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張國賓接著電話,謙讓道:“陸生,一點點小把戲,不值得一提,一家人要以和為貴。”

陸存久含笑頷首:“是啊,能夠輕描淡寫的把事情解決,就是最有效的辦法,我覺得是四兩撥千斤。”

“過譽了。”

張國賓笑道:“那新界鄉間的事情就交給你,我再負責政務方麵的溝通。”

陸存久道:“放心吧,張生,明天就開祠堂,寫族譜,移風易俗,後麵事再麻煩您。”

“OK!”

張國賓放下電話,鬆了口氣:“事情辦得不錯!”

移風易俗不是件容易的事。

祖宗家法,今朝改易,往後今日之事,便為祖宗家法!

張國賓喊道:“叫阿豪來辦公室!”

“是。”

“大老闆。”

小潔答道。

李成豪揉著眼睛,睡眼惺忪走進門,嘟囔道:“賓哥,今天叫我總是斬人了吧?”

張國賓靠著椅子,抬頭望他,臉上掛著笑容:“昨夜你辦事的方式,我聽人講了,有勇有謀,辦的很好。”

“正所謂,上兵伐謀,能夠找到對手軟肋,一擊必中,要靠腦子的。”他用手指指腦袋,很認可道:“事情辦完了,想要什麼獎勵?”

李成豪坐在椅子上,吸著一支菸,麵露苦惱:“本來我就是公司董事,辦事情還有獎勵啊?”

“該要點什麼呢……”

李成豪痛苦道:“你幫我想想吧!”

“賓哥!”

他什麼都不缺。

張國賓指尖輕彈桌麵,思索道:“要不然給阿梅開場演唱會,收入全部歸阿梅?”

“你的錢花不完,總該給阿梅賺錢的機會。”

李成豪眼前一亮:“好注意!”

“阿梅上張專輯在日韓銷量都很不錯,希望能夠前往海外開演唱會,賓哥要不要給他批了?”

香江藝人前往海外開演唱會的極少,一來,音樂打出本土不易,二來,海外演唱會投資很高。

人員出境、場地安排、稅收彙率,一層層打下來基分不到錢,音樂公司支付完藝人出場費甚至可能虧錢。

香江,整個**十年代的黃金樂壇,能夠前往海外開個唱、巡演者寥寥無幾,不過梅、張、劉幾人……

其中,主要巡迴場地都是在東南亞、新馬泰。

張國賓沉吟道:“華人明星在海外開演唱會,個人安全風險不小,越南,馬來等地方幫派等碼頭不好拜。”

錢則是小事。

大不了就當花錢買名,炒作熱度,下張專輯賺回來…

李成豪笑道:“所以需要大佬開口嘛……有洪門兄弟罩著,邊個敢動我女人?”

“一條路,三刀六洞,萬刀斬死!”

張國賓還是答應下來:“行,全球巡演的事情,我同亞洲星打一個招呼,底下的人會安排。”

“多謝大佬。”

李成豪神情雀躍,歡天喜地的起身告辭。

忙著給女友通訊息。

張國賓倒覺得本次巡演算不上什麼大事,操作得好,公司賬目不說賺很多,平賬、微利OK的。

梅雁芳的名氣也將再抬一個高度,香江的女兒開始登上世界舞台……

一個月內,新界鄉間八大姓,三十幾個小姓,近四十萬人完成族譜的登記。當然,在宗族上層達成統一意見後,下層小輩們近乎冇有反對的餘地,四十萬人登入族譜根本不需要乾什麼,很多在中環、九龍打工的年輕人,連新界都冇有回一趟,就被宗族長輩代為同意。

八大宗族同時達成新公約,嫁入新界的女仔之女,將獲得新樓權,嫁出新界之女仔,可以帶走樓權,但不得帶走家財。

除非是長輩父兄同意,出於疼愛贈予之嫁妝,否則天生樓權就是女仔們唯一能帶走的東西。

重修族譜,主要是厘清關係,寫上名字,前前後後,數百人忙了一個多月才搞定。

新界議員、太平紳士、各村鄉賢來到祠堂參觀新族譜。

政務司方麵受到極大壓力,讓新界女性獲得樓權的聲音,甚囂塵上。

檔案正式擺上港督桌麵。

“卓司長,新界女性想要享受《小型屋宇政策》,民間輿論鼓譟的很厲害,議會方麵到底是什麼意見?”

港督說道。

政務司卓晉餘鞠躬點頭:“sir,自1970年《小型屋宇政策》實施以來,70年前父係源自新界的男性鄉民所建丁屋已達七萬餘間,剩餘待建、待審批的丁權達十二萬個。”

“光是七萬餘間丁屋就侵占鄉間高達20公頃的土地,考慮到剩餘的十二萬個丁權,若再加讓女性擁有樓權。”

“新界可用之土地將完全淪為新界居民之地,政府在新界前後的投資將全部打水漂,且,未來開發新界時再無可用之土地。”

“除非采用填海造陸的方式,開發成本高昂……”

政府也是要考慮收益的。

之前不開發新界就是忌憚新界華人勢力,害怕投資餵飽新界鄉民,讓新界鄉民更有力氣反抗港府。

但九龍區土地已經快要不夠用,未來開發新界是一件遲早的事,如果新界適合居住的土地全在鄉間手上。

這豈不是新界版打土豪,分田地?

港府就是那個土豪!

未來,香江也不允許挖山蓋樓,違背環保條例,否則就會觸碰香江大地產商之利益,繼而觸發銀行業、金融業連鎖反擊。

唯有填海造陸。

港督不得不感歎:“從67年英軍冇有打進新界開始,新界就不再是港英政府的新界,新界鄉民的要求很激進,但是我們能夠應對的措施很有限。”

“先前政務司采取的辦法就是拖,一個拖字訣,把丁權拖著不辦,替港英政府節省新界土地。”

拖能拖多久?

這在正統政府手中不見得好用,但偏偏在港英政府手中用處不小。

因為,港英政府97年就將撤離,在97年前拖住,加緊開發新界,把土地賣了,撈一筆攜款跑路。

根據《聯合聲明》,新政府將承認先前一切法律不變,《小型屋宇政策》繼續實施。

丁權繼續存在。

大量堆積到97後的丁權,就將成為新政府接手的債務,乃至一枚定時炸彈,曆史上,英政府也是如此做的。

00年代新界就為丁權之事發生過抗議,導致政府想要頒佈的《新小型屋宇政策》擱置,繼續沿用《小型屋宇政策》。

久而久之,丁權成為一道疤痕,掛在身上,人人都看得見,卻碰不得,會疼。

“現在有人不讓我們拖了。”港督出聲感歎。

政務司長說道:“根據廉政公署調查,本次丁權事件當中,幕後有地產老闆在進行操作。”

“哪幾位?”

港督皺起眉頭。

“李家城、嘉道理、新加坡的信合置業。”信合置業是最近一家風頭正盛的商業大廈地產商,投資方來自新加坡“遠東機構”。

港督罵道:“一群白眼狼,賺香江的錢不夠,還想挖空政府的銀庫。”

政務司長肅聲說道:“他們私下想要收購丁權,在新界進行丁權大開發,蓋丁屋大廈。”

“難怪他們迫切的鼓動新界市民進行活動。”港督麵露不悅:“讓財政司長對四大銀行進行遊說,讓四大銀行收縮對三大地產商的信貸,就算是不得不批的業務,也必須加利!”

政務司長點頭:“是,長官!”

三天後。

長江實業,李家城給恒生銀行總裁斟茶倒水。

“察sir,先前答應好的一筆兩億港幣貸款……”

鬼佬總裁歎出口氣:“唔好意思,李生,這件事情是財務司長親自打的電話,有什麼事情建議去跟財務司長溝通。”

李家城表情難受:“長實正在進行北上計劃,跟內地政府敲定了投資額度,如果缺了兩億的口子。”

“將會中斷三個省會城市的項目,未來在三個省會城市裡的業務就很難展開了。”

察sir眼神深遂,意有所指:“李生,你自己乾了什麼,你該不會不知道吧?”

“我?”

我明明什麼都冇有乾啊!

“無妄之災,真是無妄之災。”李家城感歎道:“我一定會跟司長解釋清楚的,在此之前,希望恒生高抬貴手。”

察sir說道:“實話跟你說,這是總督的命令,誰也救不了你。”

李家城端著酒杯,表情沉重:“真凶遲早會浮出水麵!”

半個月後,聯合國消除對婦女歧視委員會,忽然在國際媒體上發聲,對香江近期的女性獲得讚揚。

聲明:隻有男性可享有丁權的丁屋政策,會對女性造成歧視,進而引起一係列之壓迫。

呼籲文明、先進的港英政府,為消除婦女歧視作出努力,加大決心讓女性享受《小型屋宇政策》。

同一天,香江各報紙、週刊、新聞都刊登、播放了該聲明。

總督大人把報紙拍在桌麵,喝聲道:“這是哪裡蹦出來的委員會,以前怎麼從來冇有聽說過?”

張國賓坐在辦公室裡,喝著咖啡,輕聲笑道:“隻要肯給錢,答應每年打經費,讓聯合國裡麵的婦女權益代表,組一個最低層級的委員會很簡單。”

“一週時間委員會就可成立,成立當天就可以發表意見進行討論……”

“啪!”

他把咖啡杯放在桌麵:“這個名頭還特彆唬人!”

“馬上能在全港攪動輿論,讓總督都不得不正麵迴應。”

李成豪驚訝:“賓哥,你連港督都唬啊?”

------題外話------

今天大卡文,又重新整理了劇情線索,來的太晚了。

但好在已搞定。

明天爭取早點,sorry,sir。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註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