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n小說網 >  張國賓小說 >   632

-

“阿梅,你這樣看我好奇怪。”

李成豪突然有點發毛,停住長篇大論。

“怎麼啦?李元帥在戰場上叱吒風雲,麵對千軍萬馬的時候不怕,回到家裡怕我一個小女人?”梅雁芳甜甜的笑著,站起身,離開餐桌,找到行李箱,說道:“你先喝湯,我進房間裡收拾行李。”

“阿梅,其實我更喜歡你打拳的樣子,你對我笑的越甜,我越害怕。”李成豪端著碗,張著嘴巴,小小聲的嘀咕道。

半小時後。

梅雁芳整理好行李,手裡拿著一支皮鞭走到客廳,舉起手臂輕輕靠在一個落地燈上,身穿旗袍,左手拿皮鞭輕輕廝磨腰間,姿態妖嬈的眨眨眼睛,調戲道:“李將軍,在緬北皮鞭用的還順手嗎?”

“回家想不想再用在奴家身上。”

這時李成豪已經把桌麵的湯碗收拾乾淨,正在沙發上抽菸,見狀站起身嚥了口唾沫,鼓起勇氣道勸導:“阿梅,拍戲用不著這樣吧?我們家有錢。”

屋內,氣氛曖昧。

梅雁芳嫵媚的笑了笑,矯揉造作的踱步上前依偎在男人胸膛,略微抬高右腿,一大片雪白露出嗔怒道:“將軍,奴家真的好想你。”

“想你用鞭子抽我。”

李成豪身體僵硬,愣是不敢動,口中不斷複述:“體驗派,體驗派,我懂,體驗派……”

梅雁芳卻忽然放下腿,雙手猛的一扯鞭子:“啪!”

一記響亮的鞭聲迴盪。

梅雁芳氣道:“李成豪!”

“誰跟你演戲!”

“你跟我講,你去緬北是談生意,有冇有告訴我是去打仗的!”

李成豪嚇的渾身一抖,後撤一步,解釋道:“突然情況,阿梅,突然情況啊!!!”

梅雁芳雙手叉腰,破口大罵:“哪兒有這麼多突發情況?所有突發情況都是有預謀的意外,你告訴我,是不是去緬北之前就計劃好要打仗了?”

“還說生意有點問題,冇什麼問題,我就說你這麼好,出國前還特意帶我去逛街,原來你在跟我玩心計!”

李成豪繞著桌子進行戰術後撤,急忙道:“我冇有,阿梅,我冇有心計,隻是有人在逼我,我不得不讓他們見識一下!”

“見識什麼?見識什麼誰是義海二路元帥嗎!”梅雁芳一步步緊逼上前,玫紅色旗袍上的波浪起伏不定,拿著皮鞭指道。

“你怎麼不告訴我你要去打仗呢?要不是我在新聞上看到緬北打仗的新聞,我都不知道你去緬北乾嘛了!”

“我告訴你,為了你的事情,我已經進張生辦公室喊過一次了!”

李成豪瞪大眼睛,站住道:“你怎麼去找賓哥了?”

“我不能去嗎?”梅雁芳眼裡含著淚,眼眶濕紅:“我男人在國外替他大佬扛槍打仗,我能不去嗎!”

“見著你死,還是等著給你收屍?”

李成豪道:“他是我大佬耶!”

“我還是你女人!”梅雁芳回答的鏗鏘有力。

“可我同兄弟們風風雨雨一路都是這樣過來的,人在江湖,生不由己,生意,兄弟都在國外要我保護。”李成豪有他的堅持。

梅雁芳也有:“然後呢?”

“你就忘了我在家裡等你?”

李成豪臉上的怒氣一瀉,張了張嘴,默唸道:“難怪大佬一直催我回來……”

梅雁芳臉頰淌下兩行淚。

“你不在香江的時候,我聯絡不上你,也不敢天天去找張生,隻能日日去天後街燒香,誰知道天後孃娘能不能管到那邊,有時候戲我都拍不好,你回來是威風了,能送我一座礦,你要是冇回來呢?”

“我去哪裡找你?”梅雁芳帶著哭腔埋怨。阿豪是又委屈,又無奈,帶著心疼於歉疚,手足無措的嘟喃:“不會的,全世界冇人打得過我,我可是賓哥手下四大天……”

他忽然無話可說,陷入沉默:“因為曾經阿ki

g也是這樣覺得。”

“我不想管你了!”梅雁芳氣綏綏的把鞭子拍在他身前。

李成豪接住皮鞭順勢把女友攬入懷中,輕撫著她的髮梢,說著動人的情話:“多謝你,阿梅,我晚上請你食宵夜。”

“誰要你的宵夜。”梅雁芳又是打了他一下,把頭埋進胸膛,十指捉緊他兩條手臂:“以後,不要去了。”

她昂起頭,望著麵前的男人:“大不了我拍戲養你。”

李成豪抱著女人直言道:“江湖事永遠不會斷,大佬離不開我,我不能辜負兄弟們,社團寄托太多人的希望,有替他泊車的馬仔,也有親手替我紮職的大佬,阿公們。”

這是一種傳承。

李成豪知道話有些難聽,扶住女人的雙肩,凝望著她,迫不得已的撒了一個謊言。

“下次有要拚命的時候,我也不去了,畢竟我可是個二路元帥,不需要打打殺殺了。”他麵露笑容。

梅雁芳天真爛漫,居然問道:“真的?”

“真的!”

李成豪保證,殊不知,二路元帥就是一個要替話事人打打殺殺的位置,梅雁芳心裡卻大受慰藉,依偎著他:“你行李箱裡有一件軍裝,我看見袖口有好多磨損,在國外你一定吃了很多苦。”

李成豪呲牙:“怎麼可能,我可是指揮官,你看,我還給你帶了禮物。”

他鬼使神差的摸出西裝裡一塊名牌腕錶,舉到梅雁芳眼前,誇耀道:“這塊百達翡麗是我在緬北買的,是不是很漂亮?”

滿麵的鑽石迅速吸引女人的目光,梅雁芳果然開始轉移注意力,彆管玉石礦還是股份分紅,重感情的人哪會惦記,相反,拿在手上的禮物既能表達心意,又能哄人開心,如果是閃閃亮亮,加點鑽石的東西更好了。

“你彆看新聞裡播緬北苦哈哈,其實緬北也有城市很繁華的,專櫃一片一片,什麼都能買得到,我在緬北吃好喝好,開幾百萬一輛的豪車打仗,說出來你不知道那豪車叫乜名。”

梅雁芳嘴角露出笑意:“什麼豪車啊?”

“算了,不提不提,就緬北有,還有私人飛機呢,你不懂。”李成豪正欺騙著一個涉世未深的小姑娘,搖搖鑽表引誘道:“大明星,喜不喜歡呀?”

“我好鐘意呀!”

梅雁芳美滋滋的拿下手錶。

李成豪一個下蹲就抱起她的雙腿,不小心把旗袍都捋起,扛著兩條大長腿走進臥室,豪放的道:“你鐘意它,我鐘意你呀。”

“大波豪!”

“把我放下來!”梅雁芳連連拍打著他肩膀,李成豪卻一腳踢開臥室房門把她丟在床上,撿起散落的皮鞭,擰笑道:“小妹妹,今天我就叫你繳械投降!”

“哎呀呀。”

房間裡,開始插入一段不可描述之畫麵,如同花屏的黑白電視機,吱吱吱,總會冒些刺耳的聲音。

當晚。

淩晨。

旺角,江記大排檔。

張國賓坐在一張方桌前,望著斜上角的一對男女,遞上一瓶酒道:“阿豪,飲酒。”

“乾杯!”

李成豪舉起酒瓶。

東莞苗、大頭坤、馬王、元寶一班人都來為二路元帥接風洗塵。

其中,不少人都看見李成豪、梅雁芳戴著同一個品牌的腕錶,不過梅雁芳手裡的錶款更新,李成豪手腕上的表則有些歲月斑駁。

七個人舉起酒瓶,瓶口碰在一起。

“叮噹。”

張國賓昂首飲酒,發自內心的替兄弟感到開心。

這是一塊男表。

卻被一個女人不計小節的戴上。

炫耀。

炫的是愛啊。

“乾他孃的,阿豪,祝你開心。”

張國賓心中大罵。

大頭坤卻夾著菜道:“豪哥,這次從緬北迴來記得去醫院看看,免得有什麼舊創複發,對身體很不好。”

李成豪搖搖頭:“不用了,我能有什麼傷?”

馬王調侃道:“不一定是傷啊,也可能是病嘛,緬北那麼刺激,誰知道……”

元寶用肩撞了馬王一下,馬王的葷話適可而止,李成豪瞪起眼睛叫道:“我又不像你,一禍害就禍害全港的馬子。”

“我就禍害一個人,怎麼著也比你強。”

梅雁芳坐在旁邊,不服輸道:“對啊,我甘心!”

“我靠。”

“有種!”

一連串張狂的笑聲響起。

馬王弱弱解釋:“我每個月都做體檢好的吧,馬欄的妞在試鐘前也要去醫院的……”

張國賓卻被提醒了,想起一件事,出聲道:“阿豪,你去醫院體檢一下吧。”

“梅小姐,你也陪他一起去,以前阿豪受過的傷不少,有些舊傷最喜歡在人虛的時候爆發。”

“這樣,你們兩個人每年都去私人醫院做全麵檢查,花費公司報銷,算我做大佬的一點心意。”

就算再冇心冇肺的人,麵對大佬拿出的理由也無法拒絕。

梅雁芳點點頭道:“放心吧,賓哥,我看著他。”

“明天就帶他去。”

“多謝。”

張國賓笑道。

一些病症晚期發現存活率很高,但在早期就發現的話,存活率將大大提升。

他不記得梅雁芳到底是得什麼病,但依稀記得是絕症,既然是絕症大概率就是癌症,白血病,心臟病……

按照發病率和後世輿論,白血病、艾滋都可以排除,理論上該是癌症,癌症提前發現很有好處。

實際上,梅雁芳得的是宮頸癌,發現時就是晚期,從確診到去世僅有四個月。

宮頸癌本身也是很隱蔽、很常見的一種癌症,一般人早期根本注意不到,一旦檢測出來,在早期開始介入。

80年代的存活率就能達到60%,在20年代甚至能達到90以上%。

有定期篩查體檢,預防率更是能達到95%。

張國賓除了交代兩公婆去做體檢,還得交代一下醫院的負責人,把癌症篩查加入體檢套餐。

這樣就O了。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註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