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n小說網 >  張國賓小說 >   588 惠死他!

-

當天下午,三百五十萬美金就打入台塑集團賬戶,張國賓跟王詠慶共用了一次晚餐,交流一些對未來電子行業的看法。

光這次商業交流分享的資訊,價值就超過百萬美金,更直接促使王詠慶進軍電子行業,創辦HTC集團。

資訊是最昂貴的商業資料。

信譽則是日積月累的品德,所謂合同不過是法律施加的束縛,當違反合同的利益大過遵守合同,合同本身的意義就不大了。

同理,當違背諾言的代價超過所獲利益,違反承諾的可能性趨近於零。

張國賓確實冇有寫合同,可是他有人、有槍,有鈔票。

也有政治靠山!

台塑集團未來將經營電路板、石化、電子產品等行業,雄踞全台首富,在台島政治靠山絕對是過硬的。

但王老闆隻要一天想上北方賺錢,隻要一天揣著退路之謀,一天就不可能跟和義海撕破臉。

台海之上瀰漫的戰雲一日不散,紅日一天未在阿裡山升起,台島所有商人都需要顧忌跟內地的臉麵。

因為,他們害怕那一天到來時的倒戈清算。

未來台積電百分之五的原始股權,價值變成幾千萬,幾個億,十幾億美金……

張國賓相信王老闆都會按時把股權分紅打入他賬戶,冇有人會傻到為一個錯失的商機,把最後的退路都毀掉。

這次事件也讓張國賓同王老闆的友誼更上一層樓,未來,台塑集團隻要守好台積電的股權,王氏家族就等於有一張護身符。

王老闆心頭絕對明白。

絕不小瞧一個地區的首富!

張國賓在送王詠慶離開桃源飯店以後,回到套房裡休息,剛洗完澡想起來應該把事情跟柳辦講一聲。

他裹著浴巾,靠在沙發上,拿起大哥大,撥出電話:“嘟……”

一陣盲音響起。

柳文彥接起電話,語氣愉悅的喊道:“張先生,晚上好啊,找我乾什麼?飲酒可冇空啊!”

張國賓聞言也笑了:“老柳,在乾嘛啊?”

一座果山上,柳文彥穿著中山裝,抹了一個大背頭,跟一大班子相同打扮,掛著證件的人在參觀農場。

這時他彎腰躲過一顆樹枝上的蓮霧,大聲喊道:“在台島考察農業經濟,規劃明年的進口份額。”

“哇靠!”

張國賓嚇了一跳:“你怎麼也在台島?”

柳文彥表情楞了:“你也在台島?”

趙議員穿著西裝,正在前方帶路,一大群分公司的小弟是東道主。

張國賓講道:“在台島談生意,想要跟你聊一聊。”

柳文彥驚訝道:“你什麼時候到台島的,冇聽你公司的人講啊?”

他瞥了一眼趙山河,趙山河一本正經的在介紹農業園區,非常專心,壓根冇有注意他。

“你到台島也冇跟我講啊?”張國賓反問一句,馬上挪揄道:“算了,算了,往後在港澳台的活動一定跟柳領導打個招呼!”

“誒,打住,我可做不了你領導啊,老闆。”柳文彥站在一條土道上,叉著腰道:“我正在高雄,你在哪裡?”

“台北啊!”

柳文彥低頭看一眼表:“過一個小時乘車去找你,晚上一起食宵夜嘍?”

“恭候領導大駕。”張國賓調笑著道。

柳文彥放下電話,回頭同一位下屬交待道:“晚上改變行程去台北,你讓小陳繼續陪趙議員逛逛。”

“趙議員去年為了兩地交流做了不少貢獻,今年我們把進口水果份額提高一點,多給同胞們一點優惠。”

下屬低頭竊語:“還惠啊?領導!”

眼神賊兮兮的一掃:“去年進口的蓮霧不受歡迎,芭樂什麼的對於沿海城市都貴,內陸城市根本吃不起。”

“運輸也成問題。”

除了不計成本的空運,台島地區的水果基本都在閩粵浙等沿海地區銷售,內陸是難得一見的。

有些水果80年代賣天價,10年代反倒賤賣,產量上來是其一,當年欺負內地人冇見識也是其一。

物以希為貴嘛。

柳文彥著重交代道:“趙議員不一樣,自己人來著,往死裡惠他!”

下屬略有所悟,恍然道:“我懂,經濟捆綁,分化拉攏,看我不惠死他!”

什麼蓮霧、芭樂,其它大東西不敢講,農業這一塊,柳文彥現在是台農們的財神爺,說惠死你就惠你!

柳文彥拍拍下屬的肩膀,頂著夕陽,一言不發的繼續考察,下屬隻覺得領導高深莫測,胸懷國之大計,連忙手拿紙筆小快步跟上。

隻見柳文彥在園區裡時而揹負著手,時而叉叉腰,動不動揮斥方遒,指點江山,頗有一種大領導的風範。

跟台島方麵的人聊起天,動不動就“我是泥腿子出身”,“從小就種田”,“對農民們特彆有感情”……

夜晚,酒店。

士林夜市。

兩支小車隊在街道入口處緩緩停下。

隨後一個穿著薄線衣,脖子前掛著一件白色運動衣,下身穿著白色運動褲,白球鞋的年輕人走下平治車,在八名保鏢的陪同下來到豐田車前,同一位上身白襯衫,手臂處掛著中山裝,腳上還穿著皮鞋的中年人打招呼。

“老柳!”

柳文彥正交待讓下屬把車再靠邊一點,回頭看見張國賓已到麵前,立即伸出手道:“張生!”

路邊的男男女女見到二人碰到,馬上失望的移開目光,好端端一個靚仔怎麼跟老大叔混一起了。

一看兩人的氣場就是非富即貴,約去酒吧作凱子買單的希望也落空,如此,再靚仔也冇人搭理了。

張國賓同柳文彥走在夜市裡,本來是想體驗下士林夜市的生活,未想到,硬生生走出了領導考察地攤經濟的感覺,二人背後各有人跟著,關鍵柳辦還叉著腰,拿著衣服,時不時盯著夜市小攤猛看。

最關鍵,士林夜市有義海分公司的人活動,時不時就有人停下手中的活,恭恭敬敬的鞠躬喊道:“阿公!”

“阿公!”

柳文彥不禁打趣:“張生,這也是你的地盤啊?”

張國賓表情尷尬,挑了一間公司兄弟開的度小月擔仔麪攤坐下,給同行的兄弟朋友一人叫了一碗麪,坐下來道:“我也不知有兄弟在這邊擺攤啊?”

“哈哈哈。”柳文彥放聲大笑,出聲道:“擺攤好啊,起碼是個正行工作,我看夜市街的生意都很紅火,估計能賺不少。”

張國賓點點頭,認可道:“夜色經濟搞的好,能帶動不少就業,上了一天班,晚上出來吃吃喝喝是人的快樂源泉。”

“咦?”

“夜色經濟這個詞用的好!”柳文彥眼前一亮,眼神望向街道:“這是台北經濟規劃的一個可取之處,我回去打算寫一篇報告遞上去。”

“有規劃、有管理的夜市區,確實比亂擺地攤,四處出擊要好。”

張國賓也承認:“那當然,光是衛生條件就好很多,還能減少攤位的爭端,如果不收攤位管理費就更好了。”

雖然他也曾盯上過士林夜市的經濟模式,但是在蓋了玉石城,投資了義烏小商品中心後,就對在內地投資夜市街冇興趣了。

主要是當地勢力吃完,留不下幾口肉,將來真想在內地做集市,起碼也得搭關係,搞個不夜城,民族街,三坊七巷纔有得賺。

90–10年代也是內地夜色經濟的巔峰期,經濟增長快,玩的那叫一個開心。

後來搞衛生檢查,搞城市建設,不能炭火燒烤,意思就少了很多,再後來,不能擺攤了,最終到又可以繼續擺攤了。

經濟週期決定了一切。

攤主夫妻把麵端了上來,每碗麪都有五隻大蝦,一個煎蛋,三根青菜,要不是碗不夠大,怕是能裝更多。

柳文彥吃著麵稱讚道:“擔仔麪味道不錯,蝦頭增香,彆有一番風味。”

“對了,你到台島談什麼生意來著,怎麼還要跟我聊?”

擔仔麪顧名思義,挑著擔賣的平民小吃,閩南菜風味。

張國賓知道柳文彥白天去考察了和義海名下的水果園,笑了聲,說道:“新竹要搞一個科技園區,名字叫台積電,是搞半導體代工的,我覺得未來國內市場會需要大量的半導體,托關係買了五個點的股權。”

“主要是有一個股東幫忙協調,聯絡,未來購置半導體會容易點。”

柳文彥用筷子挑起麵,一猜就知道:“你這麼看重,肯定是托王老闆買的嘍?”

“是,台塑的電路板公司要用到半導體,實在不行,就用台塑的名義買,將來走私過去。”

“而且台塑集團還可以打著研發電路板的名義,挖台積電的人搞科研,帶點資料出來。”張國賓語氣輕鬆。

柳文彥也不在意:“行啊,我打份報告上去,將來用得著的時候找你。”

他不會格外看重這件事情,也不會馬虎大意略張先生的佈局,一切都是公事公辦。

“嗬嗬,冇問題。”張國賓樂了一下,低頭吃著麵,吃完就買單走人。現階段柳文彥主職是拉港商,通台商,關注濠江,對夜色經濟感興趣都很超前了,彆指望他多關注台積電。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註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