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頭,太保,你們回來啦?”油煎包笑的歡快,遞上三支青香,出聲講道:“領了香,快些向洪門的列祖列宗跪下。”

大頭、太保、黑鬼順其自然的就把香接過,太保、黑鬼見大哥大頭冇有立即跪下,也就麵色呆滯的站於兩旁。

摺紙華雙手抓著公雞,將雞頭灑進一排排黃酒當中,嗓子爆出一聲大喝:“陳龍何在!”

“在!”

大頭鬼使神差的答道。

密會內,眾多兄弟都不約而同的回頭看他,更多人則是麵向神桉,滿臉崇敬,眼神狂熱。

宗教的神秘氣氛開始在場內蔓延,三合會把組織跟宗教的結合,給予人非常強大的心理壓力。

社會性動物的從眾心理及宗教崇拜,在宗教儀式的引導下達到頂峰,再與組織製度等級結合,是世界上最有效的統治手段,再與獎罰分明,階梯晉升相結合……

全世界的體製大多都脫胎於此。

“福青沙鋪鎮人士陳龍,綽號大頭,帶福青兄弟在東京立足,素有名望,受兄弟舉薦,就職和義青坐館!”

“於洪門列祖列宗麵前,關聖、天後為證,將來和義青兄弟皆尊香主號令,守洪門規矩,曆代和義青坐館皆聽從總舵主聖令,守和義之氣,洪門兄弟皆應與光大華夏,血薦軒轅為己任!”

“賣國求榮,背信棄義,目無尊長者,皆該死在萬刀之下!”

摺紙華轉身麵向眾人大吼:“願入我洪門山門者有誰?”

“有我!”

“有我!”

“有我!”

第一聲零零散散的回答響起,第二遍整齊劃一的吼聲響起,第三次山崩海嘯的應諾響起。

巨吼迴盪在密室內將牆壁都震得嗡嗡作響,一股聲浪衝出地下室大門,傳到新宿的街頭,席捲整座日島!

“賜酒!”

“請香主上前!”

摺紙華朗聲宣讀,一位位義海兄弟開始把血酒送給跪在地上的洪門兄弟,幾名兄弟在小房間裡斬雞頭。

十幾隻大公雞斷了脖子,堆在角落,羽毛淩亂,血腥味濃重,三百多碗早已備好的血酒開始奉上。

一切都顯得井然有序,並冇有因為開山門徒眾多覺得匆忙,將儀式一步步走完正是禮堂弟子的能力。

三百人算得了什麼?三千人、三萬人都按部就班的搞定,提前有謀劃就不會出錯,摺紙華身負重任又怎麼敢出錯!

大頭手持清香一步步穿過人群之間,許多步還跨過兄弟頭頂,來到神桉前望著禮堂大爺一言不發。

“跪下!”

摺紙華一聲大喝,鼓起眼珠,死死盯著他,像是要吃人一般,再喝:“向列祖列宗、三英五祖、關聖天後跪下!”

大頭雙膝一軟,終於跪在地上,把青煙高舉過頭頂。

其實,大頭想要成立的福青幫,是一個真正屬於福青人的福青幫,一切由福青人自己說的算。

這個理想可以說是很遠大,可惜,有一些不切實際,當福青幫開始接受和義海的支援時,福青幫註定就要打上和義海的烙印,成為和義海的一個下屬社團。

在和義海這樣一個龐然大物的江湖前輩麵前,新成為的分支不可能有獨立的機會。

“今義海總會弟子董川華代洪門東南亞總舵主,和義海坐館張國賓先生,實授和義弟子四**香主之職!”

“賜紅巾一束,以證其職。”

大頭在地上讓人給他額前綁上一條紅巾,再站起身把清香插進銅爐,語氣有點僵硬的說道:“多謝張先生,多謝總會!”

“今授太保、阿祖、黑鬼、和義青紅棍之職,三位兄弟上前授職!”

太保、黑鬼、阿祖三人在地上站起身,大步向前,都在禮堂大爺手中接過一根紅木棍。

摺紙華在神台上取下一把受過血祭的金刀,神態肅穆的擺在和義青坐館後背:“愛兄弟還是愛黃金?”

“愛兄弟!”

大頭喊道。

阿祖、太保、黑鬼三人把香舉過頭頂:“愛兄弟!”

三百餘和義青兄弟高舉著香,大聲吼道:“愛兄弟!”

“第一誓:自入洪門之後,爾父母即是我父母,爾兄弟姐妹即是我兄弟姐妹,爾妻是我嫂,爾子侄即是我子侄,如有不遵此例,不念此情,即為背誓,五雷誅滅。”

“第二誓:倘有父母兄弟,百年歸壽,無銀埋葬,有

磷飛到求兄相幫,必要通知各兄弟,有多幫多無錢出力,以完其事,如有詐作不知者,五雷誅滅。”

……

香火瀰漫,漸漸形成黑煙,煙霧圍繞著關聖神像,持關刀,著草鞋,穿綠袍,睜著眼睛的關公像似浮現殺機。

在雲煙的襯托下顯得麵目猙獰,威嚴凜然,凶氣沸騰,媽祖娘娘如在雲端,高貴聖潔,俯視眾生。

當兄弟們將三十六誓背誦完畢,遵禮堂大爺之令站起身時,許多兄弟都雙腿發軟,需要互相攙扶,部分兄弟起身時精神恍忽,滿頭大汗,差點脫力暈倒。

兄弟們卻冇有半點怨言,腦海裡迴盪的隻有一條條洪門規矩,摺紙華知道唯有這樣的開山儀式纔會讓人印象深刻,永遠把三十六誓記在心裡,永遠把和義的字號刻進骨子裡。

儀式結束後。

摺紙華彎腰曲背,恭恭敬敬的把大頭扶起:“陳香主,各堂口職位安排,社團發展,將來都由你一個人說的算了。”

“和義總會不會隨便插手下屬字號的發展,賬目、海底、堂口、字號怎麼管理,開設,麻煩你多費心。”

大頭心裡知道大局已定,滿身大汗的雙手抱拳,出聲道:“董先生,我希望請你作和義青的禮堂大爺,負責和義青的山門規矩。”

摺紙華含笑說道:“如果陳香主不嫌棄的話,我當然願意,以後一定為陳香主把事情辦好。”

丁卯年,庚戌月,戊戌日,天下和義第二十六間字號正式成立,將來在世界華人幫會裡大名鼎鼎的福青幫消失於曆史洪流當中,取而代之的是一個新名號——和義青!

事實證明,和義青依舊對得起福青人的闖勁兒,未來二十年內勢力發展到日韓、歐洲、新加坡等地。

成為華人社團裡有數的海外組織,勢頭比曆史更加強勁,背後自然離不開和義總會的幫助,和義青則成為和義字號裡為社團賺錢最多、辦事最狠、名聲最大的一個分支。

散場後。

歌舞伎町,一間燒肉店,大燒用鐵夾把一塊牛五花送進兄弟碗裡:“華哥,現在就是和義青的禮堂大爺了。”

“和義青第二號人物,地位還在三大紅棍上麵,連香主都不敢動你,威風啊。”

摺紙華用快子把烤肉送進嘴裡,真情實感的說道:“我看陳香主是個有野心的,將來日島一定不會平靜。”

“我突然覺得回香江乖乖坐一個老四九也不錯,來新字號當什麼大爺啊?”

迪亞笑道:“華哥纔來幾天就想家了,一定是冇有去風俗店享受過,大燒,給華哥好好安排兩個妞。”

摺紙華搖搖頭:”我看陳香主有點不甘曲於人下的心思,好在公司的牌子夠響,鎮得住一個新字號。”

油煎包舉起啤酒瓶,乾杯:“叮。”

他喝完一大口酒,嘶氣道:“不是公司的招牌響,是我們兩百多個兄弟還在新宿呢,任他是什麼人物都得盤著。”

“不過華哥講的冇錯,大頭不是一般人,新宿更是在上演龍爭虎鬥,風雲地,出英雄,這也是我們的機會。“

摺紙華微微頷首:“這倒是冇錯。”

“華哥。”

“以前我入社團的時候,敬祖口號明明是反清複明,還我山河,怎麼成為光大華夏,血薦軒轅了?”

“該不是又是入鄉隨俗吧!”

大燒用夾子翻著肉,想起問題,開口問道。

摺紙華搖搖頭,用快子夾起一個雞翅:“去年的時候坐館下令,和義口號要順應時代潮流,展現江湖新風貌,特意讓禮堂進行重新修繕,於是反清複明、還我山河的口號基本都改了。”

“類似於光大華夏,血薦軒轅的口號啊,例如勿忘國恥,振興中華,立報國之誌,行忠義之事等等……你們喜歡的話,下次哪個小冊子給你們看,要是努努力,有機會紮職的話,海伯親自喊給你聽啊!”

大燒嘿嘿一笑:“對對對,馬上都千禧年了,新時代啊,喊什麼反清複明,我想大明也冇什麼好的。”

這麼苦難造就的現在,屍山血海都趟過來了,怎麼可能還比不上大明?現代化江湖企業玩的就是新潮流!

古板的台詞確實該改改。

大燒卻擠眉弄眼,忽然問道:“華哥啊,聽聞禮堂正在修《第十四代坐館語錄》?有冇有手抄版先拿來看看唄。”

“想的美!”

摺紙華乾脆利落的懟了回去:“這可是海伯親自主持的項目,禮堂目前最重要的一項工作,要一直修

到張生退休為止。”

“據說過兩年會先發一個版本,到時候每個堂口都能拿一份,不過,名字改了,叫作《和義創始人精神》!”

大燒奉上一支雪茄:“麻煩到時華哥先把著作分我一份,我要做堂口第一個領會精神,讀懂文獻,並且能背誦全文的小弟。”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註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