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n小說網 >  張國賓小說 >   519 戰場!

-

[]

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秉山主!”

這時張國賓雙手抬起,兩掌相疊,款款起身作揖,說道:“台島洪門忠信義妄圖再開黨會一事已經搞定,忠義信坐館柯受成前來北美總堂請罪。”

大基,阿球一班人望著他斯斯文文,衣冠楚楚的樣子,嘴角都忍不住浮現譏笑,江湖中人裝什麼大尾巴狼?

拍古裝戲啊!

萬潭淵卻感覺很有意思,問道:“柯受成跟你一起來了?”

張國賓輕輕頷首:“是!”

萬潭淵點點頭:“行,理事會結束邀他一同飲茶。”

他端起茶盞,掀開蓋子,淺淺沏著茶湯。

張國賓再道:“秉山主,大公堂理事在台北事件受警察通緝,暫時在綠島關押,台北洪門兄弟會儘力將其救出。”

萬潭淵喝下口茶,大笑:“好了,鬥魁在台北乾的事情,在座的理事們一個個心裡都清楚,向手足同門開槍。”

“哼!”

“這種人有一個算一個都不配背大公堂的字號,孫伯。”

刑堂大爺端坐椅子,抱拳喊道:“山主!”

“傳我令,大公堂雙花紅棍鬥魁手足相殘,同室操戈,犯我洪門大誓,踢出大公堂山門,摘其洪英,拔其十指,嚴懲為戒!”

萬潭淵放好茶展,變了臉色。

一對橫眉冷豎,老虎餘威猶在,某些犯忌諱的人說懲就懲。

“是!”

刑堂大爺恭聲領命。

大公堂理事們都知道鬥魁前途儘毀,餘生冇機會在唐人街重新崛起了。

因為被大公堂逐出山門的華人,天下間洪門字號冇一個會收,在北美江湖更舉步維艱。

好在,其混跡江湖多年,鈔票,物業是有一些的,不混江湖,做一個富家翁ok的。

張國賓知道拔十指卻指拔掉十根手指的指甲,不是真正的把十根手指都拔斷,算是一種懲戒性的處罰。

他覺得這就是洪門山主的做事風格,一句話就可剝掉一區扛把子的地位,順帶狠狠給他上一課!

黑柴卻是頭一回見萬會長當眾處罰同門,頓時心頭大定,以為是萬會長支援阿賓上位的態度。

大基,阿球,表叔卻猛的心頭一緊,察覺到廳堂裡逐漸瀰漫起的森嚴殺氣。

萬會長向來以仁義治山門,不到萬不得已的時候,極其少向同門兄弟動刑,特彆是整個人年邁體弱,病患纏身之後,為了大公堂的穩定幾乎是非常寬容,大多數事情都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以往鬥魁在台北做的事情,不可能受到刑堂懲戒,更不可能被直接逐出山門。

萬會長今日之氣勢,一如年輕之時,金戈鐵馬,氣吞萬裡如虎,生殺予奪,他人不敢擅專!

彷彿是在告訴眾人。

那個初登大位,執掌大權,號令大公堂百萬華人的萬潭淵永遠未曾離開!

他一刻坐在洪門山主的黑色龍頭椅上,一刻就是一言九鼎,執掌生死的洪門山主!

在場五十人與鬥魁一樣都是大公堂理事,可以一句話拔掉鬥魁的十指,就可一句話拔掉眾人之首級!

元首白更是猛的攥緊拳頭,心絃繃緊。

悄悄把拳頭藏在桌下,剛剛“手足相殘,同室操戈”字字都跟針一樣紮進他腦海,究竟是“引以為戒”還是“殺雞儆猴”?

究竟是單純立威的一句話,還是事情已經敗露?

可調兵逼宮強奪山主之位的罪名,已經不是區區拔除十指那麼簡單,這種大事開弓冇有回頭箭,既然決定去做就要做到底!

“籲……”

元首白深深吐出口氣,表情回覆尋常,大基,阿球一班人已經有些躁動,頻頻在私下交換眼色。

眾人開始注意到平時把守酒樓的槍手已經撤走,而理事大會關乎山主選舉,安全必是重中之重,酒樓內冇有槍手,換而言之就是有可能把人手調到其它地方。

黑柴坐在一張椅子上,手裡捏著一塊懷錶,嘀嗒,嘀嗒,正目不轉睛的盯著秒針跳動。

萬潭淵右手扶著茶盞說道:“阿賓,白叔,要不要開口講話?”

“不需要的話就直接投票吧!”

張國賓搖搖頭:“不用!”

元首白麪露不屑:“洪門山主之位豈是靠幾句口舌可以拿下的?”

“既然不需要的話,那就直接投票吧!”

萬潭淵逼上眼睛。

元首白手指敲著桌麵:“噠噠噠。”

這幾聲清脆的敲擊聲,彷彿有著迴音,在場內廳堂內飛速放大,下一輪就是急促有力,激烈凶猛的射擊聲。

“噠噠噠!”

“噠噠噠!”

步槍,衝鋒槍,輕機槍,各類槍聲在街頭爆發。

唐人街裡,華人餐廳老闆,黑戶勞工,遊客,攤販,一大波人發出尖叫,四散著往掩體處逃開。

期間,不少華人在槍口之下摔倒,許多人被一串子彈帶走,整條街道頓時淪為真正的戰場。

一百多名鬼佬組成的雇傭兵,在幾處餐廳、酒吧裡湧出,馬上就占領街道兩側,開始一步步向前推進。

來自哥倫比亞黑幫的隊伍裡,人員構成非常複雜,黑的,白的,印度裔乃至日裔都有,唯一的共同點就是冇有華人。

非我族類,其心必異。

他們做起事情可不會手軟,但凡敢阻止突破目標者,全部都一起掃倒,根本不會理會是否無辜。

三百餘名持手槍,衝鋒槍的大公堂成員,馬上沿著街道開始抵抗,槍林彈雨間,木屑飛濺,招牌打爛,燈牌碎裂,玻璃炸開聲不絕於耳。

數個牆邊被打出一排排坑窪,十幾輛加州警車抵達唐人街門口,警員們全副武裝,荷槍實彈的推門下車,望見唐人街裡戰場一般的情形,全部止步在門口進行戒備,依舊繼續呼叫支援。

現場真正受傷的美籍白人幾乎不存在,那麼加州警察執法的動力就非常低。大公堂是實力龐大的工會集團,權利交替時產生衝突非常合理,警員們負責洗地就行。

照規矩,唐人街坊牌為界,裡麵的事情一概不管!

哥倫比亞傭兵則長驅直入,在跟大公堂交手片刻就突破二十米的距離,實際上,傭兵藏身的餐廳、酒吧,距離中華酒樓不到五十米的距離,一旦突破剩下三十多米,馬上就能對酒樓內的大公堂成員完成軍事控製。

大公堂槍手論人數比境外傭兵的數量更多,但裝備,訓練,軍事素質跟境外傭兵有著一定差距。

這並非是大公堂兄弟不效死力,更非是總堂槍手素質參差不齊,而是下屬能力定位不同所存在的客觀差距。

如果把雇傭兵比作軍隊的話,大公堂兄弟的定位更像是警察,負責保護集團內部穩定,保護大佬安全,保護地盤,卻唯獨不擅長成建製的作戰行動。

唯一攻破中華酒樓安保措施的方式就是軍事強攻,唐人街內便發生了軍事強攻,可見策劃者對唐人街乃至整個大公堂都非常瞭解。

“噠噠噠!”

“噠噠噠。”

正當大公堂連續丟下三十幾個兄弟,迅速陷入潰敗的境地時,一陣猛烈的火力支援抵達,強大的火力網頓時狠狠遏製住鬼佬邁向前方的腳步。

一支穿著迷彩服,懷揣ak,運動迅速的士兵們抵達戰場,一百人在半路中利用地形,設成簡易陣地,馬上就像一根釘子一樣死死紮進戰場。

一百人以班為單位持續作戰,各式武器裝備齊全,哥倫比亞傭兵發起第一次進攻就丟掉二十多人,超高的傷亡率讓傭兵不敢強行突破。

一個黑鬼脫下揹包,拉開拉鍊,取出一管煙花筒,馬上有另一個黑鬼上前配合,轉眼間一枚煙花就衝出筒子。

“咻!”

尖嘯聲,劃破長空,警察們看的目瞪口呆。

“轟!”

煙花散開,一座麪館大門在煙花中化為烏有,瓦礫堆下,隱隱可見殘肢斷臂,道路馬上就被打開一個口子。

黑鬼咧開嘴露出一口白牙,上身的白色t恤上,正印著哥倫比亞禁毒局的宣傳照,而他卻吸了吸鼻子。

一位來自緬北的兄弟拍拍大公堂同門肩膀:“兄弟,陣地交給我們!”

“你們去救街道上受傷的同胞!”

同門灰頭土臉,滿身硝煙,雙手舉槍正在射擊,大聲喊道:“兄弟,哪個堂區的?”

“黑色的頭髮,黑色的眼!黃色的皮膚,炎黃子孫!”三名兄弟在旁舉槍狂射,呐喊迴應。

一名兄弟本能的把同門推開,右手掌頓時被打爛,慘叫一聲,喊道:“去救同胞!!!”

大公堂同門嚥了咽口水,兩班人馬開始分頭行動,唐人街是炎黃子孫的地盤,鬼佬們打爛了不心疼!

他們不一樣!

唐人街的一草一木,一磚一瓦,每一個同胞兄弟……

他們都心痛!

心如刀絞的痛啊!

結巴仔躲在牆角,拆掉彈匣,結結巴巴的念著:“義義,義海藏龍!”

“轟隆隆!”

這時一個兩條履帶的大傢夥在街麵對駛來,五十名整裝待發,士氣高昂的保衛營兄弟跟在後頭。

蘇產—t72玩具車!

所有人:大波豪!

銀紙坐在車內操控發射器,小心翼翼的校正好角度,望向瞄準鏡裡再度扛起煙花筒的鬼佬。

“發射!”

他拉響炮膛。

“轟!”

整個玩具車頓時猛的一震。

唐人街迴盪巨響。

十幾米內的地麵都搖晃。

鬼佬的煙花筒就像撞見大爹,半點威力都發揮都不出來,所在的地方隻剩下人體部件。

“去你媽的,犯我同門,火力覆蓋,鬼佬,再吃我一炮!”

------題外話------

這章為明天早上的定時章節,害怕稽覈不過,先發出來試試,要刪改什麼的再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