝,但是冇有糾纏,認同的道:“很遺憾,袁sir。”

“這次我們合作的機會,希望下次有。”

袁信超搖搖頭:“我不希望參與你們的事……”

袁信超招來一輛出租車,坐的士離開。龐迪讓回到一輛平治車內,合攏西裝,司機問道:“龐先生,回公司?”

“回公司。”

龐蒂讓表情不變。

因為,這件事情不是一定要從袁信超身上下手,反正,袁信超跟其父親的關係是不變的,隻要利用他這件事情做文章,帳就會算到袁信超身上,華人有句名言。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三天後。

星島日報。

《六十三歲老人服用彷製藥身死》。

這則新聞立即在香江引起轟動。

這是印度彷製藥在香江上市以來,首次被新聞披露出用藥死亡事件,多位專家出麵呼籲禁止彷製藥。

強笙集團宣佈十三款藥物降價,目的為了保證每一位市民都用上合格藥,強笙集團一時間收穫大量口碑。

這則新聞最轟動的地方,不在於有人用藥死亡,而在於是死者親屬出麵聲討。

醫藥集團的身影全程冇有出現,但輿論甚囂塵上,越鬨越大。

正因為是親人的哭訴,聲討,更能讓市民產生共情,不過卻冇有市民會深思,用藥死亡者成千上萬。

為何在彷製藥出現的時期,會出現這樣一樁新聞。這不該是市民們考慮的事,而是義海集團麵臨的公關危機。

張國賓卻道:“一樁作秀似的新聞,能改變藥價高昂,市民吃不起的事實嗎?”

“那個叫袁琳娜的妞,你派人去查查,跟我們和義海什麼仇,什麼怨?然後再觀察近一週彷製藥的銷售問題。”

肚皮文道:“是,賓哥。”

袁琳娜為本次事件關鍵人物,肚皮文派人簡單調查一會,馬上就摸清楚袁信超,袁琳娜,以及死者袁老先生的關係,同時,袁信超前兩期藥來自米奇仔,後麵幾期纔在公司購買的訊息。

馬上就被肚皮文摸清楚,肚皮文叫來肺癆鬼,讓米奇仔去把麻煩解決乾淨。

這日。

九龍。

海關總署。

袁信超穿著夾克衫,腳步匆匆,心事重重踏出大門,對街的一輛轎車降下車窗,米奇仔穿著一件白色T恤,T恤上印著一個“米奇”卡通標,標內寫著一個“窮”字。

袁信超望見駕駛座扭頭看來的米奇仔,麵色一愣,停下腳步,米奇仔卻舉起手放在脖子前,做了一個劃脖的動作,眼神充滿殺氣的望向袁信超。

“轟!”

米奇仔回過頭,抓住方向盤,踩著油門驅車離開,袁信超心頭預感到要出事,連忙攔下一輛出租車,拍椅子叫司機快追。

當天下午。

藥監會正式宣佈在考慮新條例,禁止醫生開單讓病人外出購藥,一定要做到醫院看病,醫院開藥。

若病人在外購藥出現問題,可以拿處方追究醫生責任,最嚴重將吊銷行醫執照。

醫生在香江是一個受人尊重,薪水豐厚的職業,行醫執照含金量極高。

不可能有醫院甘願冒險。

這是把風險完全轉嫁到醫生身上,醫療集團治不了醫院資本,還治不了你一個醫生?醫生協會在香江影響力不菲,可跟醫療資本相比就是小巫見大巫,很多醫生還指望著醫療資本給飯食呢。

這一招徹底堵住法律漏洞,讓醫療行業大地震,條例剛進入討論階段便被亞視披露,市民中產生了嚴重的恐慌情緒。

憑什麼在醫院看病,不能在外買藥?

這不是壟斷嗎!

把市民當肥羊宰嗎?

這可不是多賺點錢,是要吸你的血,抽你的髓,害你的命。

“吱啦。”

米奇仔將車停在一間商場,戴上鴨舌帽,披了件牛仔外套,步伐沉重的走進商場。

袁信超隨後推開出租車門,丟下兩張港幣結賬,連忙跑到商場路邊的電話亭裡撥電話。

“喂?”

“阿姐!”

他語氣焦急。

袁琳娜坐在商場三樓,一間鞋店的貴賓區試鞋,拿出手提包裡的大哥大,接起道:“阿超。”

“怎麼了?”

“阿姐,你在哪裡。”袁信超左顧右盼。

袁琳娜曲著腿,身材倒是凹凸有致,腿部曲線十分柔和,白皙的皮膚還穿著透肉黑絲。

她把高跟鞋套進腳跟裡,望著鏡子裡來回比劃,心滿意足的說道:“阿超,我在商場逛街,怎麼?有興趣一起來嗎?”

“這雙高跟鞋配我的腳好好看……”

袁信超暗道糟糕。

“你在哪家店!”

袁林娜笑道:“三樓的古馳呀,袁sir要來買單呀?”

“你躲進店裡的試衣間等我,我馬上來!”袁信超掛斷電話,袁嘉琳笑著脫下鞋:“包起來!”

“謝謝袁小姐。”櫃姐笑道。

袁信超衝進商場,站在大堂區環顧四周,重重疊疊,來來往往的人潮大海,視線裡捕捉到一具熟悉的身影,連忙踏步追上。

他在電動扶梯上狂奔,追到二樓再掃視一圈,連忙向三樓。

和義海可是專業社團,真要做掉一個人,槍手,踩點,負責跟蹤的狗仔。

五六個人搭成一個小組,槍手鴨舌帽下,耳廓掛著麥,根本不用去找目標,有人隨時隨地的彙報目標。

“米奇仔,袁信超追過來了。”聲音出現在耳麥裡。

米奇仔冷聲道:“我知道。”

“這是我專門帶回來了,我要讓他親眼看著家姐被殺,讓他知道做鬼的下場!”

他轉身折進一個洗手間入口,藏在男士洗手間門後,待到一個人影衝進洗手間。

“轟!”他毫不猶豫的站出身,揚起一腳將人影踹飛在地。

廁所木門踏陷。

袁信超整個人撲進一間廁所,雙手捂著頭剛剛放低,一個黑洞洞的槍口出現在他眼簾那。

米奇仔戴著鴨舌帽,舉著槍,瞄準袁信超,大拇指打開保險,眼神冷冽的道:“我好心救你,你不講規矩,害我被大老責罰!”

袁信超咧起嘴,額頭破開一個口子,正流著鮮血,聞言帶著歉意。

“唔好意思,我家姐財迷心竅,你冇有事吧?”

米奇仔抬高帽簷,露出額頭一塊傷口,他道:“頭上的傷是小事,可你卻害我在兄弟們麵前抬不起頭,我們和義海就講一個義字,是你害我不仁不義!”

“我這個人,有恩必報,有仇必償!”他竟是跟袁信超一樣的性格,袁信超卻攥緊拳頭:“朋友,給個機會!”

“我帶家姐去找電視台澄清。”

“那些錢我全部退了,往後我給你們義海辦事……”

米奇仔麵帶譏諷:“你是什麼級彆?夠說給我們義海辦事!我們義海缺你一個高級督察嗎!”

“是我對不起你,但我也不想的,鬼老找過我,我冇答應。”袁信超道:“我不知他們什麼時候找到我姐。”

“給我姐一個機會,我跟你一樣,有恩必報,有仇必償!”

米奇仔目光審視他一陣,忽然將槍把轉過,伸手遞給袁信超問道:“如果那兩罐藥算恩,如果義海的藥算恩,你自己解決!”

“這是我給你的唯一機會!”

袁信超望著黑星手槍,麵色慘白,緩緩伸出手握住槍柄,他作為常年配槍的阿sir,一握就知道槍裡壓滿子彈!

米奇仔道:“你大可以一槍打死我,但是你打死我的一個,怕是打不死我背後的兄弟!”

“我知道,你是收養的義子,欠他們一家人恩情,你說你有恩必報,可是你老豆已經死了!”

“你的恩情還完了,是你跟你姐,你姐的老公孩子一起死,還是死你姐一個,記得選清楚!”

袁信超深吸口氣,將槍收進懷裡,一步步走出洗手間。

米奇仔靠在洗手間裡,點起支菸,靠牆等待。

幾名兄弟在走廊處,望見袁信超一個人出來,踏步走上三樓,來到古馳店門口…

“阿超!”

“你總算來了。”袁琳娜穿著一套銀色長裙,紮著馬尾,笑著上前想要挽住弟弟。

幼時家裡的條件不好,導致袁琳娜一輩子都想過好的生活,非常愛錢。

老豆,老公,弟弟三個男人養活他一個。

可袁信超卻忽然把手伸進西裝,舉起槍指向袁嘉琳:“阿姐。”

“阿超?”

袁琳娜大驚失色。

“你為什麼要收鬼老的錢,你知唔知呀!”

袁信超大聲嘶吼:“這個世界有的錢,有命拿,冇命花!”

古馳裡店客人,導購一片驚慌,袁琳娜戰戰兢兢:“我,我,我…”

袁信超喊道:“你放心,你這個仇我會幫你報的,不要怕!”

“嗙!”他扣下扳機。

槍聲迴盪在整座商場,商場裡頓時發出一陣尖叫,客人們四處逃跑。

一枚子彈衝出槍膛,輕鬆突破顱骨,替袁嘉琳妝容精緻的臉頰多添兩道血線。

米奇仔站在洗手間丟下菸蒂,返身迎著混亂的人群逆行,在人群裡找到袁信超,摁住袁信超的手道:“走!”

“我帶你走!”

這個人對社團可是有大用,該有怎樣的結局?

要問過龍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