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嗬嗬,其實冇什麼大事。就是最近江湖上有謠言,話我們和義海有人沾上官氣,著紅鞋,聯絡差佬們一起砸同道的飯碗。”

“你做了,你就站出來認,你冇做,你就把事情解決了。”黑柴一邊牽著杜賓在家中彆墅花園散步遛狗,跟著杜賓慢跑,一邊拿著電話,朝向電話裡的堂口紅棍說事。

“阿公,我懂的,這件事情一定幫社團擺平,不讓自己的事影響到社團。”張國賓出聲講道。

“嗯…”

“我相信你的能力,彆讓人挑出毛病,以後有什麼事就不好辦了……”嘀嗒,黑柴關掉電話,繼續遛狗。

張國賓搖搖頭。

等到大波豪約好人,一起飲茶聊天,把事情談妥吧。

社團坐館不會管地盤上的檔口,究竟是被掃,還是被砸,總之,警察掃掉檔口,你再把檔口開起來,彆讓社團損失太多,交數的時候彆太難,彆的字號砸掉檔口,你把對方斬倒,彆讓社團丟麵,一切都好談,好說。

可你做為字號的紮職大底,若是地盤被人插進旗,飯碗被人砸掉,讓字號丟麵子,惹上不好聽的風聲。

那你就要被問責!

坐館大爺打聲招呼隻是開始,油麻地堂口處理不了事情,其它堂口就要插手,插手解決麻煩,順帶刮掉你一塊地盤,一直到最後你都是一個廢材,紅棍大底的身份就要被扒。

張國賓就等著紅棍大底的身份被扒掉呢!

可是被扒不等於丟臉……

他把堂口經營不善,黑色生意越做越爛,正道生意越做越紅火,社團大佬逐漸懷疑他扛著社團旗號揾食,卻不想為社團出工出力,最終導致紅棍大底被人扒掉,淪為普普通通,清清白白,乾乾淨淨的億萬富豪劇本。

可不是太子賓跟警方暗通曲款,合作坑殺江湖同道,堂口地盤被外人踩街,油麻地十二條街全部地丟光……

張國賓現在解決江湖傳言有兩個辦法,第一個是以絕對實力斬死癲仔新,第二個是自證與警方冇有勾結。

把亂嚼舌根的人斬翻,江湖上,自然就無人再說什麼,苦主都冇有了,誰去起訴?

坐館黑柴嘴裡的解決麻煩,顯然也是如此辦法,乾脆利落,快刀斬亂麻。

黑柴相信以太子賓的實力、手段、解決一個顛人無問題,而張國賓在接完電話,卻點起支菸,豎起菸頭,眼神深邃,凝望著一點火光。

彆逼我,真的彆逼我,有得談先談,飲壺茶,收筆錢,回家接大佬的位置,多好!

而社團幫會之間的交易若是被警方捅了,卻往往隻是兩個社團間互相沖突,根本冇有找警方算賬的道理,可見,做大佬,要做白的啊!

“義字當頭,洪門英烈,三英五祖,血戰在前!”倉庫內,一尊香案擺起,一排蠟燭點燃,火光搖曳,映襯亮草鞋關公,一身綠袍,手持青龍刀,眯起丹鳳眼的神像。

昏暗的室內,點點燭火。

十二名兄弟跪在地上,昂首挺胸,麵無懼色,端著清香。

燭火將關公照的活靈活現,丹鳳眼內溢位殺氣。

大波豪一身體恤,將電話放在案旁,拾起一把洪門單刀,將刀身放在燭火烤。

“今有洪門弟子一拾二人,承先祖之遺誌,繼義海之肝膽,為義海堂主張國賓,抽生死簽,決忠義事。”大波豪眯起眼睛,神似關公,橫刀回首:“義海弟子何在?”

“弟子鄧威、弟子周誠、弟子何戍行、弟子張希濤……弟子黃黨,弟子霍慶雲……”

“願領生死簽!”倉庫內,關公前,香案下。

一拾二名義海弟子舉著清香,一一報上姓名,對關聖立誓,願領生死簽,行忠義事,一個不多,一個不少,每一個都是堂口精挑細選的忠心打仔。

香火晃動他們的臉龐,麵無表情,神色決絕,深藏激動,滿臉壯誌……神色不一不同,唯有一份豁出去的膽量,不約而同。

這一拾二皆是堂口內登記在冊的四九仔,各自手下都負責些場子,有些小弟,平時負責處理小衝突,小矛盾,上不得檯麵,卻都是堂口骨乾,現在誰領下生死簽,便要帶著底下小弟一起做事,是將來堂口打下地盤,第一個抬的就是他!

大波豪的點點頭,橫刀讓開一步,四九仔們一個接一個的站起身,將清香插進香爐內,對著關公像鞠躬,轉身去拿檯麵上的生死簽。

一桶生死簽插在竹盒內,

一共十二支,

十一支長者,為生簽,一支短者,為死簽。

鄧威走在最前麵一個,把三炷香插進銅爐後,率先將手伸向簽桶,可他在抓向竹簽的那一刹那,內心彷彿下了什麼決定,一把將簽桶拿起,狠狠砸在地上:“砰!”

簽桶彈起,飛開,十二支竹簽散落在地。

鄧威一眼認出當中的死簽,彎下腰一把撈起,舉著死簽,跪地吼道:“義海弟子鄧威願令死簽為堂主效命!”

“啪嗒!”他雙膝跪地,高舉死簽,表情堅定。

大波豪在看見鄧威摔下竹桶之時,舉起手中洪門單刀,便要將貪生怕死,背叛師門的叛徒斬死!

可當他望見鄧威獨領生死簽,立誓要為大佬效命時,刀尖穩穩懸在鄧威額前。

關公像下,剩下拾一名兄弟,神情各異,似被震撼,眼底情緒非常複雜。

“想清楚了?莫妮卡跟花園街的生意可並不差。”大波豪眼神犀利的盯著他。

鄧威一點都不遲疑,舉起生死簽,聲嘶力竭,吼道:“豪哥!我想清楚了!”

“我不想彆人一輩子都叫我趴車威,我不想彆人罵我的小弟,跟著趴車威,一輩子都要趴車呀!!!”

大波豪望著眼前的鄧威,感覺彷彿看見上位前的賓哥,那一個夜晚,相館閣樓,太子賓在坐館阿公麵前是同樣的做法,同樣的表情,

江湖,

是一個輪迴。

大佬對兄弟好,給兄弟前途,兄弟為大佬做事,為大佬搏命人人想要上位成大佬,卻不知終會有幾人成大佬,光明相館裡一張張抽中死簽者的照片,那日那時,正如此時此刻,可又有幾人上位?

而有兄弟願獨領生死簽,更是社團強盛,堂口強盛的標誌!

江湖上能領下屬如此效仿的大佬僅此一個。

大波豪眼框閃爍,目光觸動,收起橫刀,轉身將刀呈回香案,在香台上取下一疊厚厚的紅包,雙手遞給跪著的鄧威,講道:“你和兄弟們的安家費,拿下去發給一同過海的小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