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n小說網 >  張國賓小說 >   649 有獎有罰

-

辦公室。

張國賓喝了口茶,語氣讚賞,褒獎道:“阿耀,這兩天社團有你看著,我很放心。”

“你能夠談攏四大社團,在外替我聲援,對公司的計劃幫助很大。”

耀哥鞠躬抱拳,恭敬道:“不敢當!”

張國賓笑了:“坐館、二路元帥不在境內,自當有掌數大爺管理社團,有過分明,有什麼想法的嗎?”

耀哥在懷裡掏出一張帛書,雙手遞上前道:“秉坐館,這張帛書為四大社團共同簽署,告以世界之聯合聲明。”

“本是將在明早公佈,既坐館安然走出總署,帛書將交由坐館。”

張國賓眼神詫異的伸出手,接過帛書抖了抖,攤開瀏覽:“《華人公會聯合聲明》……”

這封《聯合聲明》字字泣血,句句誅心,黑墨中染著血跡,紙背後透著淚痕,是有義海掌數大爺代表簽署。

號碼幫、大圈幫、新記皆有署名。

張國賓見之麵露動容,讀到一半便熱血沸騰,拿著帛書叫道:“好啊!好啊!這封討賊檄文寫的真好。”

“華人就是要有骨氣!”

他一下就明白港督低頭的原因。

一是有兄弟撐腰,二纔是靠著北方!

越看越喜歡,十幾分鐘後才放下帛書,舉目望前:“阿耀,這一回你立大功了!”

耀哥謙讓道:“行份內之事,寸功為立。”

“能夠把四大社團擰成一股繩,不容易,想必冇少費心吧?”張國賓把帛書收起。

耀哥笑道:“話說回來,事情辦的很容易,全仰仗龍頭坐館的威名。”

張國賓心底非常感動,出聲道:“雖然,此封檄文未對世界公佈,但是,香江兄弟齊心,感慨大義,皆付諸紙上。”

“文章有錚錚鐵骨,字跡上熱血難涼,我想要把檄文收進光明相館,裱在閣樓之間,以讓後世代代兄弟頌讀,世世不忘華人脊梁!”

他感受到為兄弟謀福利,兄弟為其謀江山的忠義,大手一揮,出聲道:“我冇有什麼東西能獎給你。”

“過會讓公司打一千萬港幣到你賬戶,算是一點心意。”

耀哥張口就想要拒絕,坐館卻先行堵住他的嘴,說笑道:“我知道你不缺錢,可路上遭遇殺手,也算是為我闖了一回鬼門關,除了錢,我冇什麼能夠給你。”

“先把錢收下,否則我不安心,將來,有可以的東西再給你。”

論地位,耀哥僅在坐館、二路元帥之下。

和義海三號人物。

升無可升!

除非,等坐館前去大公集團就職,現在不收錢就會代表有二心了。

耀哥連忙拱手,開口道謝:“多謝賓哥。”

“走吧!”

“去開會。”

張國賓把帛書收進抽屜,認真整理好,起身前往集團會議室。

會議室內。

李成豪身穿粉色西裝,單手揣在懷裡,一手捏著雪茄,吐氣道:“呼……”

“照我說啊,阿耀擅自作主,挑動江湖反,差點造成一場大戰。”

“等會肯定要被大佬懲戒!”

馬王、元寶、老晉、大頭坤等人都在各自位席位上坐好,表情皆是十分鄭重,眼神裡情緒卻各不相同。

美姐彈彈菸灰,認可的點下頭:“以張生的性格。”

“有道理。”

眾所周知,張國賓最恨人擅作主張,讓兄弟們拚命,照坐館的性格來說,更是把權力死死握在手中。

耀哥既是乾剛獨斷了一把,又要開啟戰端。

就算事急從權,名正言順,也講坐館怎麼想的。

馬王瞳孔猛縮,出聲叫道:“兄弟們,等會還是要幫耀哥多講幾句,免得耀哥……”

“不行!”

元寶臉色驟變,立即駁斥道:“你越幫坐館講話,你就越害了耀哥!”

“老晉。”

“你有辦法嗎?”

晉立民快速說道:“站起來先!”

“刷啦!”

伴隨著會議室大門推開,會場內一班大底全部起身,鞠躬行禮,大聲喊道:“總裁好!”

張國賓大步在前,穿過辦公桌旁,拉開主位的椅子,合攏西裝順勢壓壓手,笑道:“坐吧。”

耀哥跟在後頭,坐到旁邊掌數大爺的位置,同海伯,東莞苗點頭致意,其實他的決定有兩位大爺共同支援。

理論上講,絕無差錯。

張國賓坐下就道:“各位兄弟,前天我在公司樓下被差人帶走調查,三十多個小時裡,大家都在為我的事情奔走。”

“我先謝謝各位。”

“另外,我無法管理社團期間,耀哥一直在主持大局,不至於讓義海群龍無首,更是能團結整個江湖。”

“我為此感到開心。”

張國賓神態和煦,誠懇的道:“大家為我的做事,我都銘記在心,將來,我和阿豪不在香江的期間。”

“公司事務全權由耀哥處理。”

“我離開香江的時候,則由耀哥由阿豪一起決定。”

馬王、元寶、美姐等人都是表情訝異,心思活絡,就連耀哥都頗為動容,連忙抱拳起身:“賓哥,我還是幫豪哥……”

“你是要幫阿豪,但更要幫公司!”張國賓語氣堅定的說道:“這種事情就不要拒絕了!”

“我知道,當年我們曾經有過一點矛盾,可是大家都是為了公司,為了兄弟,現在義海走上正軌多年。”

“以前的事情誰還記得?”

張國賓目光在場內巡過眾人,親自為耀哥站台:“事情就這樣決定了!”

這等於是把耀哥的實權往上升了半級,依舊是掌數大爺,在關鍵時刻就能行使坐館之職。

地位同二路元帥!

實實在在的重賞。

耀哥很是感動的道:“多謝坐館。”

張國賓點點頭:“阿豪。”

“啊?”

李成豪懵神的站起身:“賓哥,什麼事。”

張國賓看向他:“動不動就跟劍劈港督,殺上太平山,膽子很肥嘛?”

李成豪感受到熟悉的眼神,內心升出一股慌亂,驚顫道:“賓,賓哥。”

“殺上太平山是阿耀說的,我可從來冇說過!”

他指向耀哥。

耀哥低頭。

張國賓嘴角勾起笑容:“嗬嗬,沒關係,我已經把你的豐功偉績告訴阿梅了,這種威風事蹟不能見寶,也要同家人朋友多分享嘛。”

“老了纔有人跟你一起回憶光輝歲月。”

李成豪麵色煞白,手指顫顫巍巍的指向大佬:”賓哥!”

”我要同你打拳!”

急了。

他急了。

“阿坤。”

“收工陪你大佬打打拳。”張國賓隨口點了一個人名。

大頭坤忍俊不禁的笑出聲:“知道了,阿公。”

馬王、元寶默契對視,心裡暗笑:“怎麼豪哥全都說翻的,倒黴的不是阿耀,是他啊!”

看來賓哥同豪哥纔是真正的手足情深,表麵功夫都不用做,遇見事情先懲戒一番兄弟就得。

李成豪怕的膽戰心驚。

大頭坤還打趣道:“放心咯,豪哥,我不會太用力的。”

李成豪一拍桌麵站起身,就差撲過去:“你以為我怕你啊!”

“衰仔!”

張國賓端起茶盞,喝了口茶,臉上也浮出笑意。

他最早提拔阿耀坐掌數大爺,其實也隻是出於平衡派係的考慮,時過境遷,公司裡早冇有相應的需要。

阿耀在掌數大爺的位置上一乾四年,對領導公司很有心得,能力不知不覺就走上更高的一個台階。

義海集團不斷髮展,地位與日俱增,也讓大底們施展才能的平台,從一間小小的社團變成一個跨國大集團。

世界上,永遠不缺乏聰明人,寶貴的是平台。

一群古惑仔們在集團發展中磨礪出來的能力,真不比MBA畢業生差,何況,義海大底已經人均MBA畢業。

張國賓發現或許已經有其它人可以勝任龍頭之位。

“真以為有一天社團可以不需要我,那時候就可以順理成章的退休拿分紅了。”

張國賓嘴角剛揚起來,突然又懊惱道:“乾,差點忘記還有個大公堂。”

散會後,張生乘車前往旺角的光明相館,把帛書遞給根叔,根叔見之心喜,用相框裱好之後,掛在閣樓的木牆上。

懸於一眾坐館照片之間,出聲說道:“冇有這種骨氣的人,不配做和義海的坐館!”

“阿賓,來一起泡杯茶。”根叔坐在茶座上招呼,張國賓也就不客氣,坐到茶座旁,喝茶聊天,講根叔介紹幾十年前擺花街的盛況。

最早,擺花街是一條紅燈街,開著酒吧,舞廳,消費者多為鬼佬駐軍、商人。

有些人開始擺花籃售賣給鬼佬,供鬼佬取悅女人,慢慢的發展成花鋪,後來港府禁黃,酒吧、歌舞廳歇業,就真的隻能賣花,擺花街就隻留下一個名字,再也不見當年朱顏。

根叔就道:“我年輕的時候外號采花大少,整條擺花街的保護費都是我一個人收……”

“這不就是馬伕?”張國賓心生疑惑,也不知根叔說真的假的,老骨頭愛說,後生仔就聽著咯。

傍晚。

李成豪在拳館裡打完拳,換了一套運動裝,拎著揹包回到家門口,舉手敲門的時候,突然嚥了咽口水:“伸頭縮頭都是一刀,乾了!”

“噠噠噠。”

敲門聲響起。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註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