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n小說網 >  張國賓小說 >   504 亞洲最強

-

[]

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賓哥我有個訊息帶給你。”

茶幾旁。

張國賓抬手遞去一杯熱茶,李成豪雙手接過茶杯,小小啜了一口出聲講道。

“你話。”

張國賓道。

李成豪道:“阿公要爭洪門山主的位!”

“嗯?”

張國賓眉頭揚起。

“下個月底,大公堂將召開洪門理事大會,全世界的理事代表都要前去參與,據說萬會長身體年邁,即將卸任,阿公跟我表態。”

“他想爭一把洪門山主的交椅。”

李成豪說道。

張國賓麵色沉穩:“理事大會的事情,我有接到大公堂的電話通知,本來以為是每年例會,未想到,裡麵還有這麼深的水。”

“阿公六十幾歲的人去爭洪門山主?爭到手又有幾年可以當?我不理解呀。”

李成豪搖搖頭:“彆看阿公六十幾歲,可每天摟著十六歲洋馬,不比年輕人差喔。”

“你確定阿公還有爭位的雄心壯誌?”

張國賓再問道。

李成豪確認道:“有!阿公親口同我講的,蘇爺,飛麟都在旁邊,看來是籌謀多時。賓哥,阿公對我們兄弟四人恩重如山,我在北美已經答應全力支援他,賓哥不要怪我。”

張國賓拂拂手,寬慰道:“我又會因這件事情怪你?就算阿公親口同我講,我也冇有拒絕的理由,就像你說的,阿公對我們兄弟恩重如山,冇有阿公又怎有我的今天?”

“何況,你作為和義海二路元帥在海外行事,你的話,就是我的話,代表整個和義海的意見,看來你我不得不撐阿公走到底了!”

“隻是……”

他麵露猶疑。

李成豪忙問:“怎麼了?”

“隻是洪門大公堂人馬百萬,為天下洪門之首,這天下洪門山主的位置,難啊!”張國賓歎道:“阿公一個名譽副會長,身邊僅有北美一個堂口可用,要登臨山主之位,難如登天!”

李成豪理所當然的說道:“這才需要我們和義海來撐!”

“阿公是和義海的上任龍頭,背後有我香江和義撐腰,點會不夠資格?”

張國賓飲了口茶,沉吟道:“嗯……”

如果下個月的洪門理事會是尋常例會,張國賓是打算照常參加的,但驚聞下月會議涉及洪門山主之爭又想著避避風頭,托病把會程給拖過去。

現在,聽聞黑柴要爭洪門山主的位置,看來是不得不去北美一趟。

他心存疑慮的地方,便是黑柴的姿態,性格,都不像要爭洪門山主的人呀!

李成豪看不出來的東西,他可是看的清清楚楚,難到阿公先前是在迷惑大公堂?

私下裡培養羽翼?

這可真絕啊!

可阿公若還熱衷權勢,為何當初要急著放棄和義海的龍頭棍?

多做幾年不香嗎!

攥在手裡的權力,

不比虛無縹緲的位置誘人?

講不通呀!

張國賓歎道:“看來要提早一段時間,前往北美跟阿公當麵聊清楚。”

李成豪笑道:“阿公就等你去呢!”

“晚上哪裡吃飯?”張國賓重新拾起茶杯,嘴角浮現笑容,相比於江湖故事,聊聊到哪吃飯更讓人開懷。

李成豪砸吧嘴道:“有骨氣吧!”

“行。”

“我讓人安排。”張國賓揮手叫來秘書,吩咐秘書訂個包廂。

李成豪好些日子冇跟大老見麵,不想聊兩句就閃,翹起二郎腿坐在辦公室裡,又找了一個話題跟大老聊。

“聽說拳賽出了個強人,一路打到七連勝,揚言要打出十連勝,年底奪下金腰帶呀?”

張國賓笑道:“這你都知?”

“那知不知他的名呀!”

李成豪搖搖頭:“母雞呀,不過能夠打到七連勝的人,我很欣賞,證明他是個拳手!”

“真正的拳手!”

張國賓嘖笑聲道:“那看來,真拳手可都很心高氣傲,我找了大導演去同他談,給他一份夢工廠藝人合約,他不乾!”

“一定要頭部約才肯簽!”

李成豪很瞭解大老,更瞭解拳手心態,笑道:“他還以為你要讓他打假賽,想用十連勝來換個頭部合約。”

《基因大時代》

“點知,你根本冇想到要他放棄,明明可以合約照拿,十連勝照打,偏偏要選一條找打的路。”

張國賓吹著茶湯:“不過,我認可他說的話,想要的東西自己掙,他若打出十連勝就真有一份頭部約給他!但狠話既然放出來了,又豈有輕易過關的道理?我已經讓兄弟們下去選人了。”

“後麵三場,我安排了驚喜給他!”

張國賓笑道。

李成豪撓撓頭:“賓哥!要不要我……”

張國賓豎起一根手指,輕輕擺著,今時今日李成豪什麼身份?去同一個拳擂新手打?

和義海三間武館開著玩的呀!

這種事情提都不用提。

李成豪憨笑道:“好吧。”

“外邊的人都知道我阿豪是食腦的,現在登擂台去同人打比賽也不太好。”

張國賓彷佛聽見鬼話,瞪起眼睛:“你說也?”

“打打殺殺不好,懂事的男人要愛護身體。”李成豪又道。

張國賓有點混亂,連忙道:“阿豪,最近生病了?”

這些話完全不像阿豪嘴裡會講出來的,甚至像是換了一個人,某些話完全跟原先顛倒。

人是不可能會變的,除非被人偷了心。

李成豪對上大老的眼眸,連忙放低茶杯,站起身道:“大老,我晚上約了朋友打拳,先閃了。”

張國賓望著他匆忙逃走的樣子,愣愣道:“喔,好。”

“嗬!”

旋即,他又暢快一笑。

兩週後。

新界,斧山道,一座大廈三樓,四百多觀眾們正坐在席位上,振臂高呼,呐喊助威。

“乾他!”

“阿駒!”

“勾拳,打死他!打死他!”

亞洲格鬥大賽為了保證節目氣氛,一樣設有看台炒熱現場,十幾架機器正在固定點位拍攝比賽。

錄播的節目,下注者會提前收到通知,在比賽當日就進行下注。

賭檔馬仔會在現場盯盤。

直播節目方能實時觀看比賽。

甄子當穿著一條褲衩,戴著拳套,雙手正抱住頭部,死死扛著一位選手的膝擊。

此時,他早已被打的鼻青臉腫,嘴角開裂,可卻抓住機會把拳手頂在擂角,揮拳狠狠朝拳手小腹撞去。

連續搗出數拳,再甩出一記勾拳,狠狠把對手ko在地。

九連勝!

現場許多拿到小道訊息的人一陣哀嚎,媽的,和義海泰拳館出身的職業拳手照樣輸啊!

除此之外,更多的觀眾起身高呼,甄子當可謂紅透拳壇,每次出場買他贏的越來越多,連勝的賠率也越加越大!

幾名義海兄弟上前拉起同門,用毛巾替同門擦掉麵龐上的血液:“阿駒。”

“你還好吧?”

“醫療隊,醫療隊……”

裁判上前舉起甄子當的手臂:“擂主,勝!”

“巴閉呀!”

“亞洲最強甄子當!”

“亞洲最強!”

觀眾中的呼喝聲中,甄子當聲嘶力竭,大聲高吼:“啊!!!”

這是他出道以來打過最狼狽的一場,全程幾乎都被對手壓著打,可惜對手耐力不行,被他撐到第三回合反敗為勝,這在觀眾看來極具反轉的一場比賽,甄子當卻從一開始就看到結尾。

因為,他第一回合就察覺出對手的特點,一直在針對對手的來打,否則光拚拳力也拚不過“阿駒”。

當可惜,泰拳是最精髓的肘擊術實則是中殺人技,正式比賽上早已被明令禁止,“阿駒”作為泰拳館最有名的打仔,由於肘擊術不能上場功夫被打了對摺,街頭廝殺,阿駒肯定能取其性命。

而,擂台上,勝負已分。

甄子當察覺到阿駒敵視的目光掃來,置身於狂熱的氛圍中,抬手用拇指擦了下鼻,用手指向阿駒說道:“你這種!”

“我可以打十個!”

“乾你媽的!”

“操!”

幾個同門想要衝上,卻被裁判死死抱住,甄子當掛上披風,在一群助理的護送下離場。

下一週。

第十場!

馬王,地主,美姐,元寶……

多位義海大底坐在二樓一間包廂裡,茶幾上擺著幾支紅酒杯,馬王靠著沙發,抽著雪茄講道:“這次港澳台,內地,新加坡總共收了八千多萬港幣的賭注,亞洲最強真tm有點東西!”

“這次十連勝不管輸贏,算是把名頭給打出去了,將來就算吃拳擂這碗飯,照樣吃個滿嘴流油。”

美姐喝著酒道:“這算是亞洲拳賽第一個捧出來的拳擂明星吧?聽說賓哥還想要找他去拍電影,可惜年輕人不懂事,大好的前途不把握,裝什麼拳王!”

“以前那個李先生,功夫夠好吧?最後呢?英年早逝!”

“不懂事好,不懂事纔有好戲看。”元寶晃著酒杯。

馬王大口嚥了杯紅酒:“這一回公司的人要打輸了,我們得輸掉一億!”

元寶嘖聲道:“你還賠得起嗎!”

“廢話!”馬王罵了一聲:“這回就看龍頭門生夠不夠威了!”

崔斯敖,錢勳基,李忠,孟池四人站在後台休息室,陳稷坐在板凳上,換好服裝,戴好護具。

錢勳基忍不住道:“你得唔得呀?”

陳稷答道:“還行吧。”

“阿稷,甄子當現在號稱亞洲最強,威得很,你在拳擂上不能用兵器……”崔斯敖還冇說話,陳稷就笑著答道:“在國內練兵器也會練一點拳法套路,兵器乃手足之延伸,人器合一,方得大成,擒拿有成,方進兵器,甄子當的套路我都練過一些,但不知道我練的他會不會?”

“你練的什麼拳法?”錢勳基代入了武俠模式,實在好奇得緊,陳稷卻笑道:“我上台了。”

這時候張國賓,李成豪,梅雁芳,李蓮傑,程龍,洪晶寶一乾人走進賽場觀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