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房東太太,早上好。”一天上午,張國賓在清水灣,夢工廠藝人公寓醒來。

這一週他已經陸續跟朱寶藝搬家到藝人公寓,同居在藝人公寓六樓的老闆房,三個房間打通,接近1000呎的套房內,李麗珍住在公寓五樓,而梁潮偉,劉韋強與其餘七名公司員工也一起申請入住藝人公寓。

夢工廠的藝人公寓既對藝人開房,一樣也能保證公司員工的住宿,不過考慮到大老闆帶著女友一起入住公寓,張國賓臨時改變想法,在藝人公寓隔壁,重新花錢租下一棟樓。

這棟樓又是房東太太的物業。

這讓張國賓感到非常驚訝,房東太太則扭捏的說道:“老公剩下的房產,一棟賣掉還債,一棟還要留給女兒當家產嘛……。”

張國賓表示理解,暗暗想道:“房東太太到底是房東太太,賣了一棟樓還有一樓,遲早把你的樓全買下!”

公寓分配則臨時做出改變,兩座藝人公寓,一座供女藝人使用,一座供男藝人使用,張國賓由於跟朱寶藝的情侶關係,不得已住進女藝人公寓,實在無奈。當然,這兩座都是藝人公寓,冇有特地分男女,隻是分配上默認的一種潛規則。

“張先生,早上好。”房東太太穿著白色紗裙,腰間裹著紅色圍兜,手上端著一份早餐。

張國賓微笑頷首。

房東太太將餐盤放在桌麵,裡麵是兩份海鮮粥,一份鹹菜,兩份茶點。

朱寶藝同時跟張國賓起床,洗漱,穿衣,下樓。

這時,她幫張國賓拉開餐桌前的椅子,等到張國賓坐下之後,拾起筷子吃早餐,她才用湯勺嚐了口粥,配些小菜,嫩滑的舌頭,含著湯匙,誇讚道:“夢姨,您的手藝真好。”

“朱小姐過獎了。”房東太太躬身謙讓道。

張國賓看見房東太太風韻猶存的成熟氣質,配上白裙紅兜的女傭打扮,心裡不禁感歎:“還是太太懂男人的品味。”

少女扮相的女仆看太多,

不知不覺審美有些侷限了,

都忘記少婦扮女傭,也是一絕!

熟透的果子,

要比青澀的更加誘人,

潤,滑,

不紮舌頭。

房東太太對張國賓一掃即逝的目光毫無察覺。

“張先生。”

“以後還是不要叫我房東太太好了。”

為乜?

張國賓抬起目光。

“您纔是這棟樓的業主。”

“我隻是個管家。”

太太靦腆道。

張國賓笑了:“房東太太講笑了,您還是我的房東嘛。”

“我可得罪不起。”

隔壁那棟樓,

一樣值錢呀。

而且管家太太哪有房東太太好聽,聽起來跟女仆太太,女傭太太一樣奇怪,難有管家是太太的。

“好吧,張生。”房東太太莞爾一笑,欣然接受下東主的簡易,非常懂得順從男人。

“噠噠噠。”

樓上傳來下樓的聲音。

“張導演。”

“寶藝姐。”

“早上好。”

李麗珍睡眼惺忪,一身黑色短裙,搭配學生西服,穿著小皮鞋下樓。

上午。

她約了朱寶藝去逛街,

電影下午兩點纔開拍。

張國賓中午要去同高利王飲茶。

今天,高利王特意帶人乘船到濠江巡查生意,油麻地賭檔的高利貸,最近做的紅紅火火,短短一個月就給高利王賺到不少,奇怪的是,賭檔死人再前,高利王接管在後,警方一直都冇點動作表示。

按道理講,油麻地賭檔最近非常活躍,特彆是在濠江人馬的高級職業素養之下,許多新界、港島的賭客都跑到油麻地玩錢,一張賭桌每天流水翻了一倍多,O記眼裡就算容得下黑產賭檔,容得下濠江班子,容得下一條人命…

那多多少少也該出手敲打敲打,掃掃場子,警告幾番,示意不要鬨的太過吧?偏偏O記一點動作都冇有,喜的高利王野心勃勃,就等大賺一番。

現在高利王越開心,警方越平靜,張國賓心底卻越緊張。

因為他很懂得差佬們的思維,如果他出手敲打,便代表隻是敲打,如果江湖風平浪靜,那才真的暗流湧動,O記不出手則已,一出手必定是策劃已久,雷霆一擊。

上次掃毒可是給O記嚐到甜口,黃誌明都上了警訊登報,穿著總督察製服,戴著英勇勳章,扛著三朵花,一幅人模狗樣的造型。

點解現在熄火了?不合理啊?既然高利王要同他飲茶,那就飲嘍,順便看看高利王有什麼打算,拍電影的事情倒不急,幾個小時還是得閒。

畢竟,他是老闆,電影幾時開工,他話的算數。《開心鬼》7月開拍,年底上映,根本不趕檔期。

慢慢拍,精製作,還能做足宣傳,院線談判。

張國賓朝李麗珍點點頭,打了個招呼,說聲早。房東太太轉身去給李麗珍再端來早餐。

張國賓出門前給朱寶藝留下一萬塊逛街,李麗珍望的目瞪口呆,滿臉不可置信。她父親可以為一百塊跟母親吵半天,有些男人卻可以隨隨便便丟下一萬塊,讓女人出門隨便花。

她年幼塑造起的金錢觀,在一個細小,不能再細小的動作下,瞬間被摧毀的支離破碎,整個人思維彷彿都被顛覆。

雖然,她母親從小就說,女人一定要找個好男人,但是,她一直不知道什麼是好男人的標準,現在她貌似對好男人有了個清晰的認知。

張國賓穿著西裝離開公寓大門,一輛平治虎頭轎車已經停在門口,大波豪穿著白色西裝,胸肌挺出兩枚釦子,一個人站在車頭前抽菸。

當他望見張國賓表情隨意的走出大門,立即規矩的將香菸丟掉,皮鞋底板一踩,拉開車門,扶著門道:“大佬,早安。”

“上車,去同王仔飲茶先。”

張國賓邁步跨上車門,轉身坐下時抬起眼眸,講道。

“是,大佬。”

“啪嗒。”大波豪甩手將車門關上。

今天,是去同其它社團的大佬飲茶,一輛豐田皇冠在前開路,虎頭平治車居中,兩輛本田佳美在後,大波豪,東莞苗,妝師昌三人一同隨行,二十多名小弟穿著夾克、襯衫、護大佬一起出行。

跟外地社團飲茶,坐東主的,排場一定要大!

張國賓並不拒絕該有的排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