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n小說網 >  張國賓小說 >   619 東亞大案

-

“張先生,我信你。”

江澄說道。

“好。”

張國賓笑道:“給我一個麵子,把警隊的人送出去,明早總署見。”

“明早見。”

江澄放下電話,望向前方:“把人放了。”

“我們走出去!”

五名兄弟一身硝煙,表情暴戾,有人用槍口壓住警員腦袋,大聲吼道:“澄哥!”

“不能信警察!”

“出去就死路一條!”

江澄冷靜的道:“是張國賓的電話,他保我們平安無事,你們信不信?”

一個兄弟歎道:“不信他,我們也冇有彆的出路了……”

“走吧!”

江澄把電話砸在地上,先把警員推出倉庫,然後高舉雙手,帶五名兄弟排成一行,一步步向前走去,口中喊道:“我們棄械投降!”

“棄械投降!”

指揮車旁。

黃榮發萬分震驚:“溫sir,匪徒投降了。”

“我看見了。”

溫啟仁點起一支菸,表情冷靜,徐徐說道:“辛苦了。”

“各位同僚。”

謝天生帶人一馬當先的衝上前方,把受傷警員率先救下,飛虎隊再虎撲而上,把六位罪犯全部扣下。

這次交火受傷的警員們都送上救護車離開,罪犯則被押進囚車馬上送往總署,剩餘大批警員清理現場。

溫啟仁回到指揮車內,接過下屬遞來的一杯咖啡,淺飲一口說道:“回總署。”

……

淺水灣。

豪宅。

張國賓站在陽台上,收起電話,眺望夜色的海邊。

客廳裡,水杯的聲音響起。

他回頭掀開窗簾,進入屋內,望著餐檯旁的一位少婦說道:“這麼晚還不睡啊?”

朱寶藝手中端著水杯,喝了一口,麵帶關切:“出來看看你。”

“不用擔心。”

“同朋友打個電話。”

張國賓笑著摟住她,手掌在睡衣裡揣摩,貼著耳廓吐氣道:“既然出來了,那就過會再回去吧。”

“不要吵到寶寶了。

“不正經!”

朱寶藝翻起白眼,嘴角卻笑的很甜,感受到後背傳來的力度,嬌嗔道:“乾嘛壓我背。”

“快點。”

張國賓催促道。

朱寶意緩緩蹲下雙膝,仰視著男人,抱怨道:“你一用手動我背,熟悉的力度就知道你要乾嘛。”

張國賓站著,用手摸摸她腦袋,笑道:“上次芝姐也是這樣講,不過是拍拍她PP。”

……

第二日。

總署,保安部,審訊室。

一名身穿西裝,眼袋很重,長相斯文的男人推開房門,負責審訊的下屬就起身說道:“溫sir!”

“有突破嗎?”

溫啟仁扭頭望去。

江澄雙手戴著手銬,腳上掛著鐵鏈,腰板筆直,坐在椅子上像是就義英雄。

警長搖頭:“冇有。”

“罪犯一個晚上什麼話都不肯開口講。”

“行。”

溫啟仁點點頭,也不在意,關上門同一位madam說道:“準備一下會客室,等會有其它部門的長官要來。”

“yes,sir。”madam出聲答應。

半小時後。

三輛平治車一齊駛入總署大門,相繼在門口停下,李成豪、東莞苗、柳文彥、孔令偉四人身穿西裝,推開車門,陸續下車。

張國賓戴著墨鏡,打扮英俊,最後落車,一揮手,眾人就走進總署大樓。

大樓門口,公共關係科“郭偉明警司”身穿白色製服,扛著皇冠警銜,帶兩名督察下屬迎接。

張國賓見到他率先伸出手,打招呼道:“郭sir。”

“張生,好久不見,歡迎來總署作客。”郭偉明雙手握上,連連鞠躬,一副下屬見領導的姿勢。

孔令偉警官在旁心生惡寒:“虛偽、諂媚!”

張國賓則點到即止,鬆開手,出聲道:“我是帶人到保安部的,約了溫sir。”

“我知道。”

郭偉明點點手:“蔡sir開完早會也會前往保安部,各位,請!”

電梯打開。

五人進入電梯,郭偉明帶人一起進來,還幫忙摁好樓層,一路送到保安部門口,考慮到保安部的特殊性質就不再往前,但尊重給的非常到位,作為第一個跟和義海合作的警隊高層,郭偉明冇有想象中官路亨通,有時老油條就是不夠膽豁出去,待遇自然會差一點。

保安部內。

張國賓同溫啟仁握完手,把雙方都介紹一遍,用拳頭碰了碰溫sir肩膀,出聲問道:“一夜未眠?”

“回來小憩了一下。”溫啟仁笑著答道。

“喝杯咖啡先?”張國賓回頭講道。

孔令偉直言道:“先去提人吧。”

“行。”

張國賓抬手讓溫啟仁帶路,眾人沿著長廊走到一間審訊室,溫sir推開審訊室的門,出聲講道:“張生。”

“人在這裡。”

光線透過縫隙照進室內,習慣黑暗的江澄坐在椅子上微微閉上眼睛,光暈中幾個人用蹙著一個年輕人進門。

他稍稍睜開眼睛,年輕人的形象漸漸清晰,整個人都振奮起來,出聲說道:“張先生!”

“阿澄。”

張國賓站在審訊桌前,掏出盒香菸,取出一支繞步來到椅子前,把香菸讓江澄叼好,再替他點上煙。

江澄咬著菸頭,吸上一口,緩緩吐著煙,滿臉享受。

以一種輕蔑的表情往向溫啟仁、柳文彥等人……

溫、柳倒是麵無表情,孔令偉卻露出不爽,出聲道:“拽什麼拽!”

“嗬!”

江澄冷笑一聲,看他的眼神像是看死人,張國賓則坐到桌角上,用香菸敲著煙盒,慢條斯理的講道:“阿澄。”

“我身後三個人,溫警司你認識過,柳辦呢則是內地的行政人員,孔sir呢,你老家同鄉。”

江澄吸著煙。

張國賓歎道:“出來行呢,總是要還的,我謝謝你放過警員一條命,但是我這個人最講信譽。”

“先答應了孔sir要捉你,就隻能讓你跟孔sir走了,sorry啊,澄。”

江澄表情越來越僵硬,一切都已經回過味來。

“呼!”

他一口氣吸完小半截煙,鼻孔吐出濃濃的煙霧。

“呸!”

旋即用嘴把菸頭吐向張生。

張生揮手一拍,打掉菸頭,露出微笑:“沈老闆那邊,有機會我親自向他道歉。”

“乾你嗎的張國賓!背信棄義,跟警察勾搭在一起,往後誰會信你!”江澄用儘全力的往前一起,卻被死死鎖在椅子上,聲嘶力竭地咆哮道:“你是賊!”

“你是賊啊!!!”

孔令偉雙手拍在桌麵,俯身道:“安靜!”

“讓你說話冇!”

“張生,我建議把他直接帶走。”他扭頭道。

張國賓輕笑一聲,取出一支菸點上,低頭道:“什麼年代了,兵跟賊分這麼清,難怪你一輩子都是賊。”

“不過,我說保你平安可不假,隻要你老實配合警方調查,警方絕對會給你留一條活路,你也知道,自己犯的罪夠死幾百次,我給你的麵子夠不夠大?”

張國賓揮揮手:“走吧!”

幾人離開審訊室,江澄還在咒罵,半響後,李成豪推開門,手裡拎著一個鐵錘,走近前,擰聲道:“老子把你牙全敲碎!”

“讓你嘴碎!”

“啊!”

一陣慘叫。

會客室裡。

張國賓、柳文彥、溫啟仁三人正在泡茶,孔sir跟警員前去辦理轉接手續,罪犯也會由香江警務處的人員押送過口岸,再由對麵警員在口岸處接管,全程都是一級保密。

柳文彥喝茶時還擔憂道:“張生,請你親自來對付江澄,會不會造成麻煩?”

“啜。”

張國賓飲口熱茶,放低茶杯,輕笑道:“如果這件事情沈鑫知道的話,我想案子也就不用辦了,如果沈鑫不知道的話,我幫不幫有什麼區彆?”

柳文彥頷首道:“也是,不過這份紅頭檔案案,絕對無人敢走漏風聲,這邊收網了,掐指一算,那頭也差不多了。”

他低頭看一眼表。

一場震驚東亞的掃毒風暴正在進行,一千餘名武裝警察進行執行,查獲的原料、成品三百多噸,涉毒家庭兩百餘戶。

蔡錦平手裡端著警帽,身穿製服,推開會客室玻璃門,出聲笑道:“冇打擾幾位飲茶吧?”

“蔡sir。”

“蔡sir。”

張國賓坐著打了一聲招呼,柳文彥很恭敬的起身握手,溫啟仁則是立正敬禮……

蔡錦平揮手示意各位不用客氣,坐在椅子上後,感歎道:“根據昨夜行動部門的查獲、清點、全港總計繳獲一千二百三十噸。”

“這已經破了全港最高的辦案紀錄,堪稱是史無前例。”

柳文彥莞爾道:“後來也很難超過了。”

“希望吧。”

蔡錦平歎道:“公關科正在籌備記者會,溫sir,你去一趟。”

溫啟仁起身道:“yes,sir!”

張國賓麵帶笑意,給蔡處長端上杯茶,出聲道:“一覺醒來就有送上門的大功,感覺怎麼樣?”

蔡錦平也不藏著,喝著茶道:“爽啊!”

“很爽!”

這天上午,溫啟仁以保安部長官的身份登上電視,向社會各界宣佈破獲“製冰”大案,雙方交火一千餘發,罪犯死亡11人,傷5人,警方有六名夥計受傷,查獲成品冰塊一千二百三十噸。

社會輿論一片嘩然,警隊威望更上一層,保安部的名字也首次進入市民視線,市民更為“署理處長”蔡錦平的強硬手腕感到震驚。

道友、毒蟲們哀嚎遍地,東亞市價應聲而漲。

更新預告:下章明早八點。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註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