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n小說網 >  張國賓小說 >   548 當代關公

-

梅雁芳愕然:“關,關,關公?”

她驚訝道:“豪哥,你半夜扮關公作什麼,難道還在拍戲乜?”

她甚至想到亞視會不會出了什麼真人秀節目,眼神頻頻掃過停車場四周,冇有攝像頭啊!

真是活見鬼!

李成豪卻右手握緊刀柄,將刀首錘地,刀鋒亮出。

九尺長的大關刀足有兩米一。

此為漢尺。

阿豪身高一八六,隻見大關刀較他頭頂還高出一截,襯的人威武不凡,氣勢雄壯。

見過血,斬過人的二路元帥,持關刀在畔,宛如二爺複生!

李成豪一臉正經的說道:“阿梅,冇有拍戲,今晚我是來陪你的。”

“你你你,你這樣陪我?”

梅雁芳背後發汗。

“我是不是得罪什麼人了?”

她甚至想問是不是得罪豪哥了。

而,真得罪人的話,也不該是拎一把大關刀啊,請幾個保鏢帶上槍,比什麼刀都更好使。

阿豪卻搖搖頭:“冇有,我隻是把你的情況跟賓哥講了,賓哥說你缺少人陪伴,我便來陪你。”

“我常聽曆史老師講,唐皇太宗登基為帝,夜有龍王驚夢,尉遲恭、秦瓊逐為太宗值宿守夜,太宗安然入睡。”

“我阿豪彆的冇有,卻有一身膽量和武力,願效仿古之名將為你值夜!”

他撓撓頭。

“走吧!”

“上樓!”

啪嗒。

車尾箱關緊。

阿豪拎著大關刀走進電梯,進入電梯時還要將關刀斜放,讓出一個角度才能放好。

梅雁芳聽得目瞪口呆,雙手提著揹包進入電梯。

“多少樓?”阿豪剛問。

梅雁芳趕忙按下16層。

她又嚥了咽口水,辯解道:“豪哥,我不是唐太宗,冇有龍王來揾我。”

“等會進去食個夜宵好了。”

李成豪自信的笑道:“你當然不是唐太宗,我也不是尉遲恭啊!冇有龍王來揾你最好,真有龍王我還對付不了呢!”

他拍拍胸脯:“我就對付對付小鬼,小魅,想來冇有什麼問題。”

梅雁芳勉強的笑道:“好,好像很合理哈?”

“廢話!”

李成豪道:“這可是賓哥給我出的注意!”

叮咚。

電梯打開。

梅雁芳拎著包包先去開門。

李成豪提著關刀出電梯。

咚!

重新站在門口。

十餘名公司保鏢腰間藏槍,戴著墨鏡,一身西裝出現在同一層,四個樓梯間門口,一言不發的合攏雙手。

梅雁芳望見這副排場,抬手再度邀請:“豪哥,進來坐坐,我的手藝還不錯,煲湯,煮麪都OK。”

“要不然跟我進門,我下麵給你吃?”

李成豪晃著撥浪鼓:“不用,不用,我食過宵夜的,你十點才從劇組收工,我八點就在食狗肉火鍋了。”

“嘿嘿!”他牙一咧:“今夜特意挑了條黑狗。”

梅雁芳目露思索,話鋒一轉,笑道:“豪哥,張生叫你帶這麼多槍手?”

“有槍手還需要你嗎?”

李成豪卻氣勢一震:“槍手是保護我的,我是保護你的!”

“子彈能打到鬼乜嗎?”

“但是你放寬心,彆管是人是鬼,隻要它敢來,我我一刀斬到它桃花開!”

梅雁芳雙目幽幽,憋著怨氣,無奈道:“好吧,你開心在門口就在門口,我先進去洗個澡。”

她剛剛下工又臟又累,與其跟大波豪乾耗,倒不如先乾淨,換套睡衣,跟大隻佬講這麼多廢話有乜用?

真打算進屋的話,等會再開門問問。

鑒於門口又是刀又是槍的,梅雁芳乾脆連大門都未關,穿上拖鞋就走進浴室,順便還拿了一雙大碼的拖鞋擺在門口。

“我姐穿的,可能會小點。”

“嗯!”

李成豪握著關刀,輕輕點頭,無動於衷。

半小時後,梅小姐換了一整套的全新內衣,披著一件玫紅色的亮麵睡裙,毛巾擦著頭髮走出浴室。

她觀客廳門口的影子,悠悠一歎:“唉!”

“這關刀,這架勢,拿個神龕供起來得了。”

她知道以張生的智商絕不可能叫豪哥扛把關刀來守夜,肯定是張生點撥的不夠直接,導致豪哥會錯了意。

可這種事情真犯不著去打擾張生,若她自己都處理不來,將來又談什麼感情?

她卻不知道張生點撥的很直接!

太直接了!

再把話講明,就要講到睡覺,滾床單,用什麼姿勢上去了。

兄弟之間,談風月可以講大話,談真感情卻要慎重,保持尊重,絕不冒犯。

張生覺得他已經不能再說多,無奈卻還說的不夠多。

梅雁芳放下毛巾,走到門口道:“豪哥,站累冇?要不要進來休息一下。”

她扭頭望向沙發:“你在沙發上躺躺,想起來就起來,放心,我絕對不吃你豆腐。”

李成豪切了一聲:“還冇站夠一個鐘,我點會累?看不起我是吧!我站到天明絕不休息一下!”

梅雁芳深吸口氣,惱火道:“要不是我打不過你,我真想揍你一拳,哪有大男人三更半夜站女人家門口的!”

李成豪挺胸道:“我是站你隔壁門口!”

“行!”

梅雁芳道:“你站著吧。”

半晌。

梅雁芳換了套黑色的睡袍出來,手裡端了一碗麪,碗口架著兩根木筷,牛肉湯底的香味迷人。

李成豪聳聳鼻子,第一次轉過目光,露出笑容:“阿梅,好像挺香的?”

“想吃嗎?”

梅雁芳眨眨眼睛。

“嗯!”李成豪連忙點頭。

梅雁芳道:“進來吃!”

李成豪大笑:“這碗我兩口就乾光了,進去做乜?屁股都坐不熱!”

“拿來吧!”

他手臂裡狹著刀,伸出雙手接過麵,低頭吸溜兩口,三下五除二就把麵吃光,接著昂首連麪湯都喝了。

全程不超過五分鐘。

梅雁芳看他吃飯的樣子,不僅不覺得魯莽,反而感覺很有胃口,男子漢大丈夫,喝酒吃肉就是要豪爽!

李成豪也很不客氣的把碗還給她,她拿著碗回廚房洗乾淨,懷裡揣著一條毛毯,枕頭:“豪哥,困了回車裡將就一下,我真的要休息了。”

她明天還有戲拍。

不可能陪阿豪在門口玩一個晚上,到現在,她也不可能主動邀阿豪再進門了。

女子要敢愛敢恨。

也要有尊嚴自愛。

阿豪砸吧著嘴:“用不著!”

“真的被你氣死。”梅雁芳忍不住罵道,反手把門鎖上,卻揣著毛毯,坐在門口,靠著門。

要是豪哥再敲敲門,問兩句,還能再聊聊天。

可李成豪卻渾然察覺不到梅雁芳的態度,雖然感覺梅小姐好似有點不舒服,但是讓梅小姐好好休息是他前來的意義。

梅小姐要開始休息了,那必須更認真的守門啊!

於是,他屏息凝神,打起精神,全身心的投入工作當中。

梅雁芳倚著門,剛開始還有點小女孩情緒,但寧靜的夜色裡,走廊一片寂靜,門口呼吸聲清晰可聞。

她聽著門口男人的呼吸聲,漸漸平複心情,放鬆下來,不自不覺心底有一股被人保護的安全感升起。

就算她與那個男人隔著一扇門,但卻好像近在遲尺,超越一切的距離,她緩緩進入夢鄉。

“叮!”

第二天。

上午十點。

她從睡夢中醒來,耳畔裡響起電梯聲,大概是鄰居慌慌張張的出門了。

前麵睡著時,隱約還聽見警察的聲音,但一切動作都被擋在門外。

今日竟然足足睡了九個小時!

梅雁芳覺得頭腦清明,神清氣爽,滿懷期待的打開門,探頭探腦。

“豪哥?”

“你還在嗎?”

白天冇有影子。

一個塑料袋卻在視線裡出現。

隻見,李成豪穿著粉色西裝,左手抓著關刀,右手拎著一袋外賣,甕聲道:“前麵早餐鋪快要關門了,讓兄弟下樓給你炒了一份河粉,是不是吵醒你了?

梅雁芳大受觸動,情緒豐富的流下眼淚,搖搖頭道:“冇有。”

李成豪疑惑道:“那你哭什麼?”

阿梅紅著眼眶,誠心道:“你昨晚真在門口守了一夜,我好感動。”

李成豪搖搖頭:“世上會守你一夜的人有好多,比如你的好友,你的仇家,你的父母…”

“為朋友分擔是江湖道義,我這個人最守江湖道義!”

“你喜歡我為你守夜嗎?”他問道。

阿梅噗嗤一笑:“喜歡!”

李成豪道:“那我就替你再守一夜!”

“豪哥,你可真是當代關公呢。”梅雁芳笑笑,她已經習慣了。

阿豪卻頓時得意起來,滿臉期待的問道:“昨夜睡得還好吧?”

阿梅笑道:“睡的很香。”

李成豪洋洋得意,鬆了口氣,開始催促道:“快點吃完早餐,我送你去片場,下午我還約了天堂仔打拳。”

梅雁芳卻找了個藉口:“昨天休息的好,比前幾天早起六七個小時,導演,劇組肯定都還冇準備好。”

“我先打個電話給導演約時間,起碼也要過兩個小時,先陪你去練會拳?”

李成豪道:“得,打完拳我要去補覺了,晚上巡完場子再去接你。”

梅雁芳在門口吃完炒河粉,回廚房煮了個湯,跟導演溝通完,又洗漱乾淨,換好衣服,便同阿豪一起前去打拳。

下午。

張國賓打算約東莞苗,李成豪,大頭坤,晉立民一起吃飯,驚聞阿豪還在睡覺,頗有些驚訝:“快傍晚了還在睡?”

“這麼能睡???”

他還以為是那種睡呢!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註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