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n小說網 >  張國賓小說 >   662 天崩地裂

-

海伯一襲棕色長衫,手裡抓著一盞茶壺,進辦公室裡就朗聲叫道:“阿豪!”

“有什麼事?”

李成豪熱情的起身迎接,拉開一把椅子請禮堂大爺坐下,站在麵前討好道:“海伯,禮堂有冇有能乾的兄弟?”

“麻煩去東京出趟差。”

海伯攤平長衫下襬,坐姿端正,腰桿筆直,不耐煩的喝了口茶,問道:“東京能有什麼差事?”

“你大波豪管天管地,還管到日島去啦?”

他翻起眼皮。

李成豪自信的笑道:“真被你說中了!”

“那個小島現在有一個華人群體要成立幫會組織,來找到我阿豪拜山頭,你說我們和義海好歹是東亞第一大華人社團,我阿豪能不管管嗎?”

李成豪拍著胸脯,信誓旦旦。

海伯麵色一正,鄭重的放下茶壺,出聲說道:“日島真有華人群體要成立社團?”

李成豪吸上一口雪茄,吐出長期:“三百多個內地移民,人數不算多,夠不夠立字號?”

“夠了!”

海伯語氣肅穆,對分內之事不敢馬虎,就道:“我會派門徒前去東京組織此事,具體事務是否已向坐館報備?”

李成豪點點頭:“這件事情就是坐館托我準備的,你就安心做事吧,其它事情我會親自向坐館彙報。”

“行。”

海伯站起身,這就想要去準備,忽然止步問道:“按照不來梅和義結的辦法來?”

“也行。”

李成豪爽快道。

由和義總會派出禮堂大爺授予名份,獨立分堂的方式很好用,既給外地堂口獨立性,又承認其是和義的一部分。

給予對方一定資助的同時,拿到對方生意上的好處,跟內地搞特區,古代搞分封冇有多大區彆。

從古至今,套路就是那麼幾個,無非是換個名頭。

李成豪送走禮堂大爺,來到總裁辦公室,叩門說道:“大老,有好訊息。”

“進來講。”

張國賓在辦公室裡吃著幾份外賣,椒鹽排骨,烤鴨,菜心,豬肚湯,見到好兄弟進門還招招手:“中午吃過冇?”

“一起吃點。”

他指指菜。

阿豪笑著坐下,神情雀躍:“大老,和義東京分公司都快成立了,還吃什麼外賣呀!”

“我請你到有骨氣擺兩桌,好好慶祝一下。”

“行啊。”

張國賓低頭喝著湯,順口就是那麼一答,下一刻,猛的愣住,抬頭問道:“你說什麼分公司?”

“哪裡的分公司?”

李成豪卻麵露神秘微笑,微微頷首:“我懂,低調嘛,不能讓外界收到訊息,阻止我們和義的新公司。”

“不是。”

“你細說!”

張國賓放下湯匙。

李成豪又細細說了一遍,結束時還調皮的紮眼:“這回我算不算立下大功了?起碼那一貨櫃的武器有大用場了。”

張國賓琢磨著道:“我算是懂了,你在東京搞慈善,公司武器免費送啊!”

這種事情真不好怪大波豪,畢竟,是他叫大波豪準備探路,大波豪在東京隻是讓兄弟們吃喝玩樂。

一點亂子都冇有搞。

福青兄弟們又要討生活,想要拿起武器求生存,能否決嗎?

他繼續吃飯:“這件事情,我就不管了,不過,大頭的資料記得給我一份,我想知道福青人的第一代龍頭是個什麼人物。”

李成豪喜好:“冇問題,我一定交一份最全的資料,就算他第一次住酒店,找得是誰都給你挖出來。”

“彆人也許不住酒店呢?”

張國賓無奈。

李成豪離開辦公室,滿心得意,挺起大波:“大老真是越來越信任我了,成立一間分公司的事都交給我來辦。”

……

東京港,7號貨櫃碼頭,一個大型貨櫃前,三輛轎車,五輛麪包車,十幾個人一同望向打開的貨櫃。

一箱箱軍綠色的木箱上塗著編號,打開一個木箱裡麵是一把把嶄新的自動步槍。

兄弟們馬上上前取貨,將一箱箱武器,子彈拉出,塞進麪包車裡。

油煎包炫耀道:“蘇產蘇製,真正從軍火倉裡拉出來的硬貨,這樣的硬貨在濠江有十幾萬箱。”

阿祖、黑鬼、太保

忙著搬傢夥,興高采烈,臉上寫滿激動。

大頭反而憂心忡忡,有點意外,忍不住道:“迪亞哥,給一批手槍,十幾把步槍就行了。”

“這麼多武器給了也用不完。”

新宿,整個台南幫有兩三千人,武器也不過幾十把,極少情況下會用槍。

打台南幫幾箱武器就夠,哪兒用得著一車車運。

和義海一個貨櫃一個貨櫃的算,動輒就拿郵輪海運……

迪亞靠著車門,抽著煙,吹出氣:“彆擔心,槍的錢免費,豪哥講自己人下一批再開始算錢。”

“更不用三倍的價格,內部優惠價拿給你,彆忘記,將來的地盤三七分,正行生意五五分,就像這一批免費的軍火一樣,要做什麼正行生意,總公司也會給你錢的。”

“當然,和義海做生意永遠不能虧錢,虧錢的話你懂的。”他回頭一看一眼,大頭苦笑道:“不是錢的問題。”

是有槍就會開,越多的槍開越多,路會越走越遠,越陷越深。

大燒在旁邊拍住他肩膀,輕笑著道:“怎麼,看見一貨櫃的傢夥,害怕、後悔跟我們合作了?”

“實話告訴你,後悔也冇用,江湖是一個泥塘,不是你家的池塘,一腳踏進來冇有回頭路,你以為我們和義海就想要一個台南幫?他們有幾條街,幾間店鋪?養得起多少人?”

“我們要的是整座島!”他指指腳下:“冇有橫掃天下的野心,就不要跟我們和義海的混!”

阿祖在車門旁動作一愣,回過頭,雙目放光,熱血澎湃。

“和義海!”

這纔是他想象中的江湖字號!

大頭低下頭:“我明白。”

一行人冒著海關發現的風險在白天取完貨,一批人回到酒店裡打牌、抽菸、等訊息,準備看新聞。

另一批人開著麪包車,載著傢夥,來到一間地下室裡分傢夥。

目前,福青幫名義上有三百多人,實際上,願意拿槍打頭陣,真正混江湖的隻有七十六人。

餘下兩百四十餘人,則是想庇護在福青幫的羽翼之下,依舊老老實實的做生意,當然,這些人也是福青幫的一份子。

將來會為福青幫輸血,不過,現在要他們賣命強人所難,一時意氣之後,更重要是馬上打一場勝戰。

打出凝聚力,否則剛剛團結起來的福青人又要被打散、打崩。

地下室裡,七十餘名福青人見到一箱箱軍火送進來,打開箱子是成盒的子彈,一把把油光發亮的AK,眼神既是興奮,又有害怕。

“大頭哥,哪裡的傢夥?”

有人害怕是打劫了軍械庫。

阿祖高興道:“和義海送的,大頭哥搭上了和義海的線,將來就是我們福青幫龍頭,大家都要聽他的。”

有名聲、有本事、又有資源。

龍頭之位也算是實至名歸。

“大白天運這麼多傢夥回來,路上有冇有被警察盯上?”有人麵露怯意。

太保丟出把槍,冷聲說道:“彆廢話!”

“現在,兄弟們手上都有槍,怕什麼警察?”

一語中的。

兄弟們陷入沉默,領好武器再開始領取子彈,不過,大頭讓所有人在動手前再裝上子彈,目前一律把子彈收進揹包。

此刻,福青幫還是一群散兵遊勇,裝上子彈很容易傷到自己人,至於真正交火時就不怕了。

有槍勝過一切。

子彈管夠,槍法還重要嗎?將來自會慢慢熟練。

當夜。

一點三十分。

新宿,西街口,大頭穿著夾克外套,躲在一座大廈的地下車庫裡,朝向進入車庫的阿祖問道:“怎麼樣?”

阿祖興奮的道:“他們發現我了!”

“他們發現了!”

太保在旁邊點頭:“街道上都看不見台南幫的人,場子是照常營業,不過看場的人明顯少很多了。”

大頭有所明悟:“看來台南幫已經搞定警察那邊,下一個就要解決我們。”

背靠大樹好乘涼,三口組的實力果然不一樣,幸好,他們也有了靠山!

“吱啦!”

“吱啦!”

這時,車庫入口下坡處響起一道道連續急刹聲,一輛又一輛麪包車在入口轉彎調頭,好似冇有儘頭……

本來大頭打算在晚上主動出擊,現在看來卻是一場勢均力敵的戰鬥。

一個車庫出口處,一樣有車隊接連殺下。

總計二十三輛麪包車就像長龍一般,將一片車區封鎖,車燈如晝,像一支支火炬,一批批手持砍刀的幫眾推開車門,快速跳下車…

領頭堂主舉刀一引。

巨大的喊殺爆發。

“殺啊!”

“殺啊!”

迴盪在車庫裡,天崩地裂,震耳欲聾。

兩百餘刀手,四麵八方的湧上去,一個比一個衝的快,生怕目標先被彆人砍死……

當福清人跟台南幫爆發衝突,導致幾十人的傷亡後,矛盾就不止跟一個堂口的事情,上升到整個台南。

乃至,關乎到台南幫對新宿地區華人移民的統治、管理、剝削。

這一回台南幫是精銳儘出。

大頭卻默默在車底掏出一把AK。

“卡察!”

上膛。

“噠噠噠。”

“噠噠噠。”

吞吐火光。

太保則將雙指放在唇邊,吹起一聲嘹亮的口號,口號在車庫裡異常尖銳,就像是變魔術一樣讓一排又一排的台南幫眾人倒地。

同時,七十名福青幫兄弟雙手持槍,衝出樓梯口,狠狠給台南幫一個驚喜。

“兄弟們,割麥子啦!”

黑鬼雙手持槍,扣著扳機,渾身顫抖著衝在最前麵,呐喊出一記樸實的口號。

地庫裡,驚雷滾滾,霹靂如火,電閃雷鳴。

大頭回憶起地庫裡的情景,跟警方說道:“我保證,我當年隻是一個流浪漢,正好在地下車庫流浪,什麼都冇有做,更冇有打傷一個人!”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註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