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n小說網 >  張國賓小說 >   554 玩大的

-

總督府。

港督表情嚴肅,字斟句酌的說道:“韓sir,軍情處的人事權全部歸屬祖家,我無權要求帕克上校向我彙報、辭職。”

韓禮榮道:“鑒於香江形勢特殊,希望長官能居中調節,消弭事件影響。”

港督鄭重的道:“我會打電話向帕克提出建議,但最終決定權在帕克手上。”

韓sir知道港督也怕軍情處的秘密調查。

“是!”

“長官!”他歎道。

這個燙手山芋又被扔回來了。

傍晚六點。

韓禮榮冇有等到總督的回電,乾脆直接打電話給帕克:“帕克先生。”

“韓sir。”

帕克正言厲色的問道:“警隊現在情況怎樣?”

“警隊內部秩序穩定。”韓禮榮道:“但你我已經失去對政治部的掌控,我建議你先來警隊向政治部職員道歉,承諾答應一些條款,比如嚴查違例,提高待遇等,擺平政治部的聲音是頭等大事。”

“有的聲音一旦出現,結果就是越喊越大,一定要小心!”

帕克卻保持不了冷靜:“我已經集結好軍情處職員,決定前往警隊進行談判,到時需要警隊力量的配合!”

韓禮榮冷靜道:“確定是談判?”

帕克咬牙切齒的道:“是!”

“好,我會讓警隊配合你們!”韓禮榮張口答應。

中環,灣仔道,一間英文報社內,帕克身穿便衣,戴著證件,腰間帶槍,鬆手把電話歸位。

六十名身穿西裝,長相各異的鬼佬們,統一佩戴著武器,排著六列整齊的站在屋內。

這裡是香江軍情處駐地,同時軍情處亞太區辦公室,擁有亞洲最多的情報人員,總計七千餘名。

這七千餘人分佈在亞洲各國,其中外國線人占據五千人,英籍情報官兩千餘人,其中絕大多數情報官從事文書,情報分析等工作,行動人員連十分之一都冇,全亞洲不超過兩百人!

007邦德隻是電影!

軍情處最特殊的地方就在錢多,級彆高!

由此蒙上了一層神秘的麵紗,實際上在一條條線報裡篩選有用資料,在一件件新聞裡分析地區局勢,審批一筆筆的情報費用,順便再剋扣、貪汙一部分。

這纔是軍情處的真實工作。

當然,香江城市定位特殊,形勢複雜,間諜活動的範圍較大,活動頻繁,比很多地區都機構都更忙碌。

帕克腦袋上還裹著紗布,抄起桌麵上一把車鑰匙,掂了掂,出聲說道:“前往警隊!”

“yes,sir!”

六十名情報員立正敬禮。

這已經是軍情處當前能拿出的全部人馬,單以情報部門而言,人數不僅不少,還很多了。

畢竟,如果部門的行動人員再多下去,乾的就不是情報工作,而是殺手公司,以往有什麼特殊情況需要用人,軍情處一個命令政治部就會行動,這也是政治部本身設立的意義,替軍情處當打手!

同時,警隊也在為即將進行的行動作準備,韓禮榮找到蔡錦平:“蔡sir,麻煩你讓政治部的夥計再等半個小時!”

“港府高層正在緊急商討決策,半小時,會有談判的人出現。”他點點錶盤。

蔡錦平麵色嚴肅,起身答命:“是,長官!”

“修sir,你讓後勤部買點水果,甜品,晚餐送到政治部,讓夥計們慢慢吃。”韓禮榮不想跟軍情處交惡,已經開始替軍情處打掩護。

他覺得政治部冇有警隊支援掀不起什麼風浪,為之交惡軍情處長官不行,在政治上是虧本買賣。

當然,他並非是要支援軍情處行為,而是想和稀泥,讓帕克自己承擔責任。

“yes,sir!”管理副處長答道。

韓禮榮再道:“讓軍裝組,衝鋒隊作好準備,全部領取裝備,保證警署內部安全,記住,不管發生什麼事情,警署安全為第一位!”

“yes,sir!”全體警官起身答應。

“噠噠噠。”

“噠噠噠。”

一組組軍裝警員收到命令,小跑著前往槍房,排隊領槍,清點彈藥,簽字確認。

“唰!”

“唰!”

“唰!”衝鋒隊卻是24小時待命的特勤部隊,槍械,裝備,防彈衣全部在部門倉庫。

全體隊員領好武器,戴上頭盔,互相穿好防彈衣,按照命令來到8樓的樓梯間內待命。

一個高級督察率領一組十二人,端著武器抵住門牆,表情嚴肅,戒備森嚴。

“吱啦!”

“吱啦!”

十二輛黑色的寶馬靚車魚貫駛入大門,整齊劃一的在大堂正門停好,六十名軍情特工甩上車門,大步昂揚的跟長官踏進大門。

帕克站在電梯廳前,摁下電梯:“叮!”

電梯門照映出一張充滿仇恨的臉龐。

“我在樓上等你們!”他進入電梯打出一個手勢,其餘軍情特工分成兩撥衝進安全門,通過樓梯登上八樓。

樓梯間裡,衝鋒隊警員望著衝上來的鬼佬,馬上舉槍:“誰?”

“誰!”

雙方迅速對峙!

若非雙方都保持著一級戒備恐怕擦槍走火近在眼前,好在場麵雖然驚人,但是無厘頭的事情冇有發生。

軍情特工出示證件之後,小心翼翼的掏出武器,一個接一個的登入八樓…

政治部。

警司辦公室,吳宏璽拉開百葉簾,轉身坐好,讓二人談話暴露在一百餘人麵前,堂堂正正。

蔡錦平穿著白色製服,坐在椅子上,接過一個紙杯:“吳sir,有夠勇的啊?”

“說過檔就過檔,事情要是冇辦成,外邊誰都可以活,唯獨你不可以。”

“嘖嘖,警隊裡真是不乏後起之秀,看來日後警隊的處長會議必將有你一席之地!”

張權,黃凱,很多保安部警官,頻頻掃來目光。

不過,他們能看見兩位長官的動作,卻無法聽見二人講話,但大致能看出雙方態度。

一個是政治部上司,一個警隊華人領袖。

兩人談話至關重要。

吳宏璽欠身道:“蔡sir,保安部未來尚需幫忙,我隻希望為部門同僚博一個地位。”

蔡錦平喝下口茶:“張生給我打過電話了,大家都是自己人,韓sir叫我來誆你,但我卻來給你通風。”

“根據我的訊息,軍情處點齊兵馬已經在路上了,不,現在已經到了。”他看一眼表:“韓sir希望我們跟軍情處一起彈壓你,估計軍情處已經做好給政治部大換血的準備。”

吳宏璽冷笑道:“韓sir說到底是鬼佬,跟我們不是一條心。”

蔡錦平頷首道:“放心,我會幫手你,現在整座總署大樓已經進入一級戒備,換句話講,這棟樓如今掌握在我的手中!”

“誰來!”

“誰都得跪!”

吳宏璽深吸口氣:“蔡sir你的意思是……”

“鬼佬既然點齊兵馬來了,那就把鬼佬給彈壓了!”蔡錦平語氣輕鬆,他道:“不過你外邊的人不一定冇有心思。”

“修sir送餐的時候,難免冇人遞訊息出去,還有打電話,對講機…”

吳宏璽眼神瞥向窗外。

部分警員正在吃飯,喝奶茶,吹水。

有些人會參與事件,但卻不會參與到底,做大事的人,中途叛變占多數,或者從一開始就被裹挾冇有選擇的機會。

如果,鬼佬給出選擇的機會?

牆頭草,兩邊倒,誰風頭勁兒,倒誰。

“所以你現在最好裝作生氣一點。”蔡錦平低頭吹拂茶湯,出聲道:“免得提前把鬼佬給嚇跑了,畢竟,我還要在警隊裡混,不能主動對鬼佬下手,我跟你不一樣,我是要忍辱負重的!”

吳宏璽心領神會:“是,長官!”

他抬起頭看一眼,牆上時鐘,起身快步把門打開,出聲道:“蔡sir,最後十分鐘!”

“政治部不會無休止的等待。”

蔡錦平拿起桌麵的警帽戴好,站起身跟他握手:“請相信警隊,我一定與各位,與法律站同一邊!”

“吳sir,時間超過六點了,怎麼辦?”張權上來問道,吳sir先前不是講有新老闆嗎?新老闆在哪兒呢?

為將者,必須贏!

若是吳宏璽麵對上級的拖延戰術無計可施,或者一步步進行退讓,馬上身後的支援者就會土崩瓦解。

吳sir篤定:“在港府的談判代表抵達之前,所有人原地待命,曾經警隊麵對廉署搞罷工,我們不需要罷工!”

“我們加班!”

“把槍握在手上,不談出滿意的結果,決不下班!”

他道:“各位同僚請放心,今晚我保證所有人都能歸家睡個好覺,今天的事情,今天解決。”

夕陽落下。

帕克纏著紗帶,帶著人馬,來到辦公區前:“嘀!”

刷卡。

“嘀嘀嘀!”

權限失效。

吳宏璽摁著槍袋,挺胸抬頭,摁開門望著麵前的鬼佬:“阿sir,這麼快又見麵了啊?”

“啪!”他在兩百餘人之間,毫不猶豫的解開槍袋,抽出手槍,指向天花板:“嗙!”

扣下扳機。

一記槍響迴盪在走廊裡。

誰都冇想到吳宏璽會連談都不談,直接鳴槍,這代表什麼?

開戰!

軍情處人馬及保安部警員全嚇了一跳,卻停吳宏璽喊道:“丟雷老母,死鬼佬,要玩就玩大的,敢不敢玩!”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註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