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黃sir。”

“兄弟們都準備好了……”

杜正輝步履匆匆,腰配槍袋,一把推開長官辦公室,抬頭朝長官講道:“水警、軍方方麵,已經通知同僚配合。”

“隨時可以做事。”

“好。”

黃誌明丟掉手中的一支鋼筆,抬手看一眼腕錶,表情嚴肅地說道:“晚上九點,太子賓有一批走私的老虎機要上岸。”

“我親自帶隊去尖沙咀劫貨。”

“是,長官!”

杜正輝表情驟變,啪嗒敬禮,立正答命。

太子賓有一批老虎機要上岸的訊息,先前O記跟情報科都冇有獲悉,現在黃sir下令采取動作。

這次行動意義更大。

同樣更加危險!

“你帶隊負責把油麻地的地下賭檔全部掃乾淨,我不管賭檔裡的賭客有多少,一個個都抓回警署讓家人來領。”

“和義海的馬仔更是一個都冇放過,敢做,就要敢扛!”

黃誌明點起支菸,叼著菸嘴,呼氣說道。

“yes,sir!”

杜正輝神情凜然,關上房門,回去安排行動……

張國賓在片場裡忙著拍戲的時候,警方,社團,一樣很忙。

中場休息。

張國賓接到一個電話。

不過,他在通完電話之後,卻什麼都冇有做。

家裡兄弟冇空回屋喝湯,有點事情要忙,身為大佬的,不能趟趟都把兄弟那份喝乾。

畢竟兄弟是在上工,因為家中的事分心,挨大老闆罵點辦?

兄弟為大佬考慮的時候,大佬也該為兄弟考慮,適當損失一點保釋金和抽水無傷大雅,影響到兄弟工作更加難做。

他不止要照顧好兄弟的工作,還很想給兄弟點支援,有機會的話,一定要幫兄弟升職加薪,拿獎狀!

何況,這一回兄弟所在的部門並冇有參與行動,兄弟隻是收到點風聲,勿急,勿急。

張國賓繼續拍片,一冇有給看賭場的兄弟捎句話,二冇有跟大波豪,東莞苗通個風。

於是,

飛砂繼續風中轉。

晚上。

七點。

O記便衣警車一輛接一輛陸續駛出總署,有些前往油麻地街道蹲守,有些抵達尖沙咀野碼頭,悄然在山道樹林下隱蔽。

待到,夜幕降臨。

油麻地的燈牌一張接一張亮起,燈紅酒綠的夜生活開始,街道上,陸續出現眾多社團馬仔,學生童黨的身影,江湖中人就像是一個信號。

總在有黑暗的行動。

酒吧門口,夜總會泊車位旁,三溫暖樓下燈柱。

一群又一群古惑仔,

打扮新潮,

三五成群,

推推搡搡,

嬉笑怒罵的聚在一起。

今晚,高利王由於跟張國賓談好條件,便冇有立即離開香江,帶著一班兄弟們在香江過夜乾脆便親自去接老虎過海上岸,

打算接老虎機上岸,安頓完香江事宜。

再回濠江老窩。

夜間。

九點。

尖沙咀,海岸邊,亂石灘。

高利王一腳黃色鱷魚皮鞋踩在鵝軟石灘麵,卡茲,卡茲的聲音響起,一步步走向海浪。

他背後一個馬仔手中打著手電筒幫大佬照亮路麵。

而一個接一個穿著夾克,步伐謹慎的馬仔跟隨著大佬背影在海岸邊冒頭。

很快,一艘中型漁船響著柴油機,攪動浪花,一步步靠向石礁背後的碼頭區。

香江海岸線很長,或多或少,許多可以泊船的位置,一一都被江湖人摸個乾淨,再配合海警巡邏的路線,海關的關係。

每個野碼頭的運輸量,船來船往,不見得低。

“黃sir。”

“船到了。”

路邊。

樹蔭下。

李勇利手持望遠鏡,出聲講道。

“接貨的馬仔一共十二人,船老大並非香江的,太子賓冇在。”

“這種小事情。”

“賓哥當然不會親自出馬。”

黃誌明坐在後排,扣好防彈背心,外麵穿著夾克。

如果太子賓出現才叫奇怪,

現在很合理。

黃誌明悄悄打出一個手勢,緩緩拉開車門,帶著夥計們悄悄摸下車…

“大佬。”

“船到了。”

“打信號。”

高利王聽見手下廢話一般的回報聲,表情隨意的擺擺手,絲毫冇有察覺到一組組荷槍實彈的O記警員們,正沿著海岸公路旁隱蔽的草叢,一段段向交易地點靠近。

高利王心腹“豺狼”舉起手點,打出三短一長,三長一短,三短兩長的三段燈光信號。

船上馬仔回以一段三長兩簡訊號,雙方確認無誤,交易安全。

“豺狼,打電話叫貨車過來,剩下的人先搬貨。”高利王隨口吩咐一句,手底下的人便上前接貨,配合貨船上的員工,三十幾人開始做事,來來往往,扳運機器,小沙灘上出現奇怪的忙碌感。

這時,

“啪嗒”

高利王點起一支香菸,

他吹著海風,

吐著白霧,

表情淡然。

混江湖十幾年,打打殺殺,風風雨雨,什麼大陣仗冇見過?

十七歲那年跟大佬在往濠江運貨,一船就是兩萬多把自動軍火,足夠在東南亞裝備一個團搞暴動,區區幾十台老虎機,小生意啦。

若不是正巧來到香江跟太子賓講數,彆說接貨,他看都懶得看一眼,當然,幾十台老虎機也是花錢買的進口貨,一台兩萬多,對於高利王而言算是一筆不小的投資。

可在小弟們搬貨的同時,海岸邊,埋伏的警員們卻一個個掏出手槍,關掉保險,目光緊盯前方,全神貫注地蓄勢待發。

當高利王的馬仔們搬貨搬到一半時,黃誌明果斷下令:“行動!”

“做事!”

“收到!”

“收到!”五組O記警員,一組六人,立即在海岸邊衝出。

以五個角度合圍碼頭上搬貨的社團中人。

而搬貨的馬仔們一樣眼神犀利,在警員衝出那一刻便察覺到風吹草動,情況不妙,連忙丟下機器,大聲喊道:“差佬!”

“有差佬啊!!!”

“大佬!”豺狼第一反應就是將手伸向腰後,掏出腰間的槍,衝上前護住高利王,黃誌明卻舉槍朝天鳴響:“砰!”

一記槍聲,

打破風平浪靜。

“O記做事!”

“丟你老母個蛋!”豺狼獰嘴露狠,舉起槍就朝向警員,扣下扳機:“砰!砰!砰!”

大聲喊道:“大佬,快閃!”

大佬栽在香江,

濠江的生意可就全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