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n小說網 >  張國賓小說 >   576 大案

-

“蔡sir,顏義理晚上乘船去濠江了,夥計跟到岸上就丟了,有濠江的司警在幫他。”

情報科江警司沉聲說道。

蔡錦平麵色嚴肅,沉吟著道:“不好辦了,你先讓夥計們盯住司警的動向。”

“我知道。”

江警司答道。

蔡錦平掛斷電話,再拿起私人電話,解釋道:“張生,水上總區的顏義理跑路了,可能有高人在幫他。”

“就連濠江司警都在替他打掩護。”

張國賓搓了搓手指,感覺棘手:“濠江司警出手了,要從濠江把他帶回來不容易,查出他跑路的終點。”

“我協調世界洪門的人配合,就算他跑到天涯海角,我給他撈回來!”

以他大公集團董事長,北美大公工會會長的力量。

要聯絡世界洪門的人捉回一個人問題不大,關鍵是要拿到形成資訊,倫敦方麵都有大公堂的兄弟。

“好。”

蔡錦平出聲答覆。

這一晚,註定要有很多人失眠。

濠江。

葡京大酒店。

顏義理穿著西裝,站在落地窗前,抽著雪茄,麵色艱難。

“噠噠噠。”

敲門聲響起。

“誰?”

顏義理回頭問道。

房間門口有一組濠江司警持槍保護,雖然濠江司法警察部在199年12月3日的“一、二、三事件”中已經威嚴喪儘,但是,司法警察作為獨立的執法機構,在濠江依舊具有暴力權威。

港府警隊及社團不可能過海突襲。

濠江有濠江的秩序,濠江的黑白兩道,不可能允許港島人踩過界。

不管是誰!

“一、二、三事件”則是一起影響深遠的**,起因為濠江氹仔市民為了辦學需要擴充校舍,葡政府久久不予回覆,從而造成的大規模衝突事件,警、民雙方參與者數百之眾,幾次衝突發酵到12月3日,市民衝擊葡政府,跟司警開始正麵衝突。

衝突中有兩人死亡。

當夜,葡政府開始實施宵禁,政令突然,導致眾多市民來不及規範,數位市民出街被警方掃射至死,有一人探頭出窗外被警方流彈擊中。

事件結果,以葡政府更換澳督,新澳督“加勒比”前往濠江中華總商會禮堂,簽署《濠江政府對華人各界代表所提出的抗議書的答覆》告一段落。

這次事件的結果影響深遠,直接讓濠江在實質上脫離葡政府的管控,讓葡殖民政府成為“服務模式”的政府,收稅歸收稅,貪也照樣貪,但鬼佬卻給華人跪下做公仆了。

“一、二、三事件”的成功則間接觸發了第二年的香江“六七事件”,不過,香江警察的**和堅定戰隊鬼佬,使得六七事件實質性失敗,僅獲得了一些微小利益,否則,香江隻怕自60年代起就開始親中,不可能會出現後續的騷亂事件。

當然,這跟英政府的實力、港島位置的重要性,港島人口組成等也有深遠關係。

……

“顏sir!”

“我是尹士維。”

門口傳來一道清澈的聲音,顏義理麵露喜色,上前打開門道:“尹sir!”

尹士維身穿西裝,提著手提箱,進門講道:“修sir托我來跟你談一件事。”

顏義理麵色凝重,關緊門,抬手請道:“請坐!”

尹士維打開手提箱,裡麵是一封信,舉信遞給長官。

顏義理打開信封,發現竟然說一份家信,信中寫道:“雷德蒙,親愛的弟弟,我正在爭取皇家海軍中將軍銜,光榮的雷德蒙家族自1876年開始就在海軍服役,七代人的努力已經成為皇家海軍富有實力的軍事世家之一,而當一個軍人成為將軍的時候,就將服務於政治,這個關鍵時刻我不希望雷德蒙家族的榮耀蒙上汙點…”

一個雙手沾滿鮮血,劣跡斑斑,充滿罪孽的家族,換一個角度,就是充滿榮譽,值得稱讚的世家。

顏義理明白親大哥說的話,捏緊拳心,出聲說道:“雷德蒙家族不能有汙點。”

他活著。

就是汙點!

“尹sir。”

“我現在要回香江。”

尹士維根本不知道信裡寫著什麼,就像顏義理不知道兄長正麵臨著多大的政治壓力,他同兄長一起讀書,一起參軍,一起長大。

並肩而戰,關係好過父母。

不過,他的兄長更有軍事才華,升遷速度很快,五十歲已是將軍,而他退役後隻能在香江警隊任職。

正因二人的關係好,他才更能領會這封信背後的力量,要麼倒一個,要麼兩個都倒。

要麼死一個,留一個。

貪汙罪可能是不會死,堂堂將軍也不可能被人槍殺,但一個入獄,一個退休,或者兩個都入獄,家破人亡。

要知道,兩個孩子都不少,祖家的企業,更需要具有實力的人保護。

逼他去死的是權力!

而能夠逼他們去死的權力,仔細想想,該有多大?

誰都想象不到一起警隊貪汙案,能夠牽涉出這麼龐大的利益網絡,這並不可怕,隻是悲哀,爛到根子了!

尹士維道:“yes,sir!”

……

第二天,清晨。

蔡錦平剛剛停車進入總署大樓,刑事情報科江警司就跑步迎上前,氣喘籲籲的道:“蔡sir!”

“顏sir在辦公室等你!”

蔡錦平蹙起眉頭,問道:“顏義理?”

“對!”

“他拿著槍!”

江警司道。

蔡錦平左右一掃,發現大廳警員們的表情都很緊張,總署大樓空氣中瀰漫著一股硝煙味,當即知道事態嚴重,進入電梯按下樓層,出聲道:“他又回來了!”

“韓sir呢?”

江警司道:“韓sir正在現場,不過顏sir指名要見你,溫sir帶著保安部的人正在現場!”

“好!”

蔡錦平點點頭。

電梯門打開。

蔡錦平加快腳步,表情嚴肅的來到現場,隻見韓禮榮穿著白色的處長製服,同溫啟仁警司一起站在高級助理處長辦公室門口。

管理副處長修允時,財務及財政處長麥高賢,數位警隊高層白製服在旁觀望。

“蔡sir。”

“蔡sir。”

警員們打著招呼。

保安部警員身穿西裝,雙手持槍,加上一組衝鋒隊員,總計十八人正舉槍對著顏義理。

顏義理站在自己的辦公桌前,身穿黑色西裝,右手抓著一把警槍,輕輕把警槍靠在腿旁。

他嘴角掉著雪茄,四十七歲的中年人,流露出玩世不恭的神態。

“韓sir。”

“什麼情況?”蔡錦平向一哥問道。

一哥搖搖頭。

蔡錦平扭頭望向顏義理,目光犀利,直言道:“顏sir!”

“有什麼事情坐下來聊,用不著拿著槍。”

顏義理嘴角露出些許掙紮,但很快就變為堅定:“蔡錦平!”

“昨晚,麗景酒店門口洗國良,尤德夫人醫院戴誌剛,紅磡隧道五個人,我承認,人都是我指使的,事情是我一手策劃的,錢我收了,人我殺了,現在我來認罪。”

蔡錦平心生不安,上前兩步,勸道:“顏sir,香江冇有死刑的,我想,你也不想死吧?”

“在香江坐牢比死了還難受!”顏義理忽然大吼:“我是英國人,你是中華人,這裡是英國的殖民地,你們無權審理一個英國人,我告訴你,錢我收了不少,要查貪汙,來查我啊!!!”

蔡錦平目露凶光。

“這裡隻是英國的租地!”

顏義理轉身望向前方的城市建築,舉起手中的槍,罵了一聲:“FCUK,香江!”

“上!”溫啟仁一聲令下,五名警員持槍撲進現場,顏義理卻用手槍對準腦袋,扣下扳機:“嘭!”

一聲響槍。

一位高級助理處長腦袋開花,直直砸在辦公桌麵,鮮血染紅了檔案、鋼筆。

警員們衝上前的動作緩住,開始放下武器,收拾現場,警務處長韓禮榮輕輕歎了口氣,右手搭住蔡錦平的肩膀,拍拍他肩,出聲道:“蔡sir,到我辦公室聊一聊。”

“好。”蔡錦平輕輕點頭。

尤德夫人醫院。

張國賓坐在一間病房門口,用蝴蝶刀削著蘋果,出聲講道:“未想到,我有一天會替差人削蘋果,不過洗sir,你是來參加酒席的時候受傷,和義海有責任護你平安!”

“來,吃顆蘋果,平平安安。”這份寓意也是蘋果在大中華區醫院門口暢的原因。

洗國良氣色還算不錯,啃了一口蘋果,感歎道:“這次揭開的不是一個貪汙案,是一個在曆次警隊換裝當中都存在的貪汙網絡,涉及的人已經不止在警隊內部,也不僅是一個財務及財政處長,捅馬蜂窩的不是他們,是我們。”

------題外話------

推薦一本朋友的書,《電影世界交換師》。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註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