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n小說網 >  張國賓小說 >   558 甲方乙方

-

柳文彥和藹的笑道:"溫警司年輕有為,即將就任保安部長官,互相合作,為民獻力"

"柳辦,溫sir,都不要站著講話了,坐下來飲酒"張國賓拉開椅子,招呼道

柳文彥溫啟仁兩人便坐到餐桌兩邊張國賓讓服務員開酒

"我特意讓人帶了瓶82年的拉菲,招呼帶兩位辦事人,一定要給個麵子啊"他把菜單遞給客人

柳文彥示意下屬取出瓶酒,拿著菜點了兩道菜,再轉交給溫sir,說道:"我帶了一瓶茅台,不如先喝我的吧,拉菲最近價格好貴,不勞張生破費了"

張國賓隨口道:"行,中午開茅台,拉菲給柳辦裝起來,晚上帶回家飲"

服務眼麵帶微笑,輕輕鞠躬,轉身把紅酒裝好

這種場合服務員都會非常留意主賓間的禮數,當有人要開另一瓶酒的時候,馬上停止手中開酒的動作

柳文彥敬了一杯酒:"嘶,爽快!"

他道:"前麵上樓的時候正巧接到一個電話,電話裡前軍情處長官帕克受到槍擊,地點在九龍機場"

"人死冇"張國賓麵色訝異,第一反應是公司兄弟乾的阿豪嗎

柳文彥點頭道:"死的很乾淨,大動脈破裂,失血過多,現場死亡,不過死相就點慘,上身一槍,下體一槍,百分百命中率"

"槍手是經過訓練的職業殺手!"

張國賓坦然承認道:"我同帕克有點政治上的過節,手底下兄弟們說不定會忍不住,我回頭調查一下"

柳文彥舉起手勸道:"打住!"

"彆人不相信你張國賓的為人,我還不相信你的為人嗎和義海在你手裡絕對是積極的,更是百分之百服從你的決策,不會亂鬨事"

"這件事情罪犯已經供認不諱,說是看不慣軍情處鬼佬的作為,要替香江同胞鏟奸除惡,跟你冇有關係"

張國賓莞爾一笑,把一杯白酒送入口中,嘶氣道:"既然同和義海無關就行,畢竟和義十幾萬手足,誰跟鬼頭有仇,我都講不清!"

"柳辦講話很有把握,肯定知道凶手是邊個了"他問道柳文彥歎道:"大圈幫搞的"

他一抬眼:"槍手是一個內地籍偷渡人士,來到香江才半年,平時靠放債跟收數為生,冇有合法居住身份證"

"彆說大鬼頭,看見警察都繞路走,能對帕克有什麼不滿雞x噁心歸噁心,又不是xx他,怎麼要殺人擺明就是大圈幫跟軍情處有私仇,可能有什麼內幕交易要滅口吧"

張國賓麵色凝重:"大圈幫能跟軍情處有什麼內部交易"

他前段時間倒是跟大圈彪見了一麵,要交易也是……媽的,阿彪為了搞交易,真是什麼事都乾得出來

老滑頭!柳文彥昂首喝了杯酒:"管他呢!"

"帕克是前軍情處長官,又不是現軍情處長官,死了就死了,若非槍手的內地籍貫比較紮眼,害怕被鬼佬拿去做文章,電話都不至於打給我"

張國賓聽出了弦外之音,笑道:"柳生,安心啦,電視台,媒體那邊我去打招呼"

柳文彥輕鬆一笑:"多謝了,張生""來,溫sir,一同飲杯"他舉起酒杯

溫啟仁張國賓都舉起酒杯:"柳辦,多關照""柳生,多飲一些"

乾掉帕克的事情無疑會讓大圈幫染上汙點,可大圈幫本身就不乾淨,少一個汙點還是攤爛泥,多一個汙點彆說臟

看都看出來啊!

但賺到手的真金白銀卻實實切切,所以讓大圈彪再選一次,彪哥還是一句話:"先閹了,再嘭了!"

柳文彥更不在乎一個鬼佬落馬之後的下場,開玩笑,全世界落馬都得被算賬

鬼佬就例外啊

落馬後的槍擊案隻有刑事問題,冇有政治問題,從個人角度看,柳文彥心裡還很爽:"在香江犯了案,輕判回祖家,很逍遙"

"讓你走不出去啊!"

當然,這種心裡想法他不會透露半分,把可能出現的新聞公關好,事情就等於平息了

掀不起半點風波

更重要的是保安部成立,警隊跟內地間有了一個橋梁部門,對香江的掌控力隱隱上升幾分

香江警隊真是一支傑出的警隊!

一瓶白酒飲儘,工作交流結束,三方相談甚歡,曲終人散

張國賓派車把溫啟仁送回家,再打電話給馬世明,讓他把新聞公關處理好,旋即,坐在車裡撥通了大圈彪的號碼:"嘟…"

電話接起大圈彪忙道:"張生,我在呢!"

張國賓麵色坨紅,吐出酒氣,搖搖頭:"彪哥啊,你活乾的太糙了"

大圈彪坐在茶樓裡,穿著短褲,襯衫,端著茶,皺眉道:"上麵一槍,下麵一槍,很標準呀!"

"有人懷疑你了""你在哪兒"張國賓出聲質問

大圈彪馬上放低茶杯,手肘靠桌,挺直腰桿,端正姿態:"我在灣仔的天禧茶樓,同號碼幫武哥一起飲茶"

武兆楠身穿黑色長衫,坐在右手邊,連忙大喊:"賓哥,我是阿武啊!"

"我開車去找你!"張國賓道平治車緩緩駛走

大圈彪麵露忐忑,望向武兆楠問道:"武哥,誰懷疑我了底下的人做事不乾淨,倒灶,聽張生的語氣好似很嚴重!"

武兆楠舉起手壓一壓:"鎮定,我們本來就是江湖人,要什麼乾淨槍手拿錢頂罪,差人又有什麼辦法"

大圈彪歎道:"我是怕玉石城的店鋪飛走啦,如果會錯張生的意,玉石生意怕是要有麻煩"

武兆楠點點頭:"我們不用怕鬼佬,也不用懼內地,但是驚張生的態度!"

"張生""張生"

和義海的人馬登上茶樓,武兆楠,大圈彪兩人連忙起身迎接,拱手抱拳

張國賓揮揮手道:"不用太客氣,進去坐下聊"

"張生請!"大圈彪抬手讓出主位,張國賓卻在坐位坐好,端著把紙扇說道:"把兩瓶酒開了!"

打靶仔拿出兩瓶紅酒,讓酒樓服務員拿來酒具

張國賓道:"這兩瓶是我中午同柳先生吃飯備用的,可惜冇用上,現在就讓彪哥一個人飲了吧"

大圈彪咽咽口水,推卻道:"賓哥,我肝不好"

"不喝也得喝!"張國賓故意嚇唬他:"我幫你擺平柳先生的責問容易嗎!下次乾活,能不能找個日本\台島\朝鮮籍的槍手,要省錢,越難仔也得呀偏偏用內地人,照顧老鄉生意啊"

大圈彪嘿笑道:"張生教育的是"

武兆楠卻力挺彪哥:"張生,你這就不懂了,內地槍手夠準啊,你又要打下,又要打上的,不挑內地仔誰能乾!"

"不是彪哥要省錢"

張國賓霸道的把扇子一放桌麵,喝道:"我不管,幫你挑三十間臨梯,麵街的旺鋪出來,費的功夫可不小"

交易中心裡,不怕店鋪高,就怕店鋪偏,不怕店鋪小,就怕店麵窄,來逛交易中心的客戶都是要貨比三家,慢慢逛上去的

第一層固然有優勢,每層電梯旁的鋪麵,一樣是黃金旺鋪!

同時,玉石行業有加工需求,有些貨要現場加工,連起來的鋪麵既可以打通作大檔口,也可直接改為加工坊

逛過珠寶交易中心的人都懂,交易中心內必有加工坊

大圈彪聞言一愣,用手奪過打靶仔倒了半瓶的酒,拿著82年拉菲對著嘴就:"咕咕咕"

"嘶啊"他飲下一大口酒,用袖子抹掉酒漬,眼神明亮,出聲道謝:"張生關照我,先乾爲敬"

張國賓笑臉盈盈:"肝不疼了"

"商海規矩,甲方賞飯,乙方陪酒"大圈彪吧唧著嘴:"我阿彪做生意這麼多年,第一不賴酒,第二不賴賬"

武兆楠大力鼓掌:"豪爽,彪哥!"

張國賓等大圈彪把半瓶酒喝完,便同武兆楠一起舉杯給阿彪解圍,大圈幫麵子還是要給的

而且大圈彪是個好友…

"馬sir,這是集團新聘的內保總監,吳宏璽"和記大廈一位女秘書敲開房門,帶著一位中年男人

馬世明連忙在辦公桌上起身,快步上前,伸出手道:"吳sir,歡迎您加入義海集團!"

吳宏璽身穿西裝,打扮得體,抬手露出一塊名牌手錶,出聲笑道:"馬總,請多指教"

義海集團內保總監的職位薪水,為警務處長五倍,警司十二倍,主要負責大廈安防,商業資料,會議安保等工作

……

警務處保安部

溫啟仁身穿白色至服,右臂夾著警帽,站在一百五十名警員麵前,戴上帽子:"保境安民"

"唰啦!"

全體警員立正稍息,揹負雙手:"保家安邦!"吼聲迴盪長廊

溫啟仁肅聲講道:"各位同僚大家好,我是保安部警司溫啟仁,未來的日子將與各位風雨同舟,共路前行"

"yes,sir!"保安部警員抬手敬禮,齊聲答命溫啟仁放鬆麵色,頗為滿意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註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