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有骨氣二層

蔡錦平飲著茶道:"案件調查已經落幕,帕克被軍事法庭起訴,免去其上校軍銜,職位,判處罰金5萬英鎊,周天將遣返回國"

"政治部正式歸屬警務處管轄,處長考慮政治部意願,12月1號起,政治部正式更名為香江警務處保安部"

"吳宏璽涉嫌毆打上司,煽動警員暴亂,違反警隊條例等多宗罪名,停職調查,將接受警隊內部調查科聆訊,一個免職處理的結果是跑不掉了"

一壺熱茶,一匣糕點

張國賓喝口菊普,轉著茶杯,沉吟道:"結局冇有想象中好,但最終還是達成目的了"

"既然采取煽動警員的方式,那最終就逃不掉免職處理,我儘最大努力,也隻能讓吳宏璽免除刑期"蔡錦平歎道

張國賓讓吳宏璽進行活動,本意是把吳宏璽扶上位,冇想到,本次事件雙方都不低頭,互相乾了起來

最終目標是達成了

吳宏璽卻缺少一個完美收場,好在有警隊拉偏架,人冇事

"吳sir完了一個輩子的平衡,最後一場卻是上頭了,敢在警務處裡鳴槍,不得不說,比我想象中更勇"張國賓莞爾一笑

蔡錦平道:"當時的情況,雙方都冇有低頭的道理,吳sir也是把自己架在火上烤,當炮台的嘛,能夠保命收場不錯了"

張國賓點點頭:"但吳sir終歸是辦成了事,我要給他足夠嘉獎,看新聞裡說,廉政公司都對他展開立案調查了"

"估計是港府害怕警隊內部包庇,想要真正的整死吳sir"

蔡錦平笑道:"是的,好在吳sir一輩子都冇貪過錢,比我想象中廉潔,這份骨氣最後救了他"

其實,跟鬼佬混的警官,大貪特貪纔是常況,港府肯定有考慮

icac奉令調查,一毛錢都冇查出來,確實很難得,而吳sir本人整體而言有功有過,功是決定性的,過是有時代因素的,總得來看算是個好警察

張國賓卻笑了一聲:"鬼佬糧給的足吧""其餘警員呢"

蔡錦平彙報道:"政治部其餘警將有三十三名被停職\免職,二十名調任其它部門,保安部既然連名字都換了,那就乾脆來個大換血,換的乾乾淨淨"

"其中,十六人因icac查出貪汙\違例停職,十七人因跟鬼佬關係密切,因英方背景更深由我內部免職,調任的也是相同原因"

張國賓吃著桃酥,頷首答道:"警隊的內部人事工作,就不用同我講了,我不會插手警隊內部管理的"

"隻是,保安部付出了很多華人警員的前途,在警隊裡定為很不一般,你一定要做好保安部的工作"

蔡錦平心裡有數,答道:"放心吧,張生"

"新一任的保安部長…"他神秘一笑:"我已經有了人選,請張生過目一眼,合適的話…明日就發委任狀!"

"喔""是邊個"張國賓挺感興趣

蔡錦平喝了口茶,放低茶杯,拍拍手掌:"啪,啪!""阿仁!"他喊道

一位年輕警官,穿著西裝,立於樓中,繫緊領帶,兩位守著茶座的公司保鏢讓開一個通道:"請!"

打靶仔抬手請道

年輕人穿過木質屏風,進入茶座內,啪嗒,抬手立正敬禮,喊道:"蔡sir!"

"張生!"

張國賓望向年輕人眼前一亮,麵帶微笑:"你好"

蔡錦平介紹道:"溫啟仁,警校銀笛獎畢業,曆任刑事情報科見習督察,督察,高級督察,一路做到情報科警司,是我當時當管刑事處時的後起之秀,辦多很多大案,從無敗績,難得的是為人正直,我抱予他很大希望,畢竟警隊未來是年輕人的天下"

"他是目前香江最年輕的警隊高層,我打算讓他前去做保安部的第一任警司,張生意下如何"

溫啟仁謙虛的鞠躬道:"蔡sir,我隻是一位警察"

張國賓爽快點頭:"好,當然好,溫sir這麼年輕人有為,又深得蔡sir的信任,必是警隊將來的明日之星,有這種人才負責保安部事務,我相信保安部一定會有翻天覆地之改變"

"溫sir,這是我的名片"

他在西裝內袋取出一個夾子,抽出一張名片,遞上前去:"我這個人最鐘意交新朋友,改天介紹個人給你認識"

溫啟仁雙手接過名片,誠懇的道:"多謝張生"

蔡錦平在旁笑眼眯眯:"阿仁,張生可是很少給人遞名片的,你能得張生介紹好友,未來在國內纔會吃的開"

"往後,張生給你打電話交代什麼事,就等於是我個人的命令,懂乜"

溫sir在警隊內的定位是蔡sir心腹,當即乖巧的立正敬禮:"是,長官!"

"是,張生!"

張國賓甩甩手,裝作跟溫啟仁不熟的樣子:"你出去吧,我跟蔡sir聊點事"

"goodbye,sir!"溫啟仁再度敬禮,退出茶位,坐在門口的一張小桌上等待

張國賓同蔡錦平飲茶聊天,一聊就是兩個小時,待跟蔡錦平結束,驅車前往西區的一間按摩房

這段時間大圈彪想要長租玉石城的旺鋪,今天恰好打電話給和義海,要約張生麵談,大伯豪隻得告訴他:"賓哥在跟處長聊天呀!冇空理你,等回電話吧!"

大圈彪能怎麼辦乖乖等著咯

"張生,等了好久終於等你呀"大圈彪掀開腿上浴巾,站起身迎接,張國賓叼著雪茄,一襲西裝,掃視四周的環境皺皺眉頭:"魚腥味這麼重"

大圈彪不好意思的笑笑:"大佬,天知道你同一哥聊多久,乾等著好寂寞,就先放鬆了一回"

"換個地方聊"他摘下雪茄大圈彪馬上答應:"ok,到桑拿房!"

張國賓赤膊靠著牆壁,下身裹著浴巾,渾身大汗,舒服的歎出口氣:"彪哥,怎麼突然想到進駐玉石城"

彪哥熱汗淋漓,連連擦頭:"張生,我在緬北的兩口玉礦,好貨全都供給你,次貨總是要找地方銷"

"先前不知道玉石城的生意那麼火爆,現在隻能租鋪子銷貨"如果他早知道,最好先蓋一座玉石城,最次也要入份股

"玉石城開業迄今也有半年了,好鋪子都已經租出去了,你現在找我有什麼用"張國賓歎道

彪哥的投資風格其實很穩健

大筆投資,大宗交易,一定是再三考慮,跟武兆楠是兩個極端

武兆楠在緬北連玉礦都冇有,卻在玉石城開業的時候包了三十間鋪子,現在靠轉租每年能賺幾十萬,數目不大,回報率卻高,還細水長流

大圈彪討好的道:"嘿嘿,玉石城那邊隻租不賣,而且有七層,四百多間鋪子,總不能全租光了"

商業建築都是往大蓋會預留出鋪麵

張國賓也不否認:"是有兩百多間鋪子空著,但位置都比較高,或者比較偏,要不租給你,我得考慮一下"

正因為大圈彪有兩口玉礦,出貨量大,具有對玉石城市場價格產生影響的能力纔要慎重考慮

彪哥也懂,打包票道:"張生,你放心"

"我做生意,第一條是講規矩,第二條是有信用,我可以加租,但絕不會搶客,我在內地也有點老鄉關係,貨放在玉石城主要方便內地朋友提貨,再銷往北方,你覺得怎麼樣"

張國賓還是說道:"讓我考慮考慮""行!""張生慢慢考慮"

彪哥也不強求

臨走前,大圈彪忽然問道:"張生,最近新聞上鬼頭雞x政治部警員的報道,你有看見嗎"

這是帕克被舉報的數條罪狀之一,雞x的警員是一位高級督察,三十歲,混血,細皮嫩肉,很符合鬼佬審美

也被停職了張國賓輕笑一聲:"有啊!"

"見鬼佬被判得輕,我就火大,那種兔爺就該閹了,再哢了"大圈彪目露精光:"張生,慢走!"

"平時張生講話可是非常注意,絕不會對不熟悉的事情發表意見,今天這麼不爽那個軍情處的鬼頭,老鬼頭該不會得罪過張生吧"大圈彪很瞭解張生的性格,當即就有判斷:"媽的,肯定是!"

回到坨地

一份報紙遞出來,大圈彪道:"潮州鄒,你帶兩個人查一查這個軍情處鬼頭哪天上飛機,安排兩個人兄弟把他閹了,再嘭了!"

潮州鄒接過報紙,瞪大眼睛:"大佬,嘭了可以,閹了難度很高啊!"

"傻仔,選兩個槍法好的,先打下麵,再打上麵,誰讓你拿刀辦事了!"彪哥穿著短袖,厲聲罵道

"知道了,彪哥!"潮州鄒捲起報紙,抓在手上:"在職的鬼頭我不敢動,卸任的還不是輕而易舉"

"把他交給我吧!"

彪哥感歎道:"兄弟們的財路就交給你了……"

大圈幫很快確定帕克將於周天上午九點,由荔枝角羈留所押送至九龍機場,途中由警隊協同軍方一起看守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註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