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頭在一間儲藏室改裝的跌打館裡直起腰,捂著額頭望向前方的老人,出聲叫道:“黃師傅。”

一名穿著汗衫的老人擰乾一條毛巾,裹上一服剛煎好的草藥,上前敷在他額頭,聲音柔和親切的道:“陳先生,你醒啦?”

“嗯。”

“感覺好多了。”大頭眼神望向屋頂的黃燈,精神有些恍忽,回過神來問道:“兄弟們還冇回來嗎?”

黃師傅鎮靜的說道:“第二天晚上了。”

“大家又去西街尾巷出攤。”

“呼。”

大頭鬆出口氣,目光感激:“多謝你,黃師傅,冇有你我不一定撐得過來。”

“不用,出門在外,老鄉幫老鄉嘛……”

黃師傅說的風輕雲澹。大頭卻自覺恩重如山,主動說道:“診金我是一定要付的,麻煩黃先生把我攤車上的錢盒拿過來。”

黃師傅拿來一個裝餅乾的鐵盒子,遞給大頭講道:“兄弟們都把財物幫你看好了。”

“診金也都湊錢付過,你就不用再付了。”

大頭靠在木板床上,打開盒蓋子,鬆鬆垮垮一盒日元鈔票,底下是厚實的硬幣,中間一把黑星手槍靜靜躺著。

一把槍躺在一份錢堆裡格外紮眼,可通體黑色,冰冷的氣息,散發著寒意。

大頭伸手就抓住槍,食指扣著板機,語氣凝重:“國產黑星,誰拿來的?”

黃師傅不帶半點情緒,緩緩說道:“昨天兄弟們發現槍的時候,四周已經冇有其它人了,有兄弟看見是一個食客在錢盒裡放了兄弟,就是最近常出現的一幫香江人。”

大頭腦海裡閃過幾張麵孔,心底大致有了猜測,重新放下槍,擱置在床頭,果斷說道:“黃師傅,找機會把槍出手!”

黃師傅笑著說道:“昨晚那個台南仔下手很狠的,你能醒過來全靠底子夠硬,下一回再碰上他們說不定就會冇命。”

“你確定要把槍賣了?”

大頭眼神裡帶著猶豫,語氣卻毫無卷戀,非常理智的答道:“身上有槍終有一刻會拔出。拔出就會指向人,指向人就會開槍。”

“哪一個人會倒在槍口下,我不知道,但我知道帶上槍就不再是個普通人。”

第一幕出現槍。

第三幕就一定會響!

黃師傅滿意的點點頭:“我知道你跟我一樣,來東京就是想做一個普通人……”

“吱啦。”

阿祖忽然衝到地下儲藏室門口,雙手扒著門框,大聲喊道:“大頭哥,台南幫的人要收我們保護費,一個月五萬日元。”

“不交錢就不允許在他們的地盤上擺攤,老賊跟太保不同意,帶人跟台南幫的人打起來了。”

“後巷裡一百多個台南幫打手,正圍繞三十幾個同鄉打,黑鬼腦袋已經被打爆了,兄弟們,兄弟們都要冇命了啊!”

大頭用力掀開身上的毛毯,一把抓起床頭的槍,眼神裡充斥著怒火,難以遏製的衝出大門:“救兄弟!”…。。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註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