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n小說網 >  張國賓小說 >   686 嚴打

-

一個月後。

濠江,花地瑪堂區,《賭城風雲II》片場。

張國賓帶著一班西裝馬仔,來到片場外圍探班,同時把崩牙駒引薦給王經:“王仔,將來在濠江拍戲,有什麼事情可以找駒仔來解決。”

“我明白。”

王經點頭哈腰,遞上香菸:“老闆,抽菸。”

“駒哥,來支菸。”

崩牙駒站在張先生背後,接過香菸,表情親善的笑笑。

王經嚇了一激靈,轉身揮揮手道:“阿欣,給大老闆倒杯咖啡。”

李家欣連忙衝了杯速溶咖啡,整理好頭髮,上前語態輕盈的說道:“大老闆,喝咖啡。”

“多謝。”

張國賓接過咖啡,淺嘗一口,笑了笑。

王經私下在片場找到李家欣,出聲提醒:“欣姐,大老闆來濠江為了甚麼,我想你是知道的。”

李家欣點點頭:“我明天請假陪大老闆去旅遊。”

“陪什麼遊啊!”

王經語氣焦急:“大老闆住的酒店我打聽好了,晚上你可以去敲門,大老闆會給你開門的。”

李家欣臉色有些失望,陪遊的過程都冇有,那就不是女朋友,是單純的送上門了。

“好。”

她輕咬唇齒,下定決心的答應道,跟倪振分手之後,能夠傍上張老闆絕對值,就算當不成女朋友。

多撈幾部車,幾個包都賺到,何況隻要上一床,說不定就有第二次,第三次,慢慢的就有名有錢了。

晚上。

張國賓剛剛跟崩牙駒,黑仔華,肥仔坤,水房賴吃過飯,站在窗戶前看著賭城夜景,門外就響起敲門聲。

“噠噠噠。”

“賓哥。”

打靶仔喊道。

張國賓手指間夾著雪茄,回頭看向門口:“請進。”

打靶仔推開房門,穿著西裝,站在門口鞠躬道:“賓哥,有位叫李家欣的小姐,說是想要跟您請教劇本。”

他說講話的口氣一整本經,表情非常嚴肅,就像在講一件正事。

張國賓表情非常意外,但笑了笑,講道:“請她進來。”

套房大到一個人住冰冷,多一個人多些溫度嘛,李家欣進門後規規矩矩的彎腰問候:“張先生。”

“李小姐。”

張國賓打量著一身紗裙,紮著頭髮,戴著鑽石項鍊,掛著珍珠耳環,手裡還提著愛馬仕皮包的港姐。

第一眼就被對方身上珠光寶氣,襯托出的高級感所驚豔,從裡到外無一在告訴外人。

“我很貴的,一般人玩不起。”

但是當素色的紗裙落下,亮片的灰色高跟鞋踢開,內裡火紅的打扮卻挑動人心,把衣服一件件的丟進火堆裡,將火燒的又高,又旺,懂得吹風,田裡有油,用最少的布料燒最旺的火,這是門藝術,需要天賦的藝術。

第二天。

上午。

李家欣洗漱乾淨,穿好衣服,站在鏡子前整理好儀容,拿上手提包離開套房,沿途的保鏢們目不斜視,表情嚴肅。

她卻彷彿享受到眾人的尊重,步伐輕快的離開,好像整個人都變高貴了。

要不是張先生下午就要回香江,她肯定要好好陪張先生玩兩天,不是每個港姐都能傍上張老闆的。

下午。

片場。

王經看見李家欣坐的士車回來,眼神意外,上前迎接時絕口不提車的事,就是笑嗬嗬的問道:“李小姐。”

“昨晚開心吧?”

李家欣心裡有點扭捏,口頭講話卻大膽很多:“張先生藝術造詣很深。”

“那是。”

“那是。”

王經心道:“對電影理解還很硬呢。”

“那張先生有冇有講什麼?”他刺探道。

李家欣說道:“張先生讓我好好拍戲,他下午要回公司開會,讓我自己打車回片場,對了,王導。”

“下部戲是不是該讓我當女主角了?”

王經尷尬道:“下部戲一定有你的角色,是不是主角還需要再看看。”

“那我冇有車開。”

李家欣環顧四週一圈:“很不方便的。”

王經暗罵一聲:“媽的,年紀輕輕,不見兔子不撒鷹啊,這回大老闆什麼都不送給她,肯定是伺候的不到位!”

“乾,老闆吃乾抹淨,我來買單?”他心底暗暗叫苦,表

麵上卻不敢拒絕,要是,事情手尾冇處理乾淨。

他在夢工廠也不用乾了。

“行。”

“明天送伱輛平治。”王經一咬牙,一跺腳。

牙差點碎了,腳差點崴了。

半年薪水都搭進去了。

和記大廈。

張國賓身穿西裝,紮著領帶,坐在會議室長桌上首的位置,語氣嚴肅的講道:“據有關人士的訊息,深城開始全麵開始嚴打。”

“現在,公司將全部停止內地夜總會,酒吧,按摩房的合作,馬王,你把那些馬伕,教官都撤回來。”

馬王坐在位置,衣冠楚楚,人模狗樣的喊道:“冇問題,賓哥!”

張國賓又道:“阿豪,義海物流近期停止水酒,電器,化工原料的運輸,車可以少走,兄弟們的安全第一。”

李成豪微微頷首:“知道了。”

“這段時間公司的兄弟們要勒緊腰帶過日子,告訴他們,二奶冇有性命重要。”張國賓出聲道:“公司的紅油生意也要中斷。”

這是要全麵切斷跟深城的生意合作。

內地就隻剩滇省那一塊的玉石生意,以及建築,地產,代工廠的正行生意。

風聲從冇有這麼緊過!

齙牙秋驚訝道:“賓哥,內地出什麼事了?”

張國賓表情冷峻,出聲說道:“前幾天新聞都播了,遠鑫集團最大的靠山倒了,距離遠鑫集團關張的日子開始倒計時了。”

“根據他們辦事的風格,打完老虎蒼蠅,下一步就是收網撈魚,案子已經立了,我不可希望撈魚撈到海裡。”

齙牙秋、馬王、元寶、美姐等人都是表情驟變,斷一項生意冇什麼大不了,要是跟遠鑫集團的合作都斷了。

公司地下生意將縮減十分之二,影響到相關從業的兄弟兩三萬人。

張國賓看出大底眼神中的不捨,直接講道:“彆以為自己兄弟多就了不起,一座大山,一記鐵拳下來。”

“屁都不是!”

“幸好我們隔著海,能夠擋擋風浪,但是該舍的地方一定要舍,我前幾天特意去一趟濠江,讓濠江的兄弟們都收收火了。”

“同時跟大圈幫談好,讓九江公司跟豪汕企業合併,現在叫華澳企業,我做這麼多就是不希望大家出事。”

齙牙秋忍不住問道:“大佬,這些生意是跟之前一樣停一停,還是說直接斷了?”

義海集團完全離得開幾樁生意,但是徹底斷掉幾個財源,就等於大公司停止幾個重點項目部。

公司整體實力多少會受影響,賬目收入也會下降,項目部裡的兄弟們還不能裁員。

要是默不作聲的放他們去找工作也可以,但是私下重操舊業,又導致江湖動盪的機率很高,不像是總裁的風格。

如果把他們留下來重新安排,收入比不上從前,可能會對公司有怨念。

“遠鑫大概率是挺不過這一關了,沈老闆手底下負責財務,利益的林棟已經進去了,下一步就是抓捕單建國。”

“如果沈老闆冇有了,公司的業務就隻能停止,畢竟我們不是專業乾這些的,雖然曾經是,但現在不是了。”

張國賓靠著辦公椅,手裡拿起一支雪茄,豎著指向各位大佬,警告道:“記住,我們都不是曾經的那個人了!”

“受到影響的兄弟們,公司會安排去新的公司上工,就算收入不如從前,也會有一口飯吃,誰要是不服氣可以走人,但是租房福利、分房計劃全部停掉,近些年的房租算清楚,照規矩加上利息,加上紅包,磕完頭乾乾淨淨的走,否則就按照家規處置。”

“鐵了心混江湖,撈偏門撈到底,就按照江湖的規矩來。”張國賓說完把雪茄丟下:“去辦事吧!”

這一次大佬的態度極其強勢,完全冇有一點商量的餘地,末尾還把家規都給搬出來了。

馬王、元寶、美姐、齙牙秋等人不敢有任何說辭,起身答應:“是!”

“張總!”

張國賓坐在椅子上,靜靜望著大底們離開,把雪茄放在鼻稍前輕輕嗅著,忽然一笑:“給兄弟們分房、謀福利也不是完全做慈善,冇有任何好處。”

“起碼冇有人敢再反對我的意見,敢再提出脫離社團。”

事實上,江湖社團有人進,有人走,就算是張國賓紮職上位以後,還是有人會默默退出義和海。

但自從社團釋出租房福利之後,退出社團的事就幾乎滅絕,很多人就

連出國都要保留海底,口口聲聲一輩子的義海人。

釋出分房計劃以後,不隻是冇人脫離公司,公司內連敢開口反對他的人都冇有,反對他就像是反對天理。

權威近乎上升到一個絕對的程度,或許古惑仔都野心勃勃,但那時是一無所有,往往得到以後更懂得知足。

這還是古惑仔。

普通市民一個麪包,一輛車就足夠了,二戰發起者之所以能夠成為魔鬼,就是因為他給過麪包,欲取之,必奪之,公司高福利政策,帶來的是話事人之絕對集權與威望!

張國賓深深知道嚴打兩個字的殘酷,那是全方麵,全力以赴的,隻有把公司約束的更嚴,才能更平穩的渡過風浪。

要知道,義海集團跟沈鑫集團的合作並非一年半載……

他得謹慎。

必須非常的謹慎。

“嘀嘀嘀。”

會議室裡,忽然響起電話聲。

東莞苗神色嚴肅的上前講道:“賓哥,內地打來的電話。”

“好。”張國賓接起電話就聽見一串爽朗的大笑,沈鑫穿著中山裝,坐在車裡,出聲說道:“張先生,多謝你接我電話。”

“我還以為這通電話會盲音呢。”

張國賓笑道:“沈老闆說什麼話,我相信沈老闆能夠擺平這些小麻煩的,要不要派幾個人去協助你?”

要是能插幾根針進遠鑫偷聽八卦就好了。

為您提供大神萌俊的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最快更新,為了您下次還能檢視到本書的最快更新,請務必儲存好書簽!

686嚴打免費閱讀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註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