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莊政廉關上車門,朝前方望去,洗國良帶著九名調查科夥計,穿著西裝,腰間配槍,兩班人馬碰了個頭。

“洗sir!”

“莊sir?”

兩個人竟互相認識。

“一起上去?”

洗國良問道。

“上!”

莊政廉回答的很乾脆。

其實,自鬼佬們調動水警做事失敗,整件案子鬼佬就陷入被動,後來廉政公署的勢力加入,看似幫貪汙網絡躲了一劫,實際上,正一步步揭開貪汙名單的真相。

後麵,調查組警官與鬼佬的幾次交火,每一次都是鬼佬組織的無能狂怒,麵對警方行動部門的鐵心調查,一個龐大的貪汙網絡危在旦夕。

“噠噠噠。”洗國良、莊政廉十一人踏著步伐,小跑進中環利得大廈,分成兩邊進入電梯,乘坐電梯前往12樓。

這次突襲抓捕冇有通知任何人,莊政廉也是收到情報,前來冒險行動,恰好碰到警隊同僚一起辦案。

12F。

威廉貿易公司。

總裁辦公室。

威廉路易斯身穿一套棕色西裝,正在匆忙的整理證件,合同,在高層的博弈中,他跟賈誌成冇有任何區彆。

隻是一個負責辦事的工具人,當上頭的人要他跑路的時候,他冇有拒絕的資本。

同時。

一個戴著墨鏡,身材高大的白人站在天台,拿起電話說道:“sir,你的人上來了。”

“把他們拖住!”總署大廈裡,一個男人半依靠在沙發前,吸著一支雪茄,對電話裡講道:“再把威廉乾掉!”

“記得把檔案,證據收拾乾淨,他已經冇有離開香江的資格了。”

天台上的白人答道:“yes,sir!”

這位白人放下大哥大,把望遠鏡,電話塞進揹包,掏出一把自動步槍,出聲講道:“A組把電梯繩絞斷。”

“B組跟著我辦事。”

六名鬼佬穿著行動服,套上防彈衣,各自抱著一把步槍,肩頭挎著一個工具包說道。

從決定放棄威廉這顆棋子開始。

這支行動小隊就一直保護著威廉,現在,換了一項工作,乾掉威廉!

B組三人小跑著前往電梯井,輕車熟路的就爬進操作間,其中一匪拿出一支噴槍,掛上氣筒,調試片刻就把高溫火焰對準電梯繩,滋滋滋,灼燒聲不斷響起,電梯拉繩一點點開始崩開。

這三人肩上的揹包重量不一樣,明顯放著不同的設備,適用於計劃中的各種情況,竟然是一支專業的特種小隊。

洗國良、莊政廉腰桿挺直,表情嚴肅,站在電梯裡,絲毫不知道電梯上方在發生什麼。

大廈門口,一輛商務車內。

李成豪一套粉色西裝,翹著二郎腿,坐在沙發上,手裡舉著一杯鴛鴦奶茶正悠閒的喝著。

四眼傑拉開車門,招招手,兩輛寶馬車上下來八個人,九人拾階而上,踏入大廈,執行著保護警官的任務。

許是抓捕近在眼前,莊政廉有些許緊張,吐了口長氣:“呼!”

洗國良側目望他,輕笑一聲:“莊sir!”

話未講完。

“哐!”

一聲巨響,電梯繩崩斷,電梯一瞬間開始飛速下墜,電梯裡的警員們馬上失去重心,跌的東倒西歪,坐在梯角,麵色蒼白,雙眼都露出驚恐。

這時候多少把槍,多少枚子彈,有冇有防彈衣……

一切都已不再重要。

落地即是死亡。

當電梯失去拉力的時候,電梯與地的距離,就是人間跟天堂的距離。

同時,電梯超速,上方限速器發生反應,梯箱四角的安全鉗彈出,死死卡住電梯井,安全鉗跟鋼梁在高速下摩擦出一陣火花,尖銳的嘶吼用儘全力,梯箱裡的人似是能聽見。

耳膜卻早在高速下落中嗡鳴。

“轟隆!”

最終,電梯都死死卡在二樓的位置,警員們滿身大汗,氣喘籲籲的坐在梯箱裡,對視一眼都感覺非常僥倖。

短幾秒鐘卻感覺在鬼門關走了一遭,所有人都嚇的精疲力竭,手腳麻痹,使不上力。

洗國良、莊政廉也不再外乎。

莊政廉心理素質很好,扶著梯壁正要起身,外界又傳來一陣尖銳的呼嘯,緊接著:“轟!”

電梯徹底砸到地上!

聲音如山崩、如驚雷,整個電梯廂都彎曲,擰巴成一塊廢鐵,鐵片的縫隙當中隱隱可見傷痕累累,獻血滿身的時肢體,還未證件、手槍、西裝、皮鞋……

正如跳樓比想象中死的更痛苦,電梯下墜的傷亡也絕不是摔死那麼簡單,更非在落地那一刻跳起就可以無傷。

這是種死法非常之淒慘。

限速器、安全鉗的機械作用,發力需要時間,更非百分之可以安全停止。

鬼佬燒斷第一根電梯繩的時候,電梯纔在十樓,接下去燒斷第二根電梯繩的時候,電梯已經到了十二樓。

電梯門都已經打開,五名警員也做好準備,端正表情,打算進行捉人。

下一刻,卻是一陣黑暗,陷入深淵。

罪犯嬉笑了一聲,收好裝備,回頭做接應準備。

莊政廉渾身一震,嚇的重新跌坐在地,滿臉僵硬,顫抖著嘴唇講不出一句話,其餘警員們全部在響聲中聽見了答案,但卻一個個無動於衷,僵著身體,唯有狂跳的心臟能表達他們的情緒。

兩位警員趴在地上,嘔的一聲,突然開始傾倒食物。

洗國良在巨大的震驚中回過神,爬到牆角,不斷用手砸著梯壁,出聲大喊:“小光!”

“阿輝!”

“洗sir,洗sir!”他冇砸兩下就被莊政廉爬過去抱住,嘶聲吼道:“你不要命啦!不能砸梯子!”

“不能砸梯子!”

大廈各層電梯按鈕旁都亮起紅色故障燈,不同,大廈總控室警報發生尖嘯,物業安保連忙起身檢視情況,進行報警。

一班白領職員們站在一樓的損壞電梯前圍觀,眾多指指點點,議論紛紛。一個戴著眼鏡,麵色凶悍的四眼仔推開兩個人,帶著八人站在電梯前,見到警員慘狀忍不住咒罵一聲:“撲你阿母,自己人都殺,乾!”

“我們直接走樓梯上去,跟鬼佬乾了!”

四眼傑撩開西裝衣角,掏出手槍,直接衝進安全門。

八名兄弟齊齊掏槍跟上,圍觀市民裡又發出一陣驚叫,趕來的保安都看得目瞪口呆。

李成豪則拉開商務車的門,下車望向大廈門口騷亂的人群,皺眉聽了一陣,挑起眉頭道:“死人了?”

“不好!”

他麵色驟變,眼神恐懼道:“我冇有保護好警察蜀黍,賓哥知道肯定要揍我,完蛋了!”

“阿坤,江湖救急!”他打電話給曾經的心腹乾將,銅鑼灣扛把子大頭坤,和義海在中環地區的負責人。

大頭坤二話不說,滿口答應:“豪哥,有什麼事隻管開口!”

李成豪感歎道:“賓哥叫我保護人,冇有保護到位,我就隻能給他們報仇了!”

大頭坤愣了一下,心裡也有點慌:“豪哥,坐館叫你保護邊個啊?”

能夠讓坐館派豪哥親自帶人保護的目標,一定非同凡響。

李成豪道:“一夥警察啊!”

“王八蛋!”

阿坤差點冇聽明白,但好在思維清晰,猜出答案,喊道:“警察多威風啊!”

“多難保護啊!”

“我們混江湖的哪乾得來這事,阿豪,我們一起幫警察報仇!”

李成豪大喊道:“給我派人出來,槍手,越多的槍手越好,我要把那群殺警之徒全部留下來!”

“冇問題!”

阿坤正在堂口坨地裡,聞言舉著電話走出辦公室,站到一群小弟麵前。

李成豪又喊道:“利得大廈,快!”

“啪!”

電話掛斷。

“轟!”

大頭坤用手掀翻檯麵上的一個箱子,箱子裡一支支不同年份的黑星躺在地麵,坨地外打牌,聊天,值班的兄弟們都驚愕的站起身,默不作身的走上前彎腰摸起手槍,露出冷酷的表情看向大佬。

大頭坤喊道:“豪哥有事要幫忙,出力的兄弟我多封一份紅包。”

“兄弟們越多越好,給我把得利大廈附近的幾條街道,每一幢大廈全堵了,絕不允許有人逃出銅鑼灣!”

兄弟們抽著槍彈,檢查彈匣,大聲吼道:“知道了,大佬!”

“嗙!”

“嗙!”

得利大廈。

一條樓廊上,威廉手中提著皮箱,望向前方的白人組長,不可置信的道:“卡門……”

“哐當!”他摔倒在地。

卡門上前搶過皮箱,打開一看,一份份整齊的單據、合同、資金往來記錄全都在裡麵。

辦公室內,則有一大箱廢紙、檔案正在燃燒,發出烏煙。

卡門擰著皮箱,扭頭道:“撤!”

“噠噠噠。”

三人小跑上樓,回到大廈屋頂,B組隊員已經架設好繩索,出聲喊道:“BOSS,這裡!”

卡門揹著包包,提著皮箱,幾個邁步跳過階梯,在腰間掏出一個鎖釦,卡進飛索當中,一步躍下大廈樓頂。

四眼傑帶著人氣喘喘來到威廉貿易公司,可冇有進門見員工的狀態就知道大事不好,拿出電話喊道:“大佬,有人死了,殺手跑了!”

“唰!”

“唰!”

六個一身黑色的空中飛人在上空劃過。

李成豪昂首望著,驚歎出聲:“哇塞,超人!”

“啊?”

“豪哥!”四眼傑喊道。

李成豪不爽道:“我知道了,廢物!”

“豪哥!”

“去哪裡?”司機問道。

李成豪坐上車:“去追超人!”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註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