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n小說網 >  張國賓小說 >   633 黑手

-

馬世明來到大老闆辦公室,坐在桌子前,遞上一份檔案:“張生,根據大公集團傳來的訊息,倫敦衛生局長已定於年底退休。”

“各方麵關係活動的差不多了。”

張國賓非常滿意,輕敲桌麵:“讓倫敦方麵透個訊息出來,把位置給ICAC的班仁信坐。”

馬世明神情驚詫:“老闆,班仁信上回才查跟集團的物流公司,不見得拿到職位會賣你麵子。”

“將欲取之,必先予之。”

張國賓說道:“如果一個人從未獲得過某些東西,就談不上失去,要讓一個體會到失敗的味道,必須先品嚐過成功的感覺。”

馬世明若有所思:“就像最底層的市民永遠能麻木的生活下去,隻有出人頭地的人,又破產失敗的人,纔會跳樓自殺。”

張國賓低下頭:“一個意思吧。”

在張國賓盯上的三個人選當中,班仁信是最有信仰的一個,同時是能力最出眾,背景最單薄的一個。

一個月後。

半島酒店。

晚宴。

班仁信身穿西式禮服,頸前戴著領花,手中端著紅酒杯,昂首挺胸遊走在賓客當中。

“班sir。”

“晚上好。”

“你好。”

賓客們舉起酒杯,頻頻向主人致敬。

這一百餘名賓客個個都是有頭有臉的人物,有ICAC內部的高級官員,有各紀律部隊的主要長官,有香江商界大鱷,有港督府秘書。

人人都是西裝革履,禮數週到,衣冠楚楚。

李家城、鄭雨彤、蔡錦平、霍官泰的身影都有出現。

按照圈子分成幾波人,互相間偶有交流,攀談,但立場,派係區分明顯,宴會主人則是一道關係橋梁,不能怠慢每一個圈子的客人,也要起引見,帶客的作用,把圈子之間的關係串聯起來。

今天。

是班仁信宣佈要回到祖家任職的一次晚宴。

對於外派殖民地的官僚而言,能夠回到祖家任職是一種榮譽,既代表迴歸祖家的核心政治圈,也代表高升要職。

ICAC廉政專員看似是個土霸王,實際上論地位遠不如倫敦一個部門長官,一等朝官、二等京官、三等地方官。

這個道理古今中外都通用。

班仁信能夠平調前往倫敦任衛生局長,可謂是連升兩級,按照港島官僚的禮數,離開香江前的兩個月必大設宴席,呼朋喚友,一來是穩定香江人脈,以備不時之需,二來是收受賄賂,卷錢逃港,三來是充門麵。

這是第一場,也是最重要的一場,後麵的賓客會慢慢降級,直至走前的最後一場最隆重,港督都會親自前來參加。

班仁信就算兩袖清風,從不受賄,可門麵、規矩還是要守的……

張國賓身穿西裝,端著舉杯,站在一個角落:“蔡sir。”

“乾杯。”

蔡錦平遞出酒杯:“叮!”

他昂頭淺飲。

“張先生還真是心胸開闊啊,按照我對你的瞭解,還以為你不會來呢?”蔡錦平笑道:“不過來了也好,我們借鬼佬的地盤聊聊天。”

“你我也好久未見。”

張國賓拿著酒杯,麵帶輕笑:“大公集團有點生意在倫敦,總歸是要來拜訪拜訪,雖然班sir對我好像有意見。”

他聳聳肩:“但是做生意嘛……”

“臉皮要厚!”

蔡錦平哈哈大笑:“第一次,第一次聽說九龍皇帝是個厚臉皮的人。”

“他來了。”

張國賓說道。

班仁信舉著一杯紅酒,於兩位侍者的跟隨下來到蔡錦平麵前,舉杯敬酒:“蔡sir。”

“班sir。”

蔡錦平麵帶輕笑。

“感謝你多年來的合作與配合,警廉合作已經成為最重要的紀律部隊合作。”

班仁信說道:“希望將來香江還能清廉、公正的法治環境。”

蔡錦平客氣道:“一定!”

“警隊的職責就是守護城市安全,警民合作,警廉合作都是戰略,對了,新來的廉政專員能透露一下風聲嗎?”

班仁信沉吟著道:“港督府暫時冇有訊息傳來,屆時可能由港督親自委任,蔡sir有推薦人選?”

“我?”

蔡錦平說笑道:“我就隻能推薦我自己了!”

“哈哈哈。”

班仁信開懷大笑。

蔡錦平介紹道:“這位是義海集團的總裁張國賓先生,我的好友。”

班仁信早早就看見站在一邊的張國賓,但是刻意忽略,見蔡錦平提起也不得不上前點頭:“張生。”

“好久不見。”

張國賓笑著伸出手,握手道:“班sir,恭喜。”

“不要開心的太早。”

班仁信卻話裡藏針:“我走了,還有新的人來,ICAC永遠會盯死你!”

“感謝廉署監督。”

張國賓笑笑:“也不算辜負納稅人的錢。”

班仁信鬆開手向蔡sir點頭致歉,走向總督府行政秘書衛達,衛達是一個四十餘歲,年富力強,正值當年的行政精英,其憑藉總督府秘書職權,大肆籠絡政務司多個行政部門,常常收受地產商、金融商之獻金。

若不是有總督看重衛達的關係在,ICAC早就將衛達翻了一個底朝天,不過總督府有委任廉政專員的權力。

廉不上總督府是一個潛規則,目前為止ICAC處理的最大貪汙案,也未涉及到三司十二局長官。

就算是幾十年後,ICAC最高處理的貪汙案,也僅到行政司副司長級彆。

所以,當衛達熱情的向班仁信敬酒時,班仁信並未給予他好臉色,而是輕輕碰杯,語氣隨意的說道:“衛sir,歡迎。”

“班sir,請多關照。”

衛達笑容燦欄,伏低做小。

班仁信卻連話都不等他講話,扭頭就帶人走向海關署長的方向。

要知道,在場都是實權在握,非富即貴的人物,每一雙眼睛看似都望著好友,餘光卻有意無意總瞥向專員方向。

專員對於衛達的態度落入所有人眼中,平淡無奇的冷落即是對衛達最大的譏諷,再配合上廉政專員的身份。

無形間就等於給衛達身上粘汙點。

衛達手裡端著紅酒杯,整個人僵在當場,一口酒都喝不下去。

霍先生見狀歎道:“班sir身上有傲骨啊。”

張國賓聞言輕笑:“衛sir可不是一般人,一點麵子都不給他,班sir可真勇。”

衛達在放下酒杯之後,腳步匆匆的就離開晚宴,班仁信既冇有去送,也冇有去管,繼續在跟海關署長聊天。

作為一個即將調離香江的人,確實已經不需要給衛達麵子,一些默認的潛規則可以不需要再遵守。

若是衛達敢向班仁信開火,班仁信完全可以在調離前,部署廉政小組對衛達進行立案調查。

“你對班仁信有意見?”

霍先生忽然問道。

“冇。”

張國賓眼神眯眯,笑容更盛。

一週後。

蔡錦平打電話道:“張生,有個好玩的新訊息想不想聽?”

“什麼訊息?”

張國賓問道。

“祖家有調任檔案發到港督府,調港督府行政秘書衛達前往倫敦,擔任倫敦市衛生局長。”蔡錦平說道。

“據瞭解,衛達發動了所有關係,可能還有總督幫手。”

張國賓驚訝道:“真的?”

蔡錦平語氣深沉:“張生,小心些,這幕後誰很深,有人在操控局麵,一不下心就會捲入其中。”

“要是跟幕後黑手的利益發生衝突,冇好下場的,對方居然能插手到倫敦的職位……”

某祖家大鱷。

很可能關係到唐寧街。

當然,一個市衛生局長的位置,以香江的角度上看很大,實際上,在倫敦方麵卻是很多人都可以插手的位置。

甚至不需要什麼政治交換,完全的金錢交換就行。

這件事情在香江內部可以引發地震,在倫敦甚至壓根冇人關心,更不會想到幕後黑手不在唐寧街。

在和記大廈!

這就是資訊差。

張國賓連忙出聲感謝:“謝謝你,蔡sir,狗急了還咬人呢,現在外邊既然有風雨,那我就知道分寸。”

“不會落井下石的,免得被狗咬。”

蔡sir輕笑道:“隻要不亂插手,白鬼間的利益糾葛,也影響不到我們。”

“好了。”

“我先去開會。”

他出聲告辭。

“再見。”

張國賓掛斷電話。

“阿明,你派人盯緊ICAC的動向,看看ICAC什麼時候發現我們……”他把馬世明叫來辦公室,親口囑咐道:“小心狗急了亂咬人。”

馬世明麵帶輕笑:“放心吧,老闆。”

“班仁信現在心情不知道怎麼樣,哈哈哈。”

他抽著雪茄。

張國賓坐在椅子上,沉吟著道:“我們就不要派人跟衛達接觸了,雖然衛達受了我們的錢,但是等他到倫敦就職後,由大公堂的人出麵聯絡更合適。”

“估計現在衛達心裡也慌得很,不等到位置坐好,會很害怕同我們聊天。”

一個人早上起床發現賬戶上多出一千萬美金,驚嚇一定是多過驚喜的。

天上掉餡餅的事,往往都埋著陷阱。

“yes,sir。”

馬世明說道。

總督府。

港督先生正同秘書一起在會客廳裡食下午茶,一份檔案馬上讓行政秘書衛達的政治地位拔高幾籌。

就算港督都需要以禮相待,平等交流。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註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