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賓哥,中午住吉會的人找三口組講數,談崩了,晚上雙方的人要曬馬。”大波豪走進酒店房間。

張國賓略感意外:“速度這麼快?”

他既然跟點頭跟三口組合作,三口組擴張步伐加快就有基礎,隻是開戰需要一段時間準備。

這樣的速度更像突發事件。

李成豪點頭道:“是。”

“山健組的老大態度強硬,當場就把酒杯給砸了,下一步火併的地盤在千代區,要不要讓兄弟們出手?”

張國賓坐在椅子上,點起一支菸,深吸口氣,搖搖頭:“不用。”

“讓和義青打頭陣吧,名正言順的把地盤打下來,將來生意也更好管理,對了,如果當地幫會冇禮貌,敢動公司的人,就讓兄弟們上。”

公司還有一批舞美、藝人、工作人員在日。

李成豪大包大攬的道:“放心,我懂!”

他嗤笑道:“說起來,這一次開戰還是和義青挑的頭,阿祖那傢夥昨晚錘爆了住吉會的搖錢樹。”

“喔?”

張國賓揚起眉頭,麵帶疑問。

李成豪解釋道:“就是一個男偶像,靠臉吃飯的小白臉,經紀公司是住吉會的產業,叫什麼近疼真閹。”

“是他啊!”

張國賓恍然大悟,輕笑道:“怎麼撞上他的?”

本以為,這一次日島之行即將跟近藤真彥冇有瓜葛,畢竟,以近藤真彥的檔次確實參與不了。

突然出現近藤真彥的戲份,讓他心底多少種宿命感,看來該出現的名字絕不會少。

李成豪在把前因後果說清楚後,他也不得不感歎男偶像真愛玩,看來,美色對於他們唾手可得,早已不滿足平常人的**。

就喜歡玩賤的。

張國賓摸了摸下巴,露出神秘莫測之笑:“這樣,先把近藤真彥在倫敦劈腿的照片發出去,再派人猛挖近藤真彥的黑料。”

“以前有住吉會罩著他,東京演藝圈給他麵子,一點黑料都冇有散出去,現在和義青跟住吉會撕破臉。”

“那就冇必要慣著他了。”

江湖大老,富豪大亨,要玩一個明星很簡單,捏死一個明星更簡單,往往都是礙於利益、麵子、規則。

守著同一個遊戲的默契。

現在,麵子撕破,犧牲品就要出現,一個男明星隻是腥風血雨的一角。

李成豪大笑道:“哈哈哈,馬上派兄弟去查。”

就當為和義青搖旗呐喊!

當晚。

山健組一千兩百名團員,和義青五百多名會員在千代田區,秋葉原與住吉會爆發血戰。由於千代田區是皇居、永田町,各行政省,國際集團總部的所在,整場交戰中一槍未鳴,現場甚至出現五百多名全副武裝,封鎖街道的警察。

警察們荷槍實彈,手持盾牌,疏導交通,讓普通市民切勿進入危險區,長達兩個多小時的混戰裡,卻冇有一次主動鎮壓的行為。

這並非是警視廳的警員們軟弱,而是非主權國家的骨頭硬不起來,根本不敢進行大規模內部清洗及鎮壓!

因為,他們不敢對外部進行抗爭,就冇資格對內部進行彈壓,日內集權也是在軍力上漲以後慢慢開始。

就算日島自衛隊不斷擴張,不斷有人爭取恢複主權,但日島依舊是全民罪人,逃脫不了戰勝國的控製。

從前,這個戰勝國可能是阿美裡肯,未來,戰勝國可能是千年華夏!

秋葉原則是日島最著名的一條電器街,一直是住吉會的肥水區,三口組聯合和義字號一腳踏進秋葉原。

夠狠!

港區、中央區、千代田區,在東京都市圈裡則是被共稱為“中心三區”。

住吉會一直控製號稱“中心三區”之一,實力也可想而知,當晚有兩千餘名住吉會成員在街頭巷尾跟三口組、和義青開戰。

圍繞秋葉原街的各家店鋪,街道,巷子。

雙方丟下了七十幾具屍體,一百多名傷者,總計有六百多人被捕,日島警方稱之為80年代最大街頭鬥爭。

暴力團成員則冠以其“秋葉原合戰”的美譽,直至三十年後還常有人提起。

這次合戰之後,為了避免華人團體再度坐大,日島警方開始大力打擊暴力團合戰,各暴力團鬥爭轉入水下。

多以暗殺、一騎討的形式發生。

最常用的就是“懦夫

一騎討”,兩大社團各派一名車手,開車向對方全速衝去,誰最先轉向為輸。

誰堅持到底為贏。

車手在團體裡地位、身份還得相同,若雙方都不轉向則一起車翻人亡,換下一組“騎將”上前,直至兩大團體出現輸贏。

嚮往合戰的團體成員們,常常緬懷合戰盛行的80年代,秋葉原合戰又被稱為最後的合戰!

三組之戰!

97年時,甚至有日島漫畫作者,畫了一本漫畫書,就以秋葉原合戰為題材,把大頭、阿祖、山健、正田警官都作為原型。

試圖蹭熱度。

直至第十六話,一個穿著黑色西裝,叼著雪茄,整張臉藏在陰影中的男人出現,一個穿著白西裝,胸肌碩大的男人站在一旁。

漫畫作者被人寄了手槍子彈。

由此斷更。

“行動!”

淩晨,三點四十分。

一名警官放下手錶,在指揮車前舉起對講機一聲令下,五百名警察開始進入現場打掃,混亂中拘捕六百多人。

更多的暴力團成員逃散。

警員們忙活到早上七點,最終在早高峰前把傷者、被捕者送離接道,接道上一間間店鋪又在清晨的陽光中開業。

第二天。

早上。

《大和晨報》的頭版頭條,並非是在報道昨夜發生的街頭血並,而是給了近藤真彥出軌,牽手鬆田聖子遊倫敦的新聞。

這則新聞立即就跟狂風一樣,席捲整個日島工薪階層,娛樂至死的國家裡,一定是娛樂新聞占頭板。

新聞熱度也體現出國民討論度,近藤真彥出軌的訊息,舉國皆知,受人不齒。

在日島出品的優秀電影裡,各種出軌,夫前目、美人妻,好像非常普遍,群體不小一樣,其實,出軌及各種違背道德題材。

在日島人的道德觀念裡,一樣是無法接受的,正因為日常生活的強大排斥力,放在電影纔會顯得非常刺激,題材經久不衰。

傑尼斯事務所麵對重磅炸彈般的負麵新聞,不得不出麵解釋,做危機公關,可礙於近藤真彥的慘狀。

事務所方麵隻能表示,近藤真彥前夜外出受傷,傷勢嚴重,正在進行手術,日後將舉行媒體會澄清。

國民肯定不會接受含湖其辭的推諉,一邊倒的相信“近藤真彥”是在逃避,事實更是如此,風評迅速下跌。

……

“大老,我想申請帶兩個人,親自去把近藤真閹給做了!”李成豪突然怒氣沖沖的喊道。

張國賓麵露疑惑:“阿豪,近藤招惹你了?”

李成豪伸手從西裝口袋裡掏出一疊照片,憤恨的丟在桌麵,出聲咒罵:“賓哥,真閹那傢夥打著戀愛的名號,約了很多女藝人開房,為了給珠子開光,還給15歲的女孩用藥。”

“真的?”

張國賓接過上麵的一疊照片,發現女藝人都是東京小有名氣的歌姬,影星,名氣不夠還上不了近藤真彥的床。

其中有五個還是名聲不小,新生代的知名歌姬。

幾間經濟公司的台柱子。

“就算是真的,彆人為了錢,為了名,乃至為了色,自願的怎麼辦?”

兩廂情願,願打願挨的事情。

他不屑管。

李成豪獰笑道:“不可否認,裡麵有些是為了錢,為了出位,可是根據道上的訊息,近藤真彥經常用強的。”

“拍戲、開演唱的時候敲開藝人、歌迷的房,直接鎖上門,有住吉會幫忙掃尾,那些女孩根本不敢報警。”

“藝人更怕聲敗名裂。”

張國賓明白了,放下照片:“現在她們看近藤真彥出事,決定站出來踩她一腳,主動找到報社,聯絡我們?”

這個年代訊息比較閉塞,主要輿論掌握在媒體喉舌,普通人的聲音傳不出去。

或許,這樣的人、事一直以來都很多,不過,缺少強有力的背景支援,悄悄就被壓下去了。

李成豪隻是說道:“那個受傷的15歲女孩,今年剛剛18歲,因為染上毒癮在戒毒醫院,是她母親找到了阿梅。”

“這件事情我不能不管!”

張國賓微微點頭:“確實不能不管,不為那些想踩他上位的女人,就隻為一個無辜受傷者,有能力都得管!”

他眼神瞄向李成豪:“不過,這不代表我們要親自動手,警視廳現在還盯著我們呢!”

“花點錢把訊息

登報,相信總有一家報社願意要這個新聞,事後,自有人會替我們收拾他。”

近藤真彥現在的局麵就像是港娛之陳老師,內娛之加拿大炮王,一開始會有人想護著他們,可最後得罪的卻不是一個人。

是整個遊戲圈!

80年代東京的混亂遠超過08年代香江,20年代內地……

近藤真彥的下場。

絕對會是最淒涼的一個。

香江。

葵湧碼頭。

陳稷帶著三名兄弟登上貨輪,打開手電筒,見到一班身穿西裝,戴著眼鏡的小鬼子。

“貨到了,準備車。”

“直接前去實驗室。”

陳稷打出一通電話。

“是!”

“稷哥!”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註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