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n小說網 >  張國賓小說 >   500 投毒者

-

[]

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文哥!”

“有人在醫院鬨事!”

肚皮文收到訊息。

肺癆鬼皺起眉頭,咒罵:“媽的,邊個敢到和義海鬨事?吃了熊心豹子膽!”

這間醫院他可是大東主,剛剛開張就給人踩,江湖上的臉麵可丟光了。

“是一個鬼佬。”

小弟叫道。

肚皮文挺起大肚腩,惡狠狠的說道:“綁起來送到狗場,好好招待一下外國朋友,媽的,就知道鬼佬會想攪事!”

他對鬼佬提防的緊,肺癆鬼卻看重麵子,畢竟紮職白紙扇還不到一週,場子給人掀了會被江湖中人恥笑,義海大底們更會看低他。

今日,大佬帶人來參加新院的開業典禮,身邊槍手,打仔可帶了數十號人,數十人直接在醫院走廊鋪開,9527就算身手矯健,格鬥強悍,連續放倒數個打仔,但剛下飛機冇有攜帶武器,很快就被一隊槍手拿下。

“砰砰砰!”

走廊裡迴盪著槍聲。

肚皮文笑道:“爆竹,爆竹,剛開業放些爆竹聲喜慶。”

馬仔頓時相應:“紅紅火火,開張大吉。”

“噗!”

“噗!”

9527腿部中槍,摔倒在地,一行槍手迅速撲上,狠狠把鬼佬特工扭住,以槍口頂著他頭,用膝蓋壓著他背,大聲吼道:“彆動!”

“找死呀!”

“撲街!”

9527麵色蒼白,心頭一片冰涼:“線索暴露了!”

“cia有內鬼!”

“fcck,我被人出賣了,否則……香江社團怎麼會提前佈下天羅地網,該死!”

其實,9527的槍法精湛,搭配出色的身手,以醫院的地形而論,有一把槍起碼能自儘。

絕不會落入敵手。

可照現場槍手,人馬配置來判斷,訊息早已走漏,對方做了全麵準備。

境外勢力,恐怖如斯。

肚皮文拇指戴著一枚大金扳指,手裡捏著雪茄,一步步來到走廊上。

一腳踩在9527臉上。

狠狠搓著鞋尖。

9527英俊的臉龐被踩扁,嘴角硬生生被踩到爆出鮮血。

“嗬!”

“敢來鬨事的鬼佬呀?我倒想看看你有幾斤幾兩!”

“帶走!”

肚皮文大吼一聲。

牙縫溢血,臉帶鞋印,一身西裝肮臟,狼狽的9527被人拖到狗場。

一位小弟在9527身上掏出一枚藥劑試管,伸到大佬麵前說道:“文哥,鬼佬身上搜出來的,看起來不一般呀?”

肚皮文接過試管,打量外麵的安全鎖,通體銀白充滿科幻感,意識到是一個好東西。

另一個馬仔拎著9527的皮箱走出診室:“大佬,裡麵冇有東西。”

肚皮文點點頭:“備車。”

“我要去見賓哥!”

新界。

狗場。

一位叔父點著煙,靠著牆,語氣老成的講道:“阿鬼,這個鬼佬見到狗場一點都不怕,三隻狼青都治不了他一個,肯定受過專業的反審訊訓練。”

肺癆鬼表情納悶,出聲道:“不至於吧?一個傻不拉幾的打仔,可能仗著身手好耍橫。”

叔父搖搖頭:“我管理狗場這麼多年,見到多少名聲在外的打仔,強人?一進狗場見到餓了兩天的狗,個個嚇的心驚膽戰,不似人樣。”

“雖然我冇見過真正的雇傭兵呀,但是,他的表情跟普通江湖人差距很大,看來餓狗不夠,得把他餓幾天。”

肺癆鬼臉上浮現出鄭重之色,出聲道:“麻煩況叔了。”

“不用,都是為社團做事,我會帶人多看著些。”況叔彈彈菸灰,扭頭笑道:“阿鬼,你剛剛紮職,現在很紅啊?”

“連鬼佬都專門派人對付你了。”

肺癆鬼搖搖頭:“冇有。”

……

和記大廈。

那枚被安全囊鎖住的藥劑試管,因被犬組兄弟懷疑可能是高度危險品,截留在一間實驗室內,拍了照送到龍頭辦公室。

張國賓望著一張張不同角度照片,滿臉狐疑的問道:“鬼佬送了什麼東西來?”

“兄弟們拿去檢測了。”

“暫時證明不是液體炸彈,有人實驗員懷疑是細菌,基因類物品,由刑堂帶去了生物實驗室繼續檢測。”

肚皮文講道。

“那好。”

張國賓道:“我希望是虛驚一場,不出什麼事就把人放了吧,說不定彆人就是性癖特殊呢?”

“開醫院總歸也是開門做生意,業務不對口,就轉接到馬王那裡嘛。”

肚皮文咧咧嘴道:“我知道了,賓哥。”

三天後。

狗場。

9527蹲在一間犬舍內,渾身片縷不掛,四肢身體上滿是咬傷,抓傷。

兩隻狼青的屍體躺在角落,其中一隻肚子被破開,腸子內臟淌出地麵,黏糊糊一團。

四周有進食過的痕跡,9527悍然殺了兩匹狼青,開始吞食狼青的屍體。

況叔鬍子拉碴,穿著白衫,拖著一個鐵籠子進門。

“汪。”

“汪。”

籠子裡關了隻體型小隻的泰迪犬。

狗場裡十幾匹狼青的犬吠聲,此起彼伏,泰迪犬的叫聲堪稱嬌弱,跟窮凶極惡的狼青比起來屁都不算。

可9527望見泰迪犬猩紅的雙眼,發瘋似的吼叫,身體卻忍不住打擺子。

況叔表情冷漠的道:“一隻狼青3000塊,這隻小狗隻要200塊。”

“給你十分鐘時間考慮,它的時間不多了,你的時間也不多了。”

“汪!”

“汪!”

這隻泰迪犬可是隻“狂犬”,一口下去,彆管你多凶,多狠,全tm去見閻王。

同時,張國賓在辦公室裡收到檔案,身體氣得忍不住發顫,鼠疫!

那枚試管裡的是鼠疫!

一種可以大範圍傳播的炎症病毒,其毒性足夠致人死亡,對方攜帶鼠疫病毒來到香江,義海旗下的醫院。

這涉及多少生命?

多少利益?

張國賓敢肯定這是來自醫療資本的凶猛報複,毫不猶豫的說道:“把它給我送回去!”

讓鬼佬自食苦果!

肚皮文抱拳領命。

“是!”

“賓哥!”

他又道:“對了,狗場裡那個鬼佬怎麼處理?”

張國賓手指敲著桌麵,思索中冷笑道:“放了他,給他辦一個海外賬戶,打一筆美金進去。”

肚皮文倒吸一口冷氣:“嘶!”

“我知道了。”

這招可是真正的毒計呀,彆管對方是什麼身份,若真有幕後勢力操控,其勢力都冇有好果子吃,該特工更是無路可逃,若對方確確實實是一個工具人,被人騙著攜帶毒劑,那麼反倒會平平安安。

這枚毒劑當天就被護送著登上飛機,前往強笙集團所在的新澤西洲,狗場裡,況叔接到電話:“放人!”

“好。”況叔答應。

他用腳踹了踹鐵籠,滿臉遺憾的道:“可惜了。”

他叫來幾名小弟道:“把狗拖出去射殺了,掩埋,注意安全,這個人放掉吧。”

“冇問題。”

幾名小弟開始乾活。

北美。

舊金山。

一排穿著黑色中山裝的男子,衣冠整齊,氣勢不俗的站在一隊豪車前,望著一艘自基輻港駛出,抵達舊金山港口的萬噸級國際貨輪停泊。

李成豪穿著黑色西裝,帶著二十多名馬仔踏出舷梯,當他看見人群最前方的一位老者,麵帶笑意,抱拳行禮:“阿公!”

黑柴扶住阿豪,大笑道:“阿豪,好久不見。”

“唔好意思,阿公,冇機會來舊金山看你。”李成豪出聲道歉。

黑柴搖搖頭:“你是和義海當今的二路元帥,肩負社團要責,豈能夠隨隨便便出境?之前阿賓來了舊金山,你當然要守在香江,現在你不是來了嗎?”

飛麟在旁抱拳道:“李元帥!”

李成豪見到熟人,笑的很開心:“飛麟。”

黑柴叫來一個負責接過的馬仔,向李成豪問道:“阿豪,是哪個集裝箱,我讓人去接貨。”

李成豪轉身指道:“這個,這個,這個,還有這個。”

四眼傑上前跟接貨仔對接,報上正式編號。

黑柴麵露驚訝:“這麼多?”

按理說五千條槍,幾十萬發子彈,兩個集裝箱就足夠載滿。

李成豪拿出一支雪茄,得意的點燃,笑道:“我怕大公堂的兄弟們不夠用,特意幫兄弟們多買了一倍。”

黑柴回頭跟蘇爺對視一眼,蘇爺微微點頭,黑柴便道:“阿豪,你有心了。”

“都是賓哥的心意。”阿豪答道。

黑柴理所當然的點點頭:“既然這樣,你晚上陪我去見萬會長一趟,萬會長也想見見你。”

cia。

情報處長敲開了副局長的辦公室,拿著一份檔案,出聲彙報:“長官!”

“什麼事?”

霍德華身穿製服,拿著鋼筆,抬起頭。

情報處長翻開一份檔案:“根據舊金山機構最新情報,華人洪門大公堂新獲得了一萬支阿卡布槍,一百萬發子彈的軍火支援。”

“這麼多?”霍德華皺起眉頭,這已經超出大公堂正常的軍火儲備,情報處長又道:“本次押運軍火的人為香江義海二號人物,李成豪。”

霍德華猛的一激靈:“和義海怎麼跟大公堂攪和在一起了?”

大公堂是一個等級森嚴的傳統組織,高層會議不會流露出風聲,實際上,張國賓曾來到大公堂訊息屬於機密,cia冇有針對性調查的情況下,很難搜尋到相關訊息。

情報處長說道:“根據調查,張國賓曾兩次來到舊金山與大公堂負責人會麵,和義海的前任負責人目前常駐舊金山與大公堂聯絡,兼任大公堂的名譽副會長。”

“分析科懷疑,大公堂很可能進行軍事活動,目的是為了聲援香江分部,整座加利福尼亞州未來局勢將極度動盪。”

情報處長表情苦澀:“危險評級,a !”

“大公堂在合眾國境內有一百多萬會員,影響力涉及三百多萬華人,下一步我們該怎麼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