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n小說網 >  張國賓小說 >   541 出道

-

星星之火,亦可成燎原之勢。

張國賓耐得住性子,趙山河,黃令晨,柯受良一班人更耐得住性子。

他們不是張國賓。

不求鴻圖大業,求幾分尊嚴,幾塊銀兩,幾許風光,於他們而言已經勝利,往下每一步都是多贏!

如果他們能夠堅持到最後,或許江湖大佬,亦可搖身一變。

成為一位為山河大統,民族偉業做出貢獻的誌士。

古往今來,宰相必起於州部,猛將必發於卒伍,豪傑多起於微末,義士多出於草莽。

乾大事。

有耐心,等天時!

多做準備!

張國賓同趙山河講道:“乾活不是請客吃飯,將來有人走,有人來,誰都可以變,唯獨你不能變。”

“否則,你砸了公司的牌子,公司上下冇人會放過你!”

“因為,義海藏龍!”

趙山河重重點頭,當場起誓:“人不死,誌不變,誌若變,我必死!”

“好。”張國賓讚許道:“山河,我為你感覺到自豪,我們義海的兄弟殺上島,已是化龍,不僅冇有愧對義海的牌匾,更為義海藏龍四個字多添了一抹風光。”

山河者。

一統山河!

趙山河深吸口氣,感覺肩頭不僅有信任,更有責任與驕傲。

“阿公。”

“我先跟各位同仁聊聊天。”他畏懼跟阿公的聊天,害怕流下眼淚。

張國賓微微頷首:“去,趙委員,喔不,趙黨魁!”

趙山河舉著酒杯離席,跟黃令晨,吳俊傑,林育材一班江湖中人飲酒。這些人都是新會之會員,未來之骨乾,主要的利益團體。

自然對趙山河非常恭敬,席間黃令晨出聲道:“做事業不是過家家,會規尚需討論,但話事人必須先定。”

趙山河聞言頷首:“晨哥,我覺得你很適合。”

他冇講假話。

一個組織影響力,掌握在席位之中,誰占的票數席多,誰的影響力大。

這跟誰當會長關係不大。

會長照樣可以被罷免。

黃令晨連忙搖頭:“阿河,這種事情不用尊重前輩,更不用講年齡,勢力,否則誰勢力大誰當會長,新會乾脆彆成立了!”

“一樣做不出事!”

眾人洗耳恭聽。

黃令晨篤定道:“既然新會之精神由阿河提出來,我就推選阿河為會長,具體規章由第一批會員全體開會討論再確定。”

“如何?”

“好!”群人讚同。

趙山河凝思片刻,方纔答應:“好吧。”

他隻要掌握大多數席位就是黨魁,並非一定要做會長的位置,本來黃令晨是一個非常好的人選,可惜,黃令晨聰明啊!

黃令晨聞言暗道:“幸好,幸好,真讓我坐會長,我就難辦了。”

“雖然這個新會看起來確實很前途,但是出錢,出力,出命都行,千萬彆第一個出名啊!”

是福是禍還難講呢!

初創企業,大家都願意當股東,可誰願意當法人啊。

搞笑呢。

創業成功之後,股東還是股東,董事長還是董事長,法人嘛,可以換著來了。

趙山河又跟張伯、汪叔等鄉賢敬酒聊天。

張伯歎道:“趙先生,你是一個乾大事的人,將來多多關照啊。”

“為市民謀福利,為民族謀將來。”趙山河舉起酒杯示意。

蔡官倫見到主人過來敬酒,站起身笑道:“趙先生,厲害!勝選宴上就敢臨席組會,厲害!”

趙山河譏諷道:“唔好意思,蔡生,我們都是提前排練好的。”

蔡官倫不信:“喔?那為什麼我冇收到通知?”

“趙先生看不起我啊。”

趙山河笑道:“新會收人是講究信仰的,不是看不起你,是看不起你整個四海幫!”

他轉身走人。

蔡官倫留在原地,滿臉怒氣,四周幾名小弟踏步上前,似要叫罵動手,卻被大佬用手擋住。

蔡官倫道:“他們可以冇禮貌,我們不行,現場這麼多各界人士,彆給人看了笑話。坐下,等著看好戲吧。”

“是!”

“總裁!”

一行人重新落座。

張國賓舀了一碗海鮮麪:“唆!”

再配一口湯。

麪條筋道,味道鮮美。

台島跟香江都是做海鮮麪的老地方,兩者間的區彆卻比較明顯,香江喜用大蝦,鮮蟶,鮑魚,台島喜用蝦米,香菇,青菜。

前著濃香,後者輕鮮,不分高低,兩種口味。

畢竟,香菇,青菜實則都有提鮮的作用,而台島麪食跟閩南做法相似,廣東麪食卻跟香江風格相同。

“吱啦!”

“吱啦!”

這時二十餘輛便裝警車駛抵現場,台北要案警監陳立安,推開車門,打出一個手勢:“封鎖酒店!”

“收到!”大案組長林宗勝右手搭腰,摁著槍袋,甩上車門,大聲應命:“封鎖酒店!”

二十餘名警員,身穿製服,提著步槍,轉眼間就把桃園大飯店封鎖。

林宗勝跟著長官進入大堂,望見小跑上來的飯店經理,舉起證件就問:“趙山河在哪裡?”

“趙先生在二樓的宴會廳。”經理慌張答道。

“帶路!”

林宗勝瞥他一眼:“放心,不關你的事。”

“呼。”經理鬆出口氣。

林宗勝帶著三十名警員,氣勢洶洶,大步登上旋梯。

張國賓望見一班警員衝進宴會廳,封鎖現場,施施然擦了擦手。

“來了!”

陳立安一馬當先,指向前方:“在場所有人抱頭蹲下,出示證件,跟我回警政廳接受調查!”

趙山河繞出餐桌,迎上前道:“警官,本人趙山河,正在舉辦答謝宴,請問有什麼事要帶百餘位賓客走一趟?”

“在場這麼多賓客,一個個可都是社會名流,大企業家,做事不要太過火!”

陳立安身穿製服,麵露冷笑:“我知道你,趙山河,幾天的頭版頭條了。如果是其它事情,我絕對不敢來為難趙委員,可是有人舉辦你們借宴會之機,勾連串會,涉嫌叛國,間諜,非法集會等多項罪名。”

他舉起雙手,朝眾人喊道:“放心,各位!”

“我是警政廳警監,隻要各位擺明立場,配合調查,我絕對不會為難各位,前提是各位冇有涉嫌相關罪名。”

“若是涉嫌相關罪名的話,誰都救不了你!”

林宗勝目光警惕的在場內一掃,數十名保鏢已經站在趙山河身後,可他身後亦有三十名荷槍實彈的警員!

誰怕誰!

他摘下腰間的手銬,抓住趙山河的手,眼神不善:“走吧,趙先生!”

“稍等一下!”

一個身穿西裝的年輕人在兩排保鏢中間走出來,遞出雙手,麵色平靜的出聲道:“如果要抓,就請先抓我!”

“嘩啦!”宴會廳兩旁的江湖人全部齊身。

目露凶光!

陳立安連忙抬手,出聲問道:“張先生,何必呢?”

張國賓輕笑著道:“我朋友聚會吃飯,你又是何必呢?警察要做事,我們市民配合調查OK的,但是動不動就上銬子。”

“當我們是罪犯啊!”張國賓瞪起眼睛,猛的吼道:“我們犯了哪條國法!”

陳立安目光凝重的與他對視。

“呼。”

“呼。”

深吸兩口氣。

出聲道:“好!”

“給張生一個麵子,全部穿著西裝,自己走,願意配合的都彆動手。”

林宗勝大聲喊道:“是!”

“長官!”

趙山河狠狠瞪他一眼。

旋即,黃令晨,吳俊傑,林育材等人都起身走入會場,十五分鐘後,偌大的宴會廳人去樓空。

張國賓吸著雪茄,出聲笑道:“不請我回警署一趟?”

陳立安嚥了咽口水:“張生,彆開玩笑。”

“嗬嗬。”張國賓非常理解陳立安的所作所為,坐在那個位置,吃那碗飯嘛。

第二日上午,《聯合報》刊登桃園大飯店宴會事件,事件轟動全台。

大老闆在書房沉思一夜,第二天卻說道:“時代在變,環境在變,潮流也在變,過去的我們太驕傲、太自負了,現在起,不能再跟從前一樣。”

------題外話------

每天起床第一事,看看章節被封冇,每天起床第一事,看看作品被封冇,每天起床第一次,我TM真的被封了。

哭,出門吃飯去咯。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註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