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n小說網 >  張國賓小說 >   57 見血

-

[]

深夜。

黃誌明坐在辦公室的白色長條椅子上,右腿勾在左腿前,腳尖朝下點地,目光一直盯著白板和義海一群紅棍的照片,腦海裡似是有什麼念頭在不斷翻滾,思索。

杜正輝穿著夾克襯衫,手中端著杯熱茶,弓著腰坐在旁邊。李勇利穿著白衫,袖口撩至手肘,指尖夾著一支香菸,嘴裡靜靜吐出氣。

房間裡,煙霧繚繞,黃誌明雙手撐在桌麵,抬起手摘掉嘴角的煙,隨手丟在辦公室地上,抬腳踩滅,拿起桌麵上的一杯咖啡,昂首飲下一大口。

“馬王的堂口主要是做皮肉生意,靠小姐們揾水,地主的堂口主要是做建築生意,靠承包工程,拆遷訛詐揾水…美姐主要是做文物走私…元寶主要是做器官走私,一條龍殯葬…”

“義海十傑個個都有賺大錢的生意,有些賺女人錢,有些賺死人錢,有些靠地產商揾錢,有人生仔冇屎窟,靠白粉賺錢……”

“油麻地堂口那麼大,但卻馬欄、賭檔、夜總會什麼都做,你們講,太子賓到底靠乜揾水,養那麼多人?”

黃誌明喝著咖啡,詢問道。

“油麻地一個地盤十幾條街,光馬欄、夜總會一個晚上就兩百多萬流水,太子賓現在除了賣粉,什麼都做,點解會冇錢揾?”

杜正輝戾氣十足。

黃誌明卻搖搖頭:“什麼都乾,證明什麼都不是,義海社在油麻地開工的人有兩千多號,專門養的打仔就有四五百人,光靠撈點馬欄、夜總會又怎麼夠揾?”

“全把錢拿去養馬仔,大佬一個子都不賺?出來行江湖的人,豈是來做善事?”

“如果太子賓的地盤走粉,我倒是覺得可能,但是他不走,道友輝死後,油麻地堂口一直乾乾淨淨,新記的五虎,號碼幫的粉王,一個個都想入場都被和記打回去,和記其他堂口的地盤,粉卻一直冇斷過……”

這不代表和記跟新記、號碼幫進貨。

而是代表和記壓根不缺粉,道友輝撲街之後,馬上就有接替他的生意,至於是誰不得而知,但是可以肯定,這塊蛋糕的利益被人吞了。

張國賓卻冇有參與,他是不想參與,並且裝作不知道,主動把油麻地堂口拆出來,和記接管粉的人也不敢找太子賓談,油麻地堂口出現詭異的乾淨……

“太子賓根本不靠馬欄、夜總會揾錢!他一定有更重要,更隱蔽的生意,渠道!”

“打蛇打七寸,殺人要斬頭,想要乾掉太子賓的堂口,必須找出太子賓最核心的生意。”黃誌明用最核心的語氣,講述著最具殺氣的話:“再一腳將他踩進泥潭裡,讓他永遠翻不了身!”

“黃sir,那我們趕快通知刑事情報科的夥計做事,一定要把太子賓的生意挖出來。”杜正輝嘴角一扯,獰聲說道:“看看他做的生意到底有多惡,夠唔夠打靶!”

“他最近又在拍戲裝好人,還給中學捐校舍,證據確鑿再找媒體曝光他,讓他身敗名裂,看他還敢在電影裡扮差佬嗎!”

“簡直是玷汙警隊製服!”杜正輝罵道。

看來他對張國賓在《英雄本色》中扮演警察的事情,心頭非常不爽,不過O記為了研究調查目標,全隊人馬一人貢獻三張票房,某種程度,也是張國賓的花錢粉絲了。

其它部門的警員們則該看看,該花錢花錢,警察也是人,也喜歡看好戲,何況並非每個部門的警察都知曉張國賓身份,不少madam還對宋子傑很是喜歡,將其視作為偶像,何其之諷刺。

“要是找情報科的人有用,香江早就冇有社團了。”黃誌明冷言冷語道:“我們O記的事情還要自己來辦,太子賓堂口最近動靜不小啊?”

“是,黃sir。”李勇力在旁掐掉菸灰,上前彙報:“最近油麻地和記賭檔裡的馬仔換了一批,許多都是濠江入境,專門負責放貸,可能要擴張賭檔的生意。”

“他太子哥還真是不甘寂寞,一邊拍電影揾錢,一邊做正行開工廠,另一邊還要擴張賭檔生意。”

“真的好賺,野心好大。”黃誌明“啪嗒”放下咖啡杯,出聲說道:“那我們就從賭檔生意開始,一個個掃掉太子賓的財源,逼他露出馬腳,看看他到底做什麼生意的!”

明王!

黃誌明!

他不怕一個社團發展起來,不怕古惑仔們血拚鬥歐,更見慣行凶殺人,走私販毒,催債賣肉等等黑色/灰色產業。

他對付古惑仔不像杜正輝一樣嫉惡如仇,甚至真的能跟古惑仔們做朋友,微薄的薪水當中,至今還要分出一份給當年“大佬”的妻兒,導致現在混成總督察還一貧如洗,天天當月光族,慢慢要變成邋裡邋遢的單身漢。

可是當他遇見太子賓這種又拍電影,又搞工廠,開始做正行生意的古惑仔後,黃誌明一掃之前對古惑仔的看法,心裡不禁開始產生害怕。

他一開始話要掃掉和記是上頭的命令,要掃掉太子賓是太子賓名聲響,現在他已經狠下一顆心,一定要乾掉太子賓!則是害怕有一天地溝裡的老鼠也能登堂入室,江湖上的大佬也能穿著西裝,文質彬彬,擠入上流社會,做議員、鄉紳、名流。

這樣的世界,黑白顛倒,是非翻轉,讓他打心底的害怕。

“知道了,黃sir,我們就開始準備。”杜正輝站起身答應。

黃誌明拍拍手掌說道:“辛苦了,我請你們食宵夜,一週內,我希望拿到充足的證據,能對油麻地的賭檔展開行動,將烏煙瘴氣的油麻地先過遍水。不過……這一次,必須給太子賓施加點壓力,我要見血。”

黃誌明眯起眼睛,對於張國賓的重視,已經提升到一個高度,而麵對為非作歹,胡作非為的古惑仔們,他也不介意用點狠的。

“上一次油麻地賭檔放貸的馬仔,剛剛逼死一個人,不讓太子賓的手下還點債,誰把我們警方放眼裡?”杜正輝喝著熱茶,心裡暗暗想道。

“yes,sir!”

“yes,sir!”他嘴上卻與李勇力一起大聲迴應黃si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