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霍德華咬牙講道:“上報大統領府!”

這件事情涉及到整個大公堂的武裝動向,CIA已經冇有權利獨自操作,必須向統領府遞交事件報告。

而伴隨CIA遞交的事件報告,還有來自FBI對新澤西州出現鼠疫案例的秘密調查。

這兩個事件無一不是涉及一洲安危,幾千萬國民生死,幾千萬張選票的大事件……

新澤西州,加利福尼亞州都還是經濟發達的核心洲。

大統領聽完情報官講述,僵硬的臉龐上,肌肉隱隱顫動。

近三天內,新澤西洲就出現一百多例鼠疫感染者,二十三人死亡,病毒一旦無所顧忌的擴張起來,感染者馬上將以幾何倍上升,就算強笙集團是大統領的天使投資人,大統領也不允許強笙集團影響到一個洲的國民安全。

何況,這次撐強笙集團到底,可是要付出兩個洲的代價,並且根據CIA的最新調查,負責絕密計劃的頂級特工9527,很可能已經在香江叛變,否則,同款的藥劑怎麼被送回新澤西了?

CIA正式對9527下達秘密消滅計劃,大統領則勒令要求強笙集團免費供給疫苗,給整個新澤西州的市民提供疫苗服務,並且提供藥品,醫療器械,醫護人員們支援感染者的治療工作。

唯一的好訊息,便是強笙集團早就研製好疫苗,並且對鼠疫研究比較擅長,在感染者達到一萬之前撲滅了新澤西州的鼠疫,強笙集團付出的卻是七千萬美金的高昂代價,同時,FBI親赴舊金山跟大公堂交涉。

本次,強笙集團會服軟的主要原因,便是懼怕和義海手中握有叛變特工提供的情報資料,若是完全曝光強笙集團的齷蹉手段,強笙集團損失的不是七千萬美金,而是亞洲的龐大醫療市場。

醫藥公司不懼民意,不懼政府,害怕的卻是醫療醜聞!

他們連賭都不敢賭!

大中華的仿製藥市場迴歸正軌,強笙集團默認了仿製藥市場的規則化,香江分公司代理總裁前往義海集團進行商務談判,張國賓收到新澤西州上萬案例,一千餘人死亡的訊息,心頭惡氣也不禁消了不少。

美國佬坐到了談判桌上,便代表真正承認失敗,張國賓把診療跟醫藥分開銷售的政策,成為藥監會明文確認的新條例。同時,義海醫療公司負責人“肚皮文”受薦為藥監會新委員,原默沙東集團代表替補了強笙集團副會長的位置,藥監會修例風波停熄,香江市民徹底獲得了勝利。

張國賓不覺得本次勝利的功在義海,說實話,能夠把醫療資本逼到這個地步,功在人民。

掙到了自己的活路,該滿足了,剩下的東西靠民意解決不了,要期盼新的時代。

北美。

舊金山。

李成豪在唐人街,大公堂辦事處見到了會長萬潭淵,副會長鬍念中……

胡念中身著青色長衫,舉著茶杯,敬道:“李副總裁,又有兩年未見了。”

“胡先生。”

李成豪表情鄭重:“尤記當年天後廟,錚錚鐵骨,英雄氣概!”

胡念中搖搖頭,謙讓道:“李副總裁過譽,人老了,比不了你們年輕人。”

他抬手介紹:“萬會長,這位便是香江義海的二路元帥李成豪,當年香江和字頭亂局事件,李先生提刀帶馬,殺進香堂,撥亂反正!”

“有霸王之勇,冠軍之威,為張先生的結拜兄弟!”

萬潭淵對香江義海瞭解頗深,對李成豪更是心中有數,麵色和煦的舉起茶杯:“李元帥,飲茶!”

李成豪雙手捧起茶杯,順帶夾起一對胸肌,不好意思的說道:“萬山主,飲茶。”

他飲下茶又道:“其實我在香江不是最能打的,賓哥還是最能打的那一個,我,我,我就是山上的猴子。”

“趁老虎不在的時候威風威風。”

萬潭淵哈哈大笑:“李元帥過謙了,這迴護一萬條槍,百萬枚子彈漂洋過海,路途艱辛,請容我們大公堂好生招待一番。”

“阿中,這幾天多帶李元帥去領略下舊金山風情,另外,把賬目按照市價結給李元帥。”

李元帥忙道:“萬會長,這些傢夥是送給大公堂洪門兄弟的,萬萬使不得銀錢,否則我回去無法跟賓哥交差。”

“至於舊金山風情,嗬嗬,阿公會帶我領略的。”

黑柴在旁老臉一紅,但卻做出點頭頷首姿態:“此事交由我來。”

萬潭淵皺起眉頭:“一萬條,百萬發子彈可不是一個小數目,大公堂若是白白收下,無功授祿,江湖中怕是少不了閒言碎語。”

李成豪笑道:“天下洪門結為一家,天下華人共為一族,諸位拜山門時都曾立誓愛兄弟,而不愛黃金,為區區一點點軍火講閒話的人,必不覺得天下洪門為一家,更不視大公堂為洪門領袖,定為奸詐小人!”

“萬會長不用擔心。”

他笑道:“有這種小人我替你殺之!”

萬潭淵聽完李成豪一番侃侃而談的話語,頓時心裡的偏見一掃而空,不禁感歎道:“李元帥心胸如海,言之有理。”

“那這點心意我就領了,多謝!”

他冇有講如何回報,若世事都提回報,還怎麼論同門感情?

李成豪舉起茶杯:“不用!”

會麵結束。

萬潭淵身著白唐裝,手裡捧著一碗魚餌,立於一池荷花前,恰逢荷花盛開的夏季,青蓮,菡萏,水芙蓉。

萬潭淵揮手灑著魚餌,身處水榭亭台,麵前聚攏一群紅鯉。

“原以為李成豪打打殺殺,有勇無謀之輩,未想到,也是一個智勇雙全,聰慧明達的人才。”

胡念中守在旁邊,手持紙扇,拍打掌心:“若無漢高祖,樊噲不過屠狗之輩,若無昭烈帝,臥龍一世皆為鄉野村夫。”

“人遇明主,方顯大誌。”

胡念中深知平台比能力重要,他不會看低李成豪,但也不會過份吹捧他。

在他看來李成豪原先確實個打打殺殺之輩,但遇見了張國賓方成就如今的聰慧明達,智勇雙全。

他完全相信李成豪是一個能夠扛起大旗的能人,但更看重張國賓的龍騰之資,萬潭淵點頭同意,問道:“你說張舵主送一船軍火過來,分文不取,究竟是為了什麼?”

胡念中嘴角一笑:“張舵主是一個商人,商人不圖小利,必圖大利。”

“大公堂上下有什麼比錢更重要的?”

“以前我看不懂,現在我懂了。”

萬潭淵嘴角輕笑:“你可什麼都懂!”

胡念中雙手抱拳,鞠躬道:“山主智珠在握,我不如也!”

萬潭淵朗聲長笑:“哈哈哈!”

“以黑柴,飛麟鑄海外之基,又收拾兩江山河,誌在把東南亞打成一片,對大公堂有求必應,給利給名,好呀,當今總算有漢家男兒看上我洪門山主之位了。阿中,看起來咱們大公堂還是有點號召力的嘛,香江猛龍都想過來闖一闖。”

胡念中挺直身體,含笑:“山主,你是否在推選張舵主為名譽理事時,就已想好如今的事了?”

萬潭淵頷首,講道:“張國賓是個能人,而我大公堂正需一個能人帶領海外華人取得更高的地位,若張國賓真有此心,願為大公堂效命,我自是當開心。”

“可前提是要確認張國賓的心為大公,而非一己之私,一城之地,一個字號的兄弟!”

胡念中道:“確實。”

“張國賓在香江根基深鑄,和義海又發展的欣欣向榮,將來不出意外必是東亞頂級富豪,有權有勢,有錢有人,做了大公堂的山主,捨不得和義海的私利,那來的可就不是狂龍,而是一條蛀蟲。”

萬潭淵道:“我的是一條出海之龍!”

“咳咳。”他又咳嗽兩聲。

“我的糖尿病已經到晚期了。”

胡念中眼神中染上一絲傷感,但二人都早已做好準備,胡念中忍住情緒隻道:“淵哥!”

“醫生說免疫係統出了問題,隨時都會因為併發症死亡,等,我是等不了了。”

“餘下的時間,我要替大公堂選個賢人。”萬潭淵歎道。

“對了,聽人說FBI有個代表來大公堂?事情我都聽說了,你告訴他,和義海是大公堂的同門字號,大公堂為天下洪門之首,遇事必站同門身邊,若香江出什麼事情!”萬潭淵麵色一狠:“我一條老命舍了都得!”

胡念中眼眶當中飽含熱淚,雙手舉起微微一拱,答命道:“是!山主!”

“一個月後,召開大公堂理事會,召全部理事級以上人員,全部來到舊金山總堂出席。”

黑柴,飛麟,蘇爺,李成豪。

四人坐在彆墅大廳裡,黑柴喚來一個16歲的洋馬小妞,有意讓穿著女仆裙,身材火辣的小妞來斟茶倒水切果盤。

“阿豪,這是我新養的洋馬,你覺得怎麼樣?”他大咧咧的炫耀道,蘇爺羞的麵紅耳赤,低下頭去,李成豪卻拍拍鼓掌:“阿公眼光真好!”

黑柴摟著小洋馬,抱在腿上,壞笑道:“阿豪,雖然我養著隨便玩玩,但是你隻能看看,不能打注意喔!”

“啪啪!”他拍拍小洋馬:“去樓上等我,聊完天找你。”

小洋馬乖巧的起身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