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n小說網 >  張國賓小說 >   596 煙火

-

“003,003,目標客機有VIP,目標客機上有VIP,請勿射擊。”基地塔台傳來緊急信號,指揮官已經在雷達圖像上看到目標客機作出的危險動作,連忙勸阻巡邏機的對抗動作。

“目標向我衝撞!”飛機員大聲咆哮。

“約翰!”

“請服從命令,否則就上軍事法庭吧!”塔台傳來信號。

“FUCK!”

飛機員約翰大罵一聲,將手指在紅色按鈕上收回,抓住操縱桿向上一推。

發動機迅速作出響應。

“轟!”

咆哮如雷。

巡邏機馬上拉高距離,在千鈞一髮之際升高百米,於千米高空之上留下一道白色起浪,彌久不散。

客機則替補巡邏機原先的位置上,沿著高空繼續向前,戰機飛行員低頭望窗戶下一瞥,額頭也不禁泛起冷汗:“真的撞過來了!”

但凡他在決定拉昇的時候多猶豫一秒,兩架飛機的機翼就會縮短至極限距離,根本不需要機體發生碰撞,光是氣流紊亂就會導致飛機失事。

這是一起空戰!

一彈未發而生死一線,二戰之後美領空唯一發生的一起空戰,角逐的不是效能、科技、技術。

是勇氣!

夫戰,勇氣也,任何一次戰爭都離不開勇氣,對方毫不露怯,一步不退,作為先退的一方就將失敗。

李成豪活一輩子不知什麼叫後退!

更不會跟阿美利肯退!

“哈哈哈,白皮開著戰鬥機都是一個軟腳蝦,蛋散!”

機艙,李成豪叼著雪茄,放聲大笑。

班尼滿頭大汗,瑟瑟發抖,心中驚詐:“上帝,這到底是什麼魔鬼!”

打靶仔走出駕駛艙,掌心轉了一圈槍,拎著槍,語氣隨意的近前說道:“豪哥,巡邏機上升了兩百米。”

“我知道了。”李成豪翹起二郎腿,掏出一台衛星電話,撥出一串號碼之後,用手比出噓的姿勢。

“噓……”

班尼連忙捂住小孩的嘴,心中暗道:“不,這是一群魔鬼!”

“賓哥,我是阿豪,我在天上飛著。”李成豪對著電話彙報:“馬上就要出美聯邦領空,打算先飛到澳洲降落,再轉航班回到香江。”

張國賓站在中華酒樓二層的席位上,低頭望著酒樓大門前的街道上,數十位白皮警員正在同兩百多名大公堂兄弟激烈對峙,語氣古井無波的講道:“首先,你要告訴我,你為什麼在飛機上。”

“總不會真的是旅遊吧?”

“嘿嘿,大佬。”

李成豪輕笑道:“我是作導遊啊,一人成團,高階遊,出境還有巡邏機一路護送呢,威不威風啊?”

張國賓眼神幾次閃爍,問道:“你不怕死嗎!”

“這裡可不是緬北,有完整的防空體係,有世界上強大的空海軍,你搭一輛客機就敢帶FBI的高管出國旅遊?”

“是不是等著我給你包帛金!”

李成豪聞言踹了班尼一腳,不屑大笑:“怕個屁!”

“老子中國人從來不怕鬼佬,在香江就把鬼佬揍的屁滾尿流,在美聯邦照樣揍!”

“我讓飛機過去跟他肉搏他都不敢,他還敢乾什麼,用空空彈炸我啊?大佬你要是關心我,下回給我買幾個竄天猴,把範圍瞄準舊金山,我就什麼都不怕啦,大統領都敢踹兩腳!”

張國賓罵道:“王八蛋,遲早要給你收屍!”

“那撞美國佬的飛機也是英雄,我一輩做一個英雄值了。”李成豪大笑。

張國賓有點生氣,不耐煩道:“我勸你彆在澳洲降落,澳洲那裡肯定有CIA、警察和飛機大炮等著你。”

“澳洲可是一條美美麗麗的好狗。”

李成豪皺眉道:“那去那?”

“開到不萊梅加油,直飛緬北降落,乘車回去,做事情一起要周全,謹慎,不要逞一時之勇。”張國賓教育道。

李成豪臉上不服氣,心底裡暖洋洋的,口中答道:“內鬼我揪出來了。”

“廢話!”

張國賓不爽道:“FBI高管都被你請走了,有什麼東西問不出來?”

“誰是內鬼快點說,樓底下馬上開戰了,我要出麵去跟差人談判,冇工夫理會你太多。”

李成豪出聲道:“表爺啦。”

“就是那個留著白鬍子,眼高於頂的老骨頭。”

張國賓眼神斜了一下身旁出聲道:“我知道了。”

“注意安全。”

“啪嗒。”

電話掛斷。

李成豪出聲喊道:“改道去不萊梅。”

打靶仔戴上帽子,拔出手槍,再一次走進駕駛艙。

班尼坐在椅子上長歎口氣,心臟早已經被折騰的冇有情緒。

……

張國賓掛斷電話,放在一旁,右手探出抓起一個紅酒瓶,轉身就結結實實砸在表爺頭頂。

表爺眼神正在被樓下的衝突吸引,心底暗忖山主將會如何收場,下一秒就感覺腦袋上傳來巨痛。

“嗙!”

因為長期儲存要求,比啤酒瓶更為堅硬的紅酒瓶,瓶底炸開一個豁口,碎玻璃頓時濺滿整個酒桌。

一道道紅色酒液淋在白髮之上,殷紅的鮮血沿著傷口蔓延,表爺慘叫一聲,跌坐在椅子上,低頭捂著腦袋:“啊……”

張國賓甩手把紅酒瓶口一丟,出聲喊道:“把他押起來!”

三名大公堂兄弟毫不猶豫就衝上前將表爺死死壓住,當著一眾大公堂頭目,洪門大佬麵拖進一間房間。

黑柴雙目微眯,眼神犀利,馬上就知道表爺是FBI的線人,是內鬼,是新世界計劃的核心人物。

該殺!

萬潭淵坐在一旁卻突受驚嚇,心臟狂跳,表情略顯難看。

“表爺可是萬會長的心腹,柴爺剛剛登上山主之位,張會長就在酒席上公開砸破錶爺腦袋……”

一眾大佬們眼神複雜,內心波濤洶湧。

張國賓接過馬王遞來的一條白巾,擦了擦手上的紅酒漬,出聲說道:“下樓!”

他一馬當先的帶眾人走下樓梯,馬王、元寶、飛麟一乾大底緊隨而後,大公堂頭目,大底們也連忙跟上。

和義坐館,武兆楠、大圈彪等人對視一眼,也都默默跟上,浩浩蕩蕩五六十人都跟著會長,黑柴笑了笑,回頭講道:“萬會長,我們幾個老骨頭就不下去湊這個熱鬨了吧。”

“好。”

萬潭淵微微頷首,端著茶盞道:“真有什麼擦槍走火的事情,我們下去也幫不上什麼忙。”

“對啊,老胳膊老腿的,磕著碰著很麻煩,不如坐在上麵飲茶,看年輕人們怎麼辦事。”黑柴歎道:“如果都跟表爺一樣不服老,同FBI一起搞什麼新計劃,天下為公的牌子怕是要被搞砸。”

萬潭淵神情一凝,肅聲問道:“有一段時間冇有管大公堂的事了,大公堂內部有什麼情況也不明瞭。”

“有證據,有證人,該辦的就辦了。”

黑柴點著頭道:“是,表爺好歹為大公堂獻力了一輩子,死也該做個明白鬼,絕不能給兄弟們留下鳥儘弓藏的印象。”

言下之意,如果是個冇地位,冇輩份的小頭目,怎麼辦都可以。

……

“會長!”

“會長!”

“會長!”

酒樓大門前的兄弟們讓開一條通道,張國賓帶人站道前方,望向帶頭的一位白人警長,斯斯文文的問道:“阿sir,請問有什麼事?”

“賓哥。”

“雪茄。”

元寶遞上一支點好的雪茄。

張國賓單手接過叼進嘴裡,繼續講道:“今天是洪門五祖的生日,中華民族的大型傳統節日,如果誰有人破壞我們的節日慶典,我很難向你保證不會發生什麼事件。”

警長捏著一根警棍,穿著防彈衣,腰間掛著槍,膀大腰圓說話卻很有條理:“張,我知道洪門五祖是五個人。”

“難道五個人一起過生日嗎?”

張國賓笑了:“忠義天地同,我們奉的心,你們洋人懂個屁,今天我話五祖是同一天生日,五祖就是同一天生日。”

“這條街,節日大不大,我說的算!”

警長怒氣沖沖,吼道:“如果你保證班尼長官和家人的生命安全,以及和平的交出警方線人。”

“我可以帶警察離開。”

“不影響你們的交接儀式,但是必須,一定要滿足我的條件,否則,我今天就要逮捕你跟黑柴!”

張國賓笑道:“勇氣很大。”

“放場煙花給他們看!”

張國賓咬著雪茄,一聲令下,整條唐人街都響起尖嘯聲,一束束煙火衝上天空,綻放出絢麗的花火。

灰色的煙霧,刺鼻的火藥味瀰漫街頭巷尾,警員們昂頭看向煙花都是一陣騷動。

張國賓靠近警長兩步,朝他耳邊吼道:“警官,你覺得我們現在開槍好不好?街道外的警員們聽不聽得見,你們的直升機敢不敢升空?”

“今天真的是我們五祖生日啊,像這樣的煙火唐人街有很多。”

“如果我的兄弟回不來,明年的今天就是你們的祭日!”

警長深吸口氣,舉起警棍指向張國賓的鼻子:“記住我說過的話!”

“滾!”張國賓吐出一個漢子。

警長收起棍子,回頭說道:“收隊!”

張國賓率領人馬站在酒樓門口,目送警員們徹底走出唐人街,舉起手拍掌叫道:“煙火放完了。”

“走走走,回酒樓飲酒!”

一班江湖大佬望見張會長的手腕都不禁為之歎服,就連吃飯喝酒的時候都還在掌控局麵,提前做好佈置。

夠威!

大曬!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註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