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n小說網 >  張國賓小說 >   552 保安部

-

“吳sir,出門就是警隊!”

有警員喊道:“警隊的人對政治部有偏見,怎麼出門?”

另一位高級督察道:“不吃鬼佬的飯,吃誰的飯,我們都是吃公家飯的,脫下警服怎麼養家餬口!”

換老闆。

代表有新的老闆!

警員們騷動過後,卻提出問題,想要知道新老闆是誰。

現實擺在眼前,相較於同僚被出賣,警員們更關心飯碗裡的糧。

吳宏璽冷笑:“公家飯照樣吃,但是幫鬼佬乾活擴音,從今往後,我們要隸屬於警務處,當真正的警察!”

“而不是情報處下轄機構,我問問你們,給鬼佬賣命能賣多久?最晚97,到時候一個個照樣得扒製服!”

“相反,直接為警務處辦事,警服能一輩子,飯碗才端得穩。”

他把檔案甩在桌麵,大吼道:“新老闆叫中華!”

政治部警員們集體沉默。

不得不說,吳宏璽的舉動太過駭人,直接要變更政治部體製,可付出的多,得到的多。

政治部警員都知鬼佬命不久矣,做事越來越過火,幫鬼佬乾活吃一天,算一天。

不如搏個大的!

何況,權力是至下而上,上禦下。

當上方統治力不足的時候,及時以行政措施補救,還可能因積威日久,靠曾經的影響力號令下屬。

但凡行差踏錯,不得人心,權力崩潰近在眼前。

一名總督察馬上振臂高呼:“乾!”

“我早看鬼佬不爽了,整天作威作福,把香江當他們後花園,什麼壞事都敢乾!”

高級督察道:“對,敢出賣我們同僚,有人性的人不能忍。”

“吳sir!”

“你說怎麼辦,我們全都聽你的,政治部華人唯你馬首是瞻。”

一百七十五的意誌頓時達成統一。

冇有人比政治部更明白鬼佬虛弱,也冇有人比政治部更清楚香江的未來,曾經,他們被曆史洪流裹挾著前進,冇有選擇,現在,他們依然被曆史洪流裹挾著前進,依舊冇有選擇!

隻不過,曆史換了一個人主導,奔湧的河流改變了方向。

是的,政治部警員踏出這個大門,還能夠去哪呢?脫下警服趴車,賣報?彆想啦,傻仔!

能穿上警服的人,

都指穿警服吃一輩子飯,

怎麼可能脫下警服?

吳宏璽敢讓他們脫下警服,就算有再多的理由,再多的承諾,他們都敢把吳宏璽給捕了。

要穿好警服就必須留在政治部,因為政治部成員都犯下不少錯,以警隊目前的立場不可能接受他們。

吳宏璽的新老闆又是跟蔡錦平副處長是同一位,路馬上走進死衚衕,那麼陪鬼佬死!

要麼跟吳sir乾死鬼佬!

加上吳宏璽平時積累的威望,關係,人情,怎麼選很明顯的,一個人都不會選錯。

何況,鬼佬的日子不剩多少年,換一邊未來前景廣闊,有利啊。

但觀現在警員的群情激憤,也可見政治部警員對鬼佬已經非常不滿,平時隻是敢怒不敢言,找到爆發點。

炸的就像火藥桶!

吳宏璽喊道:“好,各位手足決定跟我一起向前,走向未來,那我就將手中的政治部集體成員聯名信同軍情處出賣警員的證據一起遞交警務處長。”

“向警務處長申請將政治部更名!”

“由警務處直接劃撥經費,遴選升職,評定考覈,讓警務處直接指揮政治部。”

這是合法的權利變更。

很溫柔的辦法。

警員們都大為滿意,馬上就有人讚同:“好!”

“吳sir。”

“我們都跟你走!”

吳宏璽抽出檔案夾裡的一張檔案,遞向前方:“每一個人摁手印,簽姓名,落字無悔!”

有人接過信紙。

滿滿一整頁的文字訴求,有理有據,不卑不亢。

頁尾已經簽好了吳sir的姓名,上麵印了一個拇指印,政治部總督察張權馬上拿來印泥,用鋼筆簽完名,再印下一個鮮紅的手印,一個傳一個,一百七十五名警員簽了四十餘分鐘。

待聯名信全部簽完,在檔案背後已經加了兩頁附件,上麵是滿滿的手印與姓名。

吳宏璽收回聯名信歸迴檔案夾,把檔案夾放在腋下,深吸口氣:“我去找一哥!”

“從現在開始我們都是保安部警員,行使保護香江政治安全及情報安全之職責,不管鬼佬認不認,我們要先要挺起脊梁!”

“yes,sir!”

一百七十五名警員敬禮大喊。

“吳sir。”

“這件事情可能會引起軍情處不安,軍情處的做事方法大家都知道,我建議在訴求得到答覆前,保安部應先確保自身成員的生命安全。”

總督察張權說道。

吳宏璽深深望他一眼,語氣讚許:“不錯!自身安全是保護一切的前提,我下令在訴求得到答覆前,保安部全體成員在辦公室24小時待命,不得離開警務處大樓,槍房開放,所有警員前去領取武器,背心,在辦公區整裝待令!”

“一切飲食打電話叫餐到樓下,五人一組下去拿,記住,當前保安部的首要工作就是確保保安部成立。”

“是!”

“長官!”張權敬禮喊道。

“行動!”

吳宏璽說罷,保安部警員全體立正,排成隊伍前往槍房領槍,戴裝備。

鬼佬發下來的槍,終成華人舉起的武器。

如同吊死資本家的繩。

而警務處大樓內部肯定是安全的,畢竟,大樓內有上千條槍,鬼佬不傻也不敢硬闖。

否則,攪出什麼大麻煩,不僅是打警隊華人的臉,也會打落港府最後一分臉麵。

保安部成員隻要不出總署大樓必定冇有生命危險,家人的身份安全在警隊製服的作用下也有保障。

“FUCK!”

中環,醫院。

鬼佬“帕克”剛剛包完腦袋,右腦勺貼著一個白色膠布,拿著電話大罵道:“吳宏璽已經對軍情處不滿。”

“馬上派人去政治部逮捕他,我要他在荔枝角監獄裡消失,像是從來冇有這個人存在過一樣!”

他還不知道政治部已經簽署聯名信,進行內部更名,幻想可以用老一套的殺雞儆猴。

殊不知,中華人民團結起來的力量。

“yes,sir!”

馬上有軍情處成員答令。

……

“噠噠噠。”

處長秘書敲門道:“韓sir,政治部的吳sir找你。”

“他找我乾嘛?”韓禮榮頗為驚訝,但吳宏璽好歹是一個部門的負責人,兼警隊憲偉級高層。

有空是該見的。

韓禮榮道:“請他進來。”

“知道了。”秘書關上房門,回到等候區內朝吳sir輕輕頷首,緊接著,帶著一臉嚴肅的吳宏璽來到處長辦公室。

“長官下午好!”

吳宏璽立正敬禮,抬頭挺胸,大聲吼道。

韓禮榮點點頭,出聲問道:“吳警司有什麼事?”

“報告長官!”吳宏璽一跺腳,雙手呈上一份檔案,喊道:“長官,這是軍情處出賣政治部同僚的證據,及政治部一百七十五全體警員的聯名信。”

“政治部全體成員希望脫離軍情處實際管轄,接受警務處的全權指揮,不再為英軍情處服務,隻為香江城市安全服務!”

韓禮榮心尖一顫,差點端不穩咖啡,挺身說道:“你講什麼?”

他剛剛全都聽清楚了。

吳宏璽卻認真的複述一遍!

韓禮榮深吸口氣,連忙起身,眼神掃過聯名信就知不是開玩笑。

他出聲道:“涉及一個部門的製度管理,我需要跟全體處長級管理層開會,爭取儘快給你答覆。”

“你放心,警隊絕不會忽視任何一個部門的想法,這樣,晚上六點前給你答覆。”他低頭看一眼表。

吳宏璽立正敬禮:“yes,sir!”

“tha

k

you,sir!”

韓禮榮凝視他道:“還有事嗎?”

“冇有!”

“goodbye,sir!”吳宏璽轉身離開。

韓禮榮情緒焦躁,望著他的背影,暗罵:“媽的,曆任警務處長冇有一任管過政治部,偏偏我這一任要管政治部?”

“政治部可是軍情處的下屬機構,到底出什麼事情了?”他現在一頭霧水,拿起電話,打給帕克。

決定一件事情之前,必須先瞭解這件事,要瞭解政治部的動態,必須通過軍情處長官。

冇辦法,壓根冇管過政治部,談不上什麼儘職不儘職了。

摸清楚局麵要緊。

否則,死都不知點死!

這哪兒是燙手山芋,擺明是熊熊烈火,一不小心就要引火燒身,他作為一個政治嗅覺向來敏銳的老官僚。

怎能不明不白的讓燒死?

“滴滴噠。”

他撥通電話。

同時,六名軍情處便衣特工,出示證件進入警務處,中途有警員撞見都能看出六人配戴武器。

伴隨著六名軍情處特工的出現,上層的變動尚還鎖在辦公室裡,浮於檔案之上,底層的軍裝警員卻都在大樓的香薰裡嗅到一股火藥味。

“叮!”

這時,高級特工率領組員走出電梯大門,舉起證件刷卡打開政治部辦公區。

他單手搭住腰間的槍,右手舉起證件,虎視眈眈的掃過辦公區一圈。

“軍情處找吳宏璽警司回去協助調查!”

話音剛落。

突然,

他後退了一步。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註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