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卓sir,取消對三大地產商的信貸管控,適當可以給予一些優惠。”

翌日。

現任總督,前政務司長“鐘仕傑”向現政務司長“卓晉餘”出聲說道:“另外,請財政司對義海集團展開賬目調查。”

“通知四大銀行對義海集團收緊信貸,蔡sir。”

“長官!”

蔡錦平身穿製服,手抱警帽,腰桿筆直的端坐在一把椅子上。

這時,政務司長、財務司長、律政司長、警務處長、廉政專員,五位高級部門長官全部坐在一張辦公桌前。

港督身穿灰色西裝,手持鋼筆,義正言辭的說道:“警務處應當拘捕和義海話事人。”

“yes,sir!”

蔡錦平麵不改色,出聲答道。

鐘仕傑反而出言鼓勵:“任何一位市民都有責任配合警隊調查,請不要害怕江湖社團的壓力,關鍵時刻,警隊就是要替政府扛住壓力。”

“蔡sir,你是掃黑出身,英勇果決,我相信你。”

蔡錦平表情一肅,出聲道:“tha

k

you,sir!”

“還有。”鐘仕傑把目光望向財政司:“請財政司出台一項丁權證劵化的法規,以此緩解新界土地出讓的壓力。”

財政司長輕輕點頭:“明白,長官!”

“請卓sir,班sir留下。”

財政司長、廉政專員兩人坐在位置上不動,其餘三名長官齊齊起身,鞠躬行禮,轉身離開辦公室。

總督府裡,鐘仕傑表情舉起咖啡杯,表情凝重的說道:“前兩天的錯誤情報,導致三大地產商意見不小。”

“這證明紀律部門底層已經被腐蝕得很厲害,班sir,你要拿出力量對底層貪汙受賄,串聯社團的政府職員進行調查。”

“是,長官!”

班仁信出聲答道。

鐘仕傑點點頭,喝了一口咖啡。

“張國賓的商業思想很有借鑒價值,將丁權債券化,一來可以啟用新界地產行業,二來可以滿足新界男丁的丁權需要。”

“把丁權放在市場上進行變現,讓地產商為政府決策買單,最終再由新界市民消化,新界男丁手裡審批不下的丁權能夠換成錢,隻要手上有錢就不會鬨事了。”

新界男丁大多隻有一個丁權算是資產,資產不能變現,還需要投錢蓋樓,看起來就是一窮二白。

無產者失去的隻是鎖鏈。

如果,男丁能夠把丁權變現,手上有錢就會開心,就會去花,不會再拿命跟政府鬨事,女性樓權的事情就能擱置。

同時,男丁們賣出丁權,一旦想要結婚生死,就還是需要置業,要麼把丁權售出的錢,貼上祖輩家當進中環置業。

要麼就把出售丁權的錢當首付,繼續在新界買樓,一來二去,政府一分錢都不用出,就能夠擺平整個《丁權案》。

欠債的還是鄉民。

港府再花錢啟用新界工業,繼而炒高房價,在漲價之壓力下接盤俠必源源不絕,華人血汗造就的資本又回到英港府口袋。

港府完全可以把項目交給英資地產,銀行,不與華人分一杯羹。

政務司長認可道:“長官的決策英明,既不用投入政府資金,明年財政收入又可有增長,賬目將會非常漂亮。”

文官的職責主要就是做賬,賬目涉及到很多條條框框,港督的位置上“律法”、“輿論”、“財政”皆是一筆筆“賬”。

要把賬目做漂亮,履曆纔好看,打打殺殺是紀律部隊的“武官”職責。

鐘仕傑並非是不能夠與張國賓合作,隻是合作之後利益就將被華資吞入口中,就連鄉民都會成為贏家。

因為張國賓是在做大蛋糕,人人有份,唯獨港府冇有份,頂多算不輸,但港督想要贏!

不想付出財政上的投入,還想要收走新界鄉民血汗。

這也是英殖民政府的傳統把戲,把每一個殖民地公司,隻許盈利,不許虧損,隻看眼前的年度收益。

絕不考慮長遠價值。

英殖民本身就是打著“貿易公司”進行的侵略活動,根子上影響深遠,可以說,成也市儈,敗也市儈。

僅靠金錢堆砌的日不落帝國,一次投資失敗就轟然倒台,冇有任何政治、文化的遺產留下。

中環,康樂廣場。

張國賓正在一間茶餐廳裡吃菠蘿包,手邊攤著一張報紙,低頭吸著奶茶。

兩名保鏢戴著耳麥,身穿西裝,腰配手槍,表情認真的站在背後。

一輛黑色寶馬轎車停在廣場路邊,一位西裝革履,抹著大背頭,長相英俊的年輕人推門下車,掛上證件,出聲說道:“進去!”

十名身穿西裝,氣質乾練,訓練有素的組員跟上長官,穿過廣場台階直奔一間茶餐廳。

廣場上,六名兄弟眼神彙聚,馬上有人摁下耳麥,出聲說道:“犬王,有差人!”

“賓哥,有差佬!”打靶仔上前一步,彎腰俯身,輕聲說道。

張國賓拿毛巾擦了擦手,抖起報紙,目不轉睛:“結賬!”

打靶仔打出一個手指,馬上有夥計前去櫃檯買單。

“叮噹。”

有人推開茶餐廳的玻璃門,笑著近前舉起證件,出聲說道:“警務處,保安部,總警司溫啟仁。”

“張先生,麻煩跟我走一趟。”

十名保安部警員站成兩列,一列五人,緊緊跟在長官身後。

當前兩人撩起衣角,露出槍袋,倨傲的挺起胸膛,看來是在警隊跟溫sir一起囂張慣了。

打靶仔挺身上前,同溫啟仁對峙:“長官!”

“敢在和記大廈樓下捕集團總裁,是不是當差當傻了,想找死啊!”嘩啦啦,六名保鏢全部湧上前堵住店門。

店員花容失色的躲進後廚。

打靶仔用手指著溫啟仁:“我一個電話,幾千人衝下來把你們淹了,手裡的子彈夠打幾發?”

溫啟仁麵不改色,語氣還帶欣賞之意:“腦袋破了一個洞,心眼倒很誠實!”

張國賓語氣不悅的道:“好了。”

整間餐廳頓時肅靜。

他抬起頭,有條不紊摺好上報紙:“阿sir們,有什麼事不能在這裡說嗎?我很忙,肩上十幾萬兄弟養家餬口,我怕你耽誤不起。”

溫啟仁在下屬手中接過一份檔案,舉手出示:“唔好意思,張生,你涉嫌領導三合會組織,非法走私,泄露政府機密多項罪名。”

“保安部需要你配合調查。”

張國賓將報紙放在桌麵,站起身,冷眼相看:“阿sir,我不當大佬好多年了,血口噴人是要付出代價的。”

“我們不會冤枉一個好人,也不會放過一個壞人。”溫啟仁用手指指打靶仔:“普通市民是冇有小弟的。”

“我是一個企業家。”

張國賓雙目中凶光一閃即逝,忽然笑道:“願意配合警方辦案。”

“一起走吧。”

他一馬當先的穿過眾人離開餐廳,打靶仔帶人推開一條路跟上,溫啟仁才帶著警員一起出門。

溫sir把張國賓帶到一輛車內,很有禮貌的拉開車門,請張先生上車。

車駛入總署大門。

張國賓進入保安部的辦公室裡,溫啟仁拉上百葉簾,遞來一杯咖啡:“對唔住,大佬。”

“總督親自交代的。”

張國賓接過咖啡,大馬金刀的坐在沙發上,翹起二郎腿:“咖啡不錯!”

“噠噠噠。”

蔡錦平輕叩房門。

“請進!”

張國賓喊道。

蔡sir身穿製服,推開玻璃門,點了點頭:“張生。”

溫啟仁識趣的道:“我先出去了。”

張國賓目送著兄弟離開,嘴角勾起一抹笑容,心道:“冇想到,第一次當眾被捕,竟然是栽在細佬手裡。”

蔡錦平觀他的表情,坐在椅子上,第一句話就是開口道歉:“唔好意思,張生,總督當麵下的命令。”

“要委屈你在總署滯留兩天了。”

張國賓單手枕著頭,懶散道:“唉,恐怕訊息都傳遍整個江湖了,堂堂集團總裁被保安部請進總署。”

“送我去赤柱好了,那裡兄弟還多些。”

蔡錦平笑道:“昨天張生給總督擺鴻門宴纔是江湖一件大事,總署隻是禮尚往來,不丟麵。”

“何況,我們警署上下也都是張生的朋友嘛。”

張國賓微微頷首:“蔡sir真會聊天,要不是溫sir來找我,我非得喊兄弟們撐撐場子。”

“彆!”

蔡錦平勸阻道:“你那麼多兄弟不得把中環堵得水泄不通。”

“影響市民上班通勤啊。”

“早上我上太平山開會,港督借鑒了你的決策,推行丁權證券化,但不打算帶你玩,你想怎麼辦?”

張國賓翹起腳尖,不屑的道:“不讓我賭,還想開賭桌。”

“我彆的本事冇有,掀賭桌的本身就一定有!”

蔡錦平表情難受:“張生消消氣,出來行都是為了賺錢,打打殺殺不符合您氣質。”

張國賓失聲笑道:“嗤,蔡sir,怕辛苦,不想加班啊?放心吧,我知道鬼佬到底怕什麼,已經安排人手去做了。”

大亞灣。

廣核招待所,李成豪、陸存久、陳海龍、董、鄭、王、黃等新界大姓家主,一共九人坐在一間餐廳的沙發上等待領導蒞臨。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註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