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n小說網 >  張國賓小說 >   520 全票通過

-

[]

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轟!”

大地震動。

塵土飛揚。

“哐鐺。”

兄弟抱起炮彈,裝填彈藥,合上彈艙。

“開炮!”

“開炮!”

轟!

轟!

又是兩聲巨響,鬼佬傭兵們死傷慘重,開始恐慌。

數十人的死傷打掉鬼佬三分之一有生力量,就算武器準備的再充沛,冇有專業的反器械武器。

子彈打在T72的防護裝甲上,簡直是跟撓癢癢一樣,同時緬北保衛營的兄弟們舉槍跟上,迅速射擊:“噠噠噠…”

“噠噠噠……”

采取步坦協同訓練。

雖然,保衛營兄弟冇有經受真正的步坦協同訓練,但是按照作戰本能,依靠坦克掩護就足夠發揮恐怖的殺傷力。

自大傢夥開上戰場之後,純粹的步兵已經無法抵擋,任何簡易掩體都是一炮摧毀。

哥倫比亞傭兵已經不可能再打進洪門坨地。

五輛加州警察的防爆警車抵達現場,五十名懷揣步槍,戴著頭盔,配好防彈衣的警員迅速下車,舉槍封鎖唐人街出口,一位警官衝到前方,出聲喊道:“sir,是否行動?”

指揮官望向前方炮火轟鳴的場景,舉起手下令:“繼續呼叫支援!”

“yes,sir!”

警官大聲喊道。

中華酒樓。

整層大廳在炮聲中顫動,大基,球哥,表爺,漢叔一班人洪門理事全都麵露驚愕,刑堂大爺,禮堂大爺,掌數大爺神情大駭,屁股忍不住離開椅子,萬潭淵卻穩穩坐在椅子上,舉起手道:“勿驚!”

“一切自有安排!”

元首白卻昂首起身,出聲喝道:“萬會長,大公堂百年基業豈可落入外人之手?”

“白叔,你為大公堂效力幾十年,居然做出調動外兵,攻打洪門之事,引賊入室,其心可誅!”

萬潭淵閉上眼睛,感慨萬千。

元首白冷笑一聲:“我們大公堂兄弟譽為天下洪門總堂,每一分錢,每一塊地,全都是兄弟們用鮮血打下來的。”

“既然你有心把大公堂交給外人管理,那請恕我不可苟同,唯以兵諫!”

”好一個兵諫!”禮堂大爺一拍座椅扶手,起身大喝:“古清白,你眼中還有洪門山規否?”

刑堂大爺唾棄一聲,罵道:“兄弟相殘,同室操戈,好呀,好一個奸賊!”

“原來山主剛剛說的就是你!”

黑柴合上懷錶,收入袖中,起身說道:“白叔,爭山主有很多種辦法,你偏偏選了一條最壞的路,有什麼事可以坐下來談……”

“呸!”

元首白唾出口沫,眼藏凶光,盯著黑柴講道:“老狗!”

“自你來到舊金山之後,便為和義海攥權鋪路搭橋,手裡有我諸多大公堂兄弟的性命。”

“萬會長年邁昏聵,聽信了你小人讒言,執迷不悟,引起今日之大亂,一切罪責皆在與你!”

“我元首白立誓清君側,重整山門,今日洪門山主投票有外人在側,大家都不用投了!”

這是要罷會另選!

“萬山主,我敬你為洪門幸苦一世,絕不會傷你性命,更不會動在場的一位兄弟!”

“不過罪首張國賓、黑柴必須交給我,否則。”

張國賓坐在椅子上,翹起二郎腿,氣度沉穩:“否則又怎樣?”

元首白深吸口氣,冷笑一聲:“到時給你陪葬!”

萬潭淵歎氣道:“白叔,為什麼這樣做?”

“這句話我要問你!”元首白舉手怒斥,大聲吼道:“你為什麼!”

“為什麼要支援他上位!”

“這個後生仔為大公堂做過一件事嗎,為大公堂打下一塊地盤了?支援他,你到底有什麼好處!”

“漢叔,表爺,你們說,張國賓到底給你們多少錢,他們能給的,我也可以……”

一班大佬沉默不語。

有些人目光同情。

但,萬潭淵道:“大公堂為天下洪門之總堂,非你一人之天下,你舉頭看看天下為公四個大字,心裡冇有這四個字,你憑什麼做天下洪門之山主?”

“你為大公堂賣命,大公堂冇給你錢嗎!”萬潭淵握著茶盞:“你到底有什麼好不滿足的?”

“最起碼,張國賓不會做出如你這等勾結外人,攻打山門的事情。”

“嗬,不過是一群雇傭兵罷了,給錢做事,何必跟我上綱上線。”元首白麪露不屑:“萬會長,你老了。”

“對,我老了,所以我選一個心懷天下洪門兄弟,而非是擅長跟鬼佬勾結的人上位。”萬潭淵說道:“我原來還不相信你會藏兵在唐人街做事,如今看來是不得不信了。”

“不過你放心,但凡敢在唐人街開槍的鬼佬,冇有一個能夠活著出去,以前冇有,現在也冇有!”

元首白呼吸急促,心跳加快:“萬潭淵,我身邊有你的人?這件事情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了!”

萬潭淵輕聲笑道:“你這件事情做的這麼周密,就連親生兒子都不知道,我又怎麼會知道?”

“放心,你身邊冇有我的人,但是哥倫比亞黑幫我很熟,做偷渡的船老大我也很熟,你是大公堂的人,我是大公堂的主席,你覺得他們會幫誰?”

萬潭淵歎道:“我希望你在最後的時候收手,看來你是鐵了心要找死,對不起,明年清明再去看你。”

胡念中冷笑道:“就你這種勾結外人之輩,也配做天下洪門山主?大公堂的兄弟同意,全世界的洪門字號都不同意!“

元首白心頭有些慌亂,用手摸著桌麵,卻意外把茶盞打翻。

他白色唐裝侵濕一塊茶漬,舉手指向萬潭淵:“山主!是不是因為我跟鬼佬們做生意,所以你不喜歡我?”

“可是,當年是你叫我跟鬼佬去做生意,是你叫我跟FBI聯絡,跟CIA聯絡,你讓我走毒,走私,做情報間諜,我都冇有意見,一切都是為了洪門!”

“你不能因為我跟鬼佬做生意,你就對我指指點點,這些都是你叫我去做的!”

元首白狀若瘋魔,癲癲癡癡的叫道:“你的做法怎麼服眾,大公堂的兄弟往後怎麼支援你?”

“夠了!”萬潭淵站起身道:“我讓你跟FBI,CAI做交易,冇有讓你跟FBI勾結,你私底下幫FBI做了多少事情?”

“你在紐約,華盛頓的豪宅,彆墅是誰給的?”

“三年前,公司要保的兄弟又是誰送出去的?為什麼你的兒女私底下加入了CIA,卻還要在內地跟人合夥做生意!”

“讓你這種人執掌天下洪門大權,未來大公堂是華人的大公堂,還是鬼佬聯邦的大公堂!”

外界,槍炮聲漸漸停息,一些腳步聲零散的出現在茶樓。

銀紙帶著一隊士兵衝進廳堂,三十多把槍轉頃刻把大廳圍起,槍口指向眾人。

張國賓微微抬手:“放低點。”

“唰啦!”三十多人集體壓下槍口,對準地板。

張國賓講道:“白叔,勝負已分,跪下向山主請罪!”

元首白梗著脖子,挺胸赴死:“我無罪!”

“我一心為大公堂的兄弟考慮,山主殺我遲早都要後悔,大公堂在北美生存,就算做鬼佬的刀子又怎麼樣?”

“往後大公堂兄弟跟著你走,還是要做你的狗!”

銀紙舉槍步槍,扣下扳機:“噠噠噠。”

子彈凶猛的掃過桌麵,打爛木桌的同時,把元首白的腿腳全部打斷,剛剛還昂揚而立,一身正氣的元首白當場倒地,望著地上鮮血淋漓的雙腿,驚恐萬狀,試圖伸手出去摸,半路又收回手來,混身顫栗,嘶聲慘叫。

張國賓站起身遞出手掌,一把黑星落入掌中,握緊槍柄說道:“你不是講,我從來冇為大公堂做過一件事情嗎?”

“今日,我為大公堂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鋤奸!”

“哢嚓!”張國賓撩開長衫,一步踏上長桌,居高臨下指著元首白道:“引賊入室,手足相殘。”

“有人不做要去做狗,我替天下洪門兄弟送你上路!”

元首白瞪起眼睛,似要吃人。

“砰!”

扣下扳機。

再凶殘的猛獸都要俯首。

張國賓單手拎槍站在長桌之上,眼神環顧四周問道:“有誰不服!”

全場一片寂靜,眾理事昂首望著昂揚而立的年輕人,齊齊垂首不言。

張國賓說道:“現在下一屆洪門山主就剩一個候選者,諸位理事們投票吧,不願意支援我的可以棄權。”

他甩手把槍丟給旁邊的銀紙,銀紙雙手接住槍後,朝旁使出一個眼色。兄弟們齊齊抬高槍口,指向會場當中的眾人,大基,球哥馬上舉手說道:“賓哥!”

“我支援你!”

“大公堂正需一個心懷天下洪門兄弟的人物領導,誰不支援張先生誰就是元首白的同黨!”張吳華大喊。

漢叔,表爺齊齊舉手支援,長桌兩旁的五十位大公堂理事,全部都舉起手一致表示支援。

張國賓踩著凳子,掀開長衫,走下長桌,眼神望向前方的萬潭淵。

萬潭淵一拂衫擺,沉聲說道:“洪門理事大會全票通過,第五屆大公集團主席由張國賓先生出任!”

大公堂全部資產集團化至今,一共有四任山主的時間,所以,第一職位大公集團主席為第五任。

大公華人工會為第十八任,天下洪門山主為第七十六任,第一任可追溯到洪門始祖“殷洪盛”。

曆代知名有史可法,鄭成功,陳近南,司徒美堂,張國賓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