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晚。

信義區,興平飯店,長毛雙手奉上一瓶紅酒:“黃生,這是我到香江帶回來的好貨,邀您品鑒一番。”

黃令晨雙手接過,打量一遍,目露精光:“82年的拉菲呀,趙先生好闊氣,我想買都冇地方買。"

“一點心意。”長毛仔穿著西裝,輕輕鞠躬,黃令晨側身請道:“趙先生,請!

“請!"

長毛仔欠身一記,低頭進入包廂,包廂裡,五位台北區鄉貿站起身,態度熱情的拱手道:“趙先生。"

“趙先生。"

長毛仔謙遜有禮的抱拳行禮。

再由黃令成--介紹:“這位是士林的張伯,北投的汪叔,義信的華叔……"

半月後。

齊老闆躺在按摩椅上,戴著蛤螬愚鏡,望向被推開的彆野房門。

“嘩啦!"

長毛氣勢洶洶的走進來,出聲喊道:“齊老闆!"

齊老闆睜開眼睛,摘下墨鏡,麵色不悅:“趙先生,做大事的人,遇事要沉穩,

他把墨鏡摺好,信手放到桌邊,長毛仔叼著雪茄,目露凶光:“做大事的人,更要信守承諾!"

“我早上接到義信區叔伯的電話,西北幫的楊光輝轉到義信區參選,西北幫不是一向在高雄活動嗎"

“去年西北幫的人就在高雄參選,今年怎麼轉到台北市了”

這段時間長毛仔一直在拉票、造勢、籌備活動,有江湖同道幫助,打通了很多關節,訊息較以往更加靈通。

西北幫上任幫主楊燈魁身亡,其手下楊光輝上位。

楊光輝敢從老地盤轉進台北市。

背後耐人尋味。

齊老闆聞言表情舒緩很多,把按摩椅上的雙腿放下,穿著拖鞋走近前道:“趙先生,事情有變,楊燈輝搭上更高的線。"

“上麵有老闆發話了,義信區的席位歸他,士林區的席位歸江老闆,大江製造是士林區的重要企業嘛。"

他把手搭在長毛肩頭:“選舉就是這樣的,計劃趕不上變化,人人都想要上位。

“位置就那麼多,有人上,就要有人下,今年不行,明年嘛!"

長毛仔目光轉向他:“我上,他下!"

齊老闆重申道:“你等明年!"

“去你媽的!”長毛仔猛的甩開齊老闆手掌,雙手拎起他衣領,麵露凶厲,咬牙切齒:“你拿我的錢,收我的禮,讓我罷選就罷選,你當你是誰"

“我大佬嗎!"

他憤怒的丟開齊老闆。

齊老闆衣衫不整,後退來步,震怒的瞪大眼球:“放屁!”

"你當這裡是哪兒民國的事情,你說的算

長毛仔冷笑一聲:“唬我啊,還是玩我收錢辦事是規矩!江湖規矩懂不懂草你瑪,退錢!

齊老闆麵露獰笑:“你們義海公司走私商品,逃脫關稅,違禁貿易,還涉足房地產行業。”

“那麼多暗箱操作,揪一個出來就能弄死你,還敢叫我退錢收錢辦公是江湖的規矩,可是抱歉,我不是江湖人。"

“我這裡冇有這個規矩!”齊老闆擲地有聲的吼道,他們收下的錢是絕不可能吐出去,收錢辦不辦事更是看心情。

長毛仔深吸口氣:“好,好,好。”

他牢記大佬囑托,一定要帶兄弟們走正行,踏上岸,

"那我們就用票數見真章!"

齊老闆臉色微變,收起怒意,出聲安撫道:“趙先生,你算踏上岸,還是要在這個圈子裡玩,有些事情不要做的太過火,得罪我們就算上岸又能怎樣"

“這場遊戲你照樣玩不下去,你還年輕等得起,按照我說的話辦,明年,明年一定是你!"

長毛仔大笑:“你驚了"

要在票數上做文章,難度就更高了,關鍵是,操作敗露會引起連鎖反應

特彆是民問強烈呼籲開禁令的危險時局,一點點火星都引爆政壇!

長毛仔肩上卻有龍頭口令,心裡更掛著大佬期許,絕不可能作出讓步!

要知道,今年一切順風順逐,該打點的都打點過,就這樣還能半途被人改弦更張,明年,更是笑話!

江湖同道間更作出過約定,明年就是文港幫去選,和義海信守承諾就得全力支援。

冇有機會了。

齊老闆眼皮子直條,暴怒道:“長毛!”

"你大可以試試看,看看你自己去選,你能不能選上!"

"當我這裡演電影呢政治冇有孤膽英雄的戲,要麼低頭,要麼滾!你就看看你的票數夠不夠,不低頭一輩子都不可能夠!"

長毛仔目光凝視他片刻

“從今往後,不要叫我長毛,我是028號,趙山河!"他豎起手指向齊漱講完,揮手指向房門,大吼:“滾!"

"這裡是我的地盤!"

齊漱混身一顫,破口大罵:“媽的,香江來的鄉巴佬。”

“砰!"

他將吧檯上一個酒杯掃下。"靠!”

趙山河則望向窗戶外的庭院,齊漱帶著秘書怒火中燒,踏步離開,雙手攝成拳頭,高舉右手朝著庭院大吼道:“選票,選票冇用!獻金,獻金冇用!你們不講規矩,難怪失國!"

“你TM要玩內定,就彆玩民主投票,你又要投票又要內地,那就是出來賣的,出來賣就好好做婊子,彆TM搞仙人跳!"

“仙人跳敢跳我我就看看你能不能跳得起來,丟雷老母,王侯將相,寧有種乎"

齊漱走的更快

這一刻,雙方徹底決裂。

張國賓聽完長毛仔在電話裡的表述,麵露冷色;“從頭到尾他就壓根冇有想讓你選上,無非是覺得我們和義海是外來戶,欺負我們不夠實力,想吃乾抹淨。

“出來行了這麼多年,第一次遇到敢白嫖我的。"長毛仔問道;“阿公,怎麼辦"

其實,張國賓還有一個點冇講,齊老闆說不定就是因和義海背後的關係,導致不敢選用和義海的人。

否則,以和義海台北公司的周全準備,是條狗也該選上了!“那就走最不能走的路!"

張國賓冷冷的話道:“有段話,他講的倒冇錯,不按他們的玩法來,就算選上也冇有用。"

“所以我們繼續選,但不要怕落選,先前參選是一個過程,現在參選卻是一次進攻,我會派一組兄弟去協助你。"

“選上,算他幸運,算不上,掀桌子,讓他們也冇得吃!”“啪!”張國賓掛斷電話。

長毛仔麵色楞神:“掀桌子”“什麼意思。"

他琢磨一下,大致琢磨出味道,不知道大佬後續佈局,卻知道該怎麼做了,

張國賓則打了一個給東莞苗,出聲道:“把唐組的兄弟喊過來,告訴他們準備出差,幫他們訂好去台北的機票。”

和義海在台北不缺兵,不缺槍,卻缺少技術性人才,政治鬥爭中情報第一,有搞情報的能手事倍功半。

“我知道了,賓哥。”東莞苗開始準備,鷹組兄弟很快就收到命令,見過賓哥之後,乘飛機前往台北。

北投溫泉。

大佬們再度聚首,可一個個泡湯,抽菸,麵色凝重,短短半月不見就不再是一幅雄心壯誌。

齊老闆跟長毛仔分道揚疆的事情,江湖當中基本都聽說過了

齊老闆事情做的事不地道,可他們做事什麼時候地道過了要想要上岸就要按他們的玩法,不僅和義海就算連三聯,四海幫都逃不過。

趙山河赤膊站在溫泉裡,雙手同時砸在水麵上,用一個動作打破了沉默,語氣凶悍道:“乾,絕對不能認輸!”

“今年他們可以不讓我選,明年,他們就可以不讓你選,我們是為什麼選,是不想重走一清的老路!這是他們第二次食言,壞規矩了!”

黃令晨舉起酒杯,出聲喊道:“我支援你,趙先生!"

“現在上頭的人一個個不把我們當回事,說踢開就踢開,我就算選上了都感到悲哀,不想再過朝不保夕的日子,唯有一條路!"

"一條路!"趙山河喊道:“讓他們知道江湖兄弟的力量!"

”眾兄弟,有種乎"

台北有十分之一的江湖中人,總人數比香江龐大,但比例上比香江更低,加上台島的盤子更大,兩千萬人中的兩百萬,當中差了一千八百萬,導致台島江湖無法紮根到高層獲得影響力。

再加上台島當局的統治力強大,不具有香江的殖民文化特征,所以台島江湖一如民國時的上海灘,著實隻能昂人鼻息,可趙山河來自香江,自又一股無請官府的豪氣,頓時就成為一半江湖的扛旗人。

吳俊傑,林育材,侯誌群,柯受良等江湖大佬,聞言感同身受,舉起酒杯,紛紛同仇敵愾,用拳頭打著水麵:“趙先生!我們繼續支援你選!"

"有種,媽拉個巴子,我們怎麼冇種》兩千年前的古人都知道撒旗子乾活,我們不可能越活越回去了。"

“乾!趙先生,我發動全公司的人支援你,替你宣傳,不管能不能選上我們都要繼續選,讓他知道替翻尿壺也會被濺一身騷。"

中正區。

一間娛樂會所的總統包房,楊光輝雙手舉杯,坐在齊老闆身前恭聲講道:“老闆,多謝關照,將來西北幫一定鞍前馬後,替您分憂。"

齊老闆左手摟著一個台北,右手拾起桌麵上的酒杯,望向一箱美金麵色得意:“還是你懂事,和義海那個傻頭仔,跟北方勾肩搭背的還想選選個屁!"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註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