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警隊高舉法治大旗,全麵反正的情況下,罪證,檔案都浮於表麵,深層次是警隊失去了控製。

港督首先要考慮的不是保全某一個人,是保證港府殖民地的安全,保證大英帝國的利益,促成與警隊的二次合作。

是的!

不是控製。

是合作!

因為,港督深知事情走到這一步,想要重新控製警隊難如登天,第一點,革職行動副處長帶來的影響。

港督府就已經吃不消。

第二點,革職行動處長之後,整頓警隊,分化拉攏,許諾利益等等手段,需要讓渡的利益,付出的權益。

大英帝國也已經吃不消。

控製一個地區,不僅要強,還要糧,奪的是人心,而在97歸還主權的大前提下,港島已經成為祖家的經濟吸血池,不可能在對港島有經濟、軍事上的投入。

蔡sir說調動駐軍接管?

這不是在表忠心,是在顯殺心!是在質問他夠不夠種派兵鎮壓,讓港府進入軍管狀態,而這道命令唯有唐寧街可以下達,港督府不夠資格!

港督更知道軍管香江的後果,硝煙四起,血染沙場,每一點都不符合祖家的國策。

因為,這是更高層次的博弈。

港督爵士動了動,溫聲道:“蔡sir,香江皇家警察是肩負榮譽,責任的部隊,有能力,有勇氣守護香江治安。”

“駐港是應對突然情況的選擇,不是長期管轄治安的部隊,這起事件不需調動駐軍參與,我相信你完全有能力率領警隊保護城市安全,我相信,信任你的領導力!”

“韓禮榮、修允時、麥高賢等人,一,立即革職,徹查其罪行,二,全部收押,等待遣返回祖家審判,法治精神是香江的核心理念,必須勇敢踐行。”

“現在我委任你為香江警務處署理處長,即刻生效!”

港督。

投子認輸!

蔡錦平立正敬禮,麵無表情地出聲說道:“yes,sir!!!”

“你先回警隊辦公,我還有些事情要處理,事後,由你親自向我彙報案件結果。”港督誠懇的說道。

蔡錦平再度敬禮,踏著正步離開,港督在他離開以後,立即打電話回祖家上報情況,如果祖家根據上層局勢,有什麼新的決策,港督可以馬上翻臉不認人,調動駐軍進行血腥鎮壓,可上層的決策跟他預想中一樣。

對他的處理結果冇有異議,伴隨著韓禮、修允時、麥高賢等一批鬼佬貪官倒台,香江將正式進入一個法治時代。

法治會成為港府跟警隊合作的唯一橋梁,警隊不再是港府的憲兵,而是法律的執行者。

回到他本該的職能。

港督爵士放下電話,深深歎出口氣:“香江警察,不再是皇家的警察了!”

一個時代結束了。

……

蔡錦平乘車回到總署大樓的時候,行動部警官們臉上都泛起喜色,很快,蔡sir獲任署理處長的訊息就傳遍整支警隊。

華人警員們大力支援,少數鬼佬,外籍警員們則神情落寞,感覺好日子到頭了。

將來,警隊並非要全麵排除外籍警員,但是,外籍警員將成為一位普通的警員,奉公守法,為港獻身,嘉獎!

貪汙受賄,山頭主義,妄想特權,懲戒!

對與錯。

不再因人而異。

警隊對前警務處長,副處長,助理處長及十五位外籍警司,進行長達半個月的高強度審訊,最終將整個潛藏在警隊高層貪汙集團一網打儘,總計逮捕警隊憲委級以上高層二十三人,結結實實來了一波大換血,令警隊風氣為之一淨。

同時,ICAC,海關,出入境處有多位高層被捕,其中牽涉最大的就是ICAC,廉政副專員藍輝。

這位履曆優異,數次破獲大案的廉署高層,也是一個潛藏在港府高層的大貪官!

一個月後。

蔡錦平以署理處長的身份,召開媒體會議,向社會正式公佈“換裝貪汙案”細節。

這起曆史上未曾揭露的案件,掀起一陣輿論風暴,成為香江熱議的中心話題,造成連續兩週,總計十二萬人次的上街遊行,要求嚴懲貪汙犯,將罪犯留在香江受審。

這場風暴在有意推動下,達成比當年“葛佰案”更轟動的效果。

最終。

港督親自允諾,將把韓禮榮、修允時等案犯留在香江候審……

半島酒店。

一輛黑色寶馬前方掛著白色牌照,牌照中間簡簡單單印著一個黑體“1”字。

車輛緩緩停泊在酒店門口,門童立即上前彎腰開門,卻被一個走下的警務人員阻止。

警務人員身穿西裝,掛著證件,拉開後座車門。

一個身材高大,穿著黑西,踏著皮鞋的中年男人走下轎車。

這是香江曆史上首位坐上1號牌照專車的華人長官,署理警務處長,蔡錦平!

蔡錦平來到半島酒店六樓,見到一個年輕的身影張開雙臂,帶著一行保鏢站在長廊中間迎接他,蔡錦平也不禁露出笑容,張開臂膀上前擁抱:“張生!”

“蔡sir!”

張國賓麵帶喜色,真心的替好友開心,1987年就任的華人警務處長,將來能夠為國家、民族,這座城市的市民做出多大貢獻?

讓曆史出現多大改變?

他相信蔡sir的能力!

“蔡sir!”

“蔡sir!”

東莞苗,打靶仔站在長廊兩側,各帶著一隊西裝兄弟,彎腰鞠躬的喊人。

蔡錦平微微頷首,笑著打過招呼,同張國賓一起進入套房。

房間客廳早已擺好紅酒,水果,雪茄。

其餘兄弟、警員則在門口把守。

張國賓坐在房間裡,站直身體,端住一杯紅酒,舉杯敬道:“蔡sir,恭喜你。”

“不對,現在要改口叫一哥了。”

警務處長一哥的外號,就是源於1號牌照專車,誰坐上1號牌照的車,誰就是一哥。

2號牌照則在政務司,被譽為財神車牌,3號牌照在霍家,從數字寓意來看,唯有3號牌照就好,代表生生不息,財源廣進,閩粵地區對3號是情有獨鐘,剩下4-10牌照都藏在各大亨的車庫裡。

1-10號車牌是首批發放的車牌,冇有HK編碼,僅有數字,寓意非同凡響。

蔡錦平卻搖搖頭,謙讓道:“張生過譽,一哥就是一個職位,跟做行動副處長,助理處長冇有區彆,好在上次你對警校改革的意見,可以完全推行下去了。”

“那是當然。”

張國賓含笑道:“一哥有權參與警校管理,改革教育,從一開始我就知道你行!”

“這次事件你又完全以法治推動,程式正義,給警隊上下立了一個好榜樣。”他飲著酒道:“現在ICAC的聲望一落千丈,警隊在市民眼裡的形象卻很高大,港人治港,港人執法已經成為社會上下的共識!”

如果蔡錦平在程式有出現問題,完全訴諸武力,警隊內部就會形成“下克上”的傳統,某一程度上講,警隊會變成蔡錦平的個人勢力,短時間內對警隊有好處,拉長時間線看卻是埋下了隱患。

可蔡錦平在武力上使用的很剋製,該果斷果斷,該收手收手,絕不踩界!

韓禮榮、修允時、麥高賢、藍輝一班罪犯,全都是合法審訊,合理調查,麵向社會各界公佈。

蔡錦平署理處長的位置也是港督親自委任。

這樣一來他的上位就不是造反成功,而是對法治精神的不懈追求,將來“法治精神”會成為警隊的精神內核。

唯有遵循法治的人纔可踏入高層,完全訴諸武力的“下克上”不會受到基層,中層警員支援,而違背法治高層遭遇調查,卻是法治精神的一種體現。

蔡錦平則將以“署理處長”的身份,代替韓禮榮完成剩餘一年多的處長工作,待到法例規定的下一任期正式就任警務處長一職。

……

和記大廈。

一名公關課警員正踩在凳子上,雙手高高舉起一張牌匾,根據身旁夥計的提示,不斷把牌匾校正標準。

“好了。”

警員跳下椅子拍拍手,昂首看去,一塊“警民友好企業”的牌子正掛在大廈門口,底下寫著義海集團的名字,與香江警務處的繁體字和警隊標誌。

對街,一間茶餐廳裡,李成豪特意約了大圈彪,武兆楠一起飲茶,武兆楠手裡端著一杯凍檸茶,還以為豪哥約出來要談什麼大事,正摩拳擦掌的準備大乾一場,未想到阿豪就是單純前來吹水,叼著牙簽,翹著二郎腿講道:“我說過了吧!”

“我們賓哥同警務處長關係很好的。”

大圈彪咧咧嘴:“豪哥,我們也是看新聞的,上屆警務處長可是被捕了!”

“對啊!”

李成豪理所當然的點點頭:“以前我們同他關係可好了,但是他突然不乖了,我們就換個警務處長嘛!”

“我說同警務處長關係好,又冇話同某個人的關係好,警務處長隻是一個位,賓哥讓誰上,誰就上!”

大圈彪將信將疑的道:“豪哥,有冇有那麼威啊?”

武兆楠探出腦袋,問道:“要不然,也讓新一哥給我們發個牌子?”

江湖人同警隊的關係好,頂多是遇到麻煩能打個招呼,本來兩位大佬還以為張生跟警務處的關係也是如此。

現在看來卻是有更深的合作關係。

這層關係不需要阿豪來點,警民友好的牌子一掛,全香江都知道了。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註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