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n小說網 >  張國賓小說 >   640 大鬼頭!

-

“這一回真不是要唬港督,是真要同港督聊一聊了。”張國賓心中有數,出聲說道:“明晚八點,有骨氣,約港督!”

李成豪表情震驚:“賓哥!”

“港督也配登上有骨氣?”

這可是江湖兄弟,心懷忠義者的話事廳。

張國賓揮揮手,出聲道:“設宴!”

“知道了。”

“賓哥。”

李成豪擰笑道:“我一定用最威風的排場迎總督!”

張國賓給霍先生打出電話:“泰哥,您是商界前輩,德高望重,在下麻煩您聯絡一回港督府。”

“請港督來旺角一趟。”

陸羽茶樓。

霍先生身穿西裝,獨自一人在品茶,聞言淺笑道:“地址,時間給我。”

“好!”

……

“港督先生,霍先生有一份私人信函遞給你,事涉新界樓權開發一案。”新秘書把一封信函雙手遞上。

港督單手接過,確認漆印,用刀剪開。

“備車。”

“晚上八點,有骨氣酒樓。”

三分鐘後。

港督語氣凝重,出聲話道。

晚上。

八點。

旺角街市正是一片熱鬨繁華,來來往往的市民、顧客把街道擠滿,川流不息的車輛,尾燈如星。

店員、銷售、馬仔們站在街口,一間間店鋪燈火通明,八十年代是一個備受矚目的時代,充滿眾多奇蹟與故事。

一行六車組成的車隊正在車流當中,緩緩駛向天後街頭的江湖酒樓,打頭兩輛摩托警車開路。

車尾兩輛摩托警車殿後,警燈閃爍,在車道中非常紮眼。

當先一輛勞斯萊斯掛著皇冠圖案車牌。

這是港督專車。

張國賓右手端著一盞茶杯,昂首立於酒樓三層,背後站著二十餘位兄弟,望向街口駛來的車隊,不由歎息:“這就是權力!”

“一哥的車牌代表地位,皇冠圖案則是毫不掩飾的權力!”

李成豪叼著雪茄,身穿白色西裝,站在一旁:“賓哥,你是不是心生羨慕?我記得曆史課裡一句話……”

“不是!”

張國賓嘴角露笑,堅定的道:“我是感覺恥辱!”

“明明是你我華人之土地,卻任由鬼佬耀武揚威,招搖過市。”

李成豪臉色一紅,不服氣道:“我們江湖人不怕失去,就怕冇誌氣,遲早叫他還回來!”

“嗬嗬。”

張國賓舉杯將茶水飲儘,轉過身道:“走!”

“一起去迎接港督大駕光臨!”

這時港督車隊停泊在酒樓門口,一行港督府保鏢推門下車,列隊站好,秘書,助理再相繼下車。

最後,一位戴著耳麥,眼神犀利的西裝壯漢拉開車門:“sir!”

兩鬢斑白,褐色瞳孔,鼻梁高挑的現任港督彎腰下車,合攏西裝,站在樓下望向招牌:“有骨氣!”

“上樓!”

港督帶著一眾隨行人員邁入酒樓大門,大門裡旗幟招展,有龍旗、有虎旗、設五色令旗、四相營旗。

一位位身穿白色上衣,臂紮紅巾,雙手端著大刀的「洪天佑」站滿台階左側,可謂“五步一人,十步一哨”。

明明是開門迎客的酒樓,樓內卻莊嚴肅穆,凜凜生威,一陣穿堂風襲來,鐵血之氣,威嚴之感。

叫人心頭髮寒!

一名保鏢表情緊張,連忙舉手攔道:“sir,現場環境危險,請call飛虎隊到場!”

港督一下卻明白過來,整整領帶,大步向前踏去。

“一點當地習俗而已,不要驚,一起登台。”他知道來者是向他示威,不過光天化日之下,不可能有人敢在港島境內對總督動手。

對方是希望給一個下馬威。

把下馬威給總督,膽子可謂夠大,但,二十年前港英政府在新界輸過一次,二十年後,港督政府不能輸第二次場。

談不攏,事後讓警隊逮捕禍首,遠比現在退去要威風太多。

“噠噠噠!”

港督一步步登上台階,數位保鏢掏出武器,雙手握槍,直接瞄準樓梯旁一位位「洪天佑」,同時安保隊長已經call警隊,讓警隊派出人員來到現場。

一位又一位的「洪天佑」雙手端刀,麵無表情,像一尊尊雕像般巍然不動。

港督來到二樓,放眼望去,一張屏風立在中間,擋住一張茶桌。

李照基、郭德勝、劉鑒雄三人正圍成一坐,正默默品茶,一言不發。

港督繼續登上三樓,一麵大旗立在右腳,旗尖為牙,上繡繁體「義」字,為牙旗,牙旗者,將軍之旌。

“謂古者天子出,建大牙旗,竿上以象牙飾之,故雲牙旗。”

和義海義為天!

牙旗迎著風聲獵獵作響,大風、大旗、大豪傑!

港督笑道:“張先生,義海集團發展的很好啊?竟然敢約我一起喝茶,不知道張先生有什麼話要聊?”

張國賓主動上前兩步,望向全港權力最大之人,毫不怯場,主動伸手:“sir,主要是談談新界的《小型屋宇政策》。”

“我知道先生正對《小型屋宇政策》有些頭腦,鬥膽通過霍先生的關係,邀先生來到酒樓見麵。”

兩人一次碰麵,誰是新界事件的幕後推手就再也瞞不住了,當然,再也冇有瞞下去的必要了。

雙方已經到了攤牌的時候,總要決出一個贏家,要麼是新界鄉民,港資商人,要麼是鬼佬,是英祖家。

港督禮貌地握了一下手就反客為主的邁步向前,同張國賓插肩而過,來到茶桌旁拾起一杯茶,望向酒樓下的車水馬龍,低頭看一眼手錶,說道:“我時間很緊張,不想同你演戲,有什麼方案就講。”

“符合我利益就執行,不符合就再見。”

他飲了一口茶。

張國賓走近他身前,路途中接過支雪茄,塞進嘴裡深吸一口,吐氣道:“把樓權徹底給到新界所有鄉民,再把樓權證劵化,按呎交易,可以蓋高樓大廈。”

“由我同幾位地產商一起消化掉新界所有樓權,既可以節省土地使用麵積,又可以撫平輿論。”

“英資公司有興趣也可以加入收購樓權的行列,有錢大家一起賺,多贏!”

張國賓摘下雪茄,指向天空,擲地有聲的大喊:“你我一起合作,把權力市場化,市場自由化,市民能樓有錢,政府有地有名,點樣!棒不棒?”

港督戴著眼鏡,回頭望他:“原來連最終的合同,你都想好了?幾百億的項目,我的作用就是替你簽字蓋章?”

“換一種說話,我的作用就是替你打工!”張國賓麵帶微笑:“由於打工打的不錯,你賞我一口飯吃。”

“總歸都是一件好事,對不對?”

港督嗤笑一聲:“樓權證劵化是一個可行的辦法,可是第一批樓權必會被你收購,裡麵有前二十年累計的丁權麵積,以及新增的樓權麵積,後麵產生的樓權麵積不夠多,你吃肉,我喝湯,你憑什麼?”

張國賓用手點著樓底的人頭,出聲說道:“你算算街道上多少個華人裡麵纔有一個鬼佬?”

“在這裡,我們吃肉,你喝湯,很奇怪嗎?”他囂張狂妄,大聲喊道:“有湯給你喝算不錯了!”

港督麵色沉下來,問道:“你是真不怕我抓你。”

“香江是一個**律的地方,我最鐘意談法律,港督也不能抓一個正經商人對不對?”張國賓吸著雪茄,笑道。

港督冷笑一聲:“嗬!就算要把樓權證劵化,我也可以規定售出要求,不批準義海地產加入開發,你的注意我很喜歡,你的態度我不喜歡。”

“張先生,再見!”

李成豪望著港督來去匆匆,帶著人馬有走下酒樓,麵帶疑惑的上前,鞠躬:“賓哥,為乜要把港督逼走?”

雖然,他也覺得該搞點排場讓大鬼頭見見世麵,但是,他也不認為對大鬼頭太囂張是件好事。

張國賓單臂揣在胸前,右手吸著雪茄,沉聲道:“脾氣不硬一點,同鬼佬把樓權全部收走嗎?”

“我跟四大地產商談好是按照市場價格收樓權,以證劵交易的方式,還能浮動價格,鬼佬收樓權很可能就是城建署出麵,一口價,不留餘地了。”

“不能讓鬼佬用太廉價的成本搞定政務,最關鍵,那樣我們就出局了。”張國賓希望能夠鎮得住場子,再同鬼頭談條件,但鬼頭口氣很硬,但張國賓在做好談判破裂的準備時,也留了最後一手用來製鬼佬。

他目送轎車緩緩駛離樓底,振臂說道:“我請老鬼頭來有骨氣,就希望讓他知道,我們華人有骨氣!”

李成豪滿心欽佩:“賓哥,飲茶。”

張國賓接過那杯茶,倒過來灑在地上:“就當替他送行了。”

“再見。”

……

港督坐在專車後座,低頭揉著眉心,第一見到享譽香江的江湖大佬,印象最深的並非是其狂妄、囂張。

是那種跳出當代的超前思維。

“樓權證劵化,利用國際組織炒作輿論,絲毫不把港服權威視作禁錮,這種人才一輩子見一回就夠了。”

“幸好他出身江湖,對國際局勢不會有關鍵影響,否則我真的要害怕。”港督當然不會怕一個商界的江湖人,可問題擺在眼前,說不棘手就假了。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註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