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n小說網 >  張國賓小說 >   93 阿之婚變

-

[]

當晚,o記,尖沙咀警方拉走三合會成員三百多名,其中絕大多數為勝和馬仔,和勝七星爆竹被捕,少數幾十人為義海社成員,義海社頭目大頭坤被捕。

後,“爆竹”,“大頭坤”二人因證據不足,被社團保釋出獄,十二名勝和馬仔因涉嫌凶殺,各被判三到七年刑期,兩百多名勝和成員第二天被保釋離開……

這種千人級社團曬馬,近些年少有,可一旦發生,隻要不造成街道流血事件,香江警方亦隻能低調處理,隔天,尖沙咀深夜聚眾事件登上新聞,o記負責人“洗國成”出麵向媒體召開新聞會,公佈警方對三合會采取的雷霆行動,迅速反應,並保證未來會加大對三合會組織的嚴厲打擊。

張國賓讓社團兄弟們去排擋食夜宵,本人卻早早回到老唐樓,洗個澡,洗淨身上的暴戾,換上睡衣,拿出電話:“嘟…”

“嘟,嘟……”

“賓哥,晚上好。”周閏發正躺在床上,抱著蓮妹,聽見大哥大響起,連忙拿起大哥大,匆忙挺身,問候道。

張國賓聽見周閏發的聲音,便知曉阿發心裡一直惦記照片的事情,嘴角輕笑一聲,舒緩著語氣講道:“阿發,不要再惦記相片的事。”

“冇人敢找你麻煩了。”

“嗯?”周閏發心頭一定,不自覺地坐直身,坐在床頭:“謝謝你,賓哥。”

“不用講謝,大家都是朋友。”張國賓很隨意的道:“無事的話,早點睡。”

“好呀賓哥。”周閏發答應道。

張國賓掛斷電話。

“賓哥。”

“大嫂到了。”

大波豪喊道。

張國賓穿著拖鞋,走出房間,隻見朱寶藝白嫩的鵝蛋臉未施粉黛,紮著一個丸子頭,一身藍色絲綢長裙,手中拎著一個保溫飯盒,表情乖巧地站在門口,點頭朝大波豪,東莞苗問候道:“豪哥,苗哥,晚上好呀。”

大波豪,東莞苗各自站好,不敢接大嫂話,徑直望大佬,大佬則麵帶好奇地問道:“阿寶,你點解會來唐樓?”

“阿賓哥,你幾夜冇去公寓了。”朱寶藝目光閃爍,眼神中帶著委屈,拎著飯盒上前:“我怕你工作太忙,給你熬了糖水,晚上喝些,更好睡覺。”

大波豪側頭過頭望向東莞苗一眼,麵帶賤笑,然後轉過身拍拍東莞苗肩膀,摟著東莞苗道:“豪哥,我和細苗先回屋企了。”

“今夜,河馬帶人在外麵守著。”

張國賓微微頷首:“去吧。”

東莞苗與大波豪一同離開。

張國賓坐到沙發上,朝麵前的桌子,努努嘴:“過來坐呀,站著做乜?”

朱寶藝麵色一喜,連忙拎著飯盒上前將保溫盒打開,細心地取出碗筷擺在桌麵,再蹲著給男人盛湯。

“今夜例湯,冰糖雪梨。”

張國賓接過湯碗,用勺子舀一口,品品,確實是份心頭好。

周閏發在接完張國賓的電話後,蓮妹爬在胸膛,用手指勾勾畫畫,開腔問道:“發哥,剛剛什麼人的電話?”

張國賓自以為舒暢的聲音,卻給人一種深沉的威嚴,大概是社會地位與日積月累的講話方式,令蓮妹聽見語氣,便心生好奇。

周閏發則含糊地答道:“張先生啦,一位影視公司的老闆。”

“喔……”蓮妹冇有糾結。

周閏發講道:“我打個電話給阿之,阿之跟張先生有合作。”

蓮妹倒不在意周閏發跟趙雅之的關係,因為她與阿之也是好友,趙雅之接到電話時,卻拿起大哥大,故意走到陽台接起,悄聲問道:“阿發,事情有結果嗎?”

“張先生把事情搞掂了,以後逐鹿影視公司,再也不會來打攪你。”周閏發歎出口氣:“這次要是冇有張生,你跟我的麻煩都大了。”

“張先生好快呀!”趙雅之驚訝道:“一天就搞定。”

“我都跟你說過,張生手下人很猛的,不過這件事情得好好謝謝張生。”周閏發歎道:“張生可能就是我們的大樹,不是揾錢的搖錢樹,就能遮風擋雨的大樹,幸好這次用片約還人情,還不夠,否則以後真不知道再怎麼跟張生搭交情。”

“能欠張生一個人情,是好事。”

“希望張生將來有用得到我們的地方吧。”

人情真的很微妙,有些情,越欠越濃,一乾二淨,反而兩不相反,對於周閏發而言欠張國賓一個人情,逢年過節反而能不斷跟張國賓搭關係,對於張國賓而言有周閏發一個人情,或許某些時刻便能奇效。

一位大佬手上的鈔票,可能某一天便風吹雨打去,一位大佬身邊的兄弟,也可能某一天分崩離析散,一位大佬遍佈江湖的關係,亦可能某一天人走茶涼無人認,唯有心中的情義,是人們永遠不會忘懷的。

真正的大佬要做的並非是斬人,而是幫人。

張國賓不管有意無意,一直有在少樹敵,多幫手,關照身邊朋友的路子上……

當然,僅限於朋友!

“阿發,你說的對。”趙雅之認可的點點頭:“我會再去謝謝張先生的,漢韋洗完澡要出來了。”

“下次見麵聊。”

周閏發同意道:“你先忙。”

“啪嗒。”

蓮妹在旁邊聽聞周閏發講話,體貼的樓住阿發肩膀:“發哥,有什麼事情,我一定會支援你。”

畫麵一轉。

黃漢韋穿著黑色睡袍,用毛巾擦著頭髮,站在臥室裡:“阿之,這麼晚跟誰通電話。”

趙雅之從陽台走回房間,將大哥大插回台座,隨口答道:“跟阿發聊些事。”

“這麼晚能有什麼事好聊?”黃漢韋麵露慍色:“白天在片場聊不夠,晚上回屋還跟彆的男人聊天!”

“你發什麼神經,我現在冇跟阿發一起拍戲。”趙雅之心裡藏著事,不願受委屈,硬懟回去,黃漢韋卻更氣:“冇拍戲那就更冇什麼好聊的了!”

“我有事拜托阿發幫我解決……”

“乜事?我不能幫你解決嗎!”黃漢韋硬氣道:“我作為一個男人,可以解決家裡所有的事!”

“那我希望你說到做到。”趙雅之氣急。

黃漢韋聽出弦外之音:“那你說!你有什麼事是我解決不了的!”

趙雅之深深喘出兩口粗氣,穿著睡衣,忽然放低音量,柔聲道:“漢韋,有些事情我們真的要求人忙幫……”

“這次阿發幫我……”

黃漢韋見到趙雅之溫和下來,反而更為大聲:“我老豆跟幾位議員關係都很好,我真的想不通,你為什麼要天天跟周閏發通電話!”

“阿之,你是不是有什麼事情瞞著我,夫妻之間要坦誠相待,你可以告訴我,我幫你解決……”

趙雅之望見丈夫生氣,柔軟的性子,促使其低頭。

“對不起,漢韋,有人拿我的照片威脅我拍三級。”

“什麼!!!”

“要你拍三級片?”

“對方是社團的人,一直想逼我……”趙雅之流下淚水。

黃漢韋卻緊抓關鍵:“什麼照片!”

“拚接的相照片,他們拿我的戲照根三級片演員拚在一起…因為我跟阿發拍過戲,他們還拚接了阿發的照片……他們說這就是個禁告,如果我答應幫他們拍片……之後肯定還會對我下手。”趙雅之無奈道。

黃漢韋憋的麵色通紅,氣不打一處來,質問道:“真是拚接的照片?”

“你什麼意思,漢韋?”趙雅之連忙站起身,掏出包裡的一疊相片,無愧於心的講道:“你自己看看,你最瞭解我了。”

黃漢韋連忙拾起照片,一張張看下去,雖然表情好了不少,但是眼神裡卻很憋屈:“你真的跟周閏發沒關係?”

周閏髮長那麼靚,香江萬千少女之男神。

黃漢韋一個長相普通的小醫生怎麼比?於是他心底一直有個結,不想讓趙雅之繼續拍片,不自信嘛……彆管是不是周閏發,娛樂圈男明星就冇幾個醜過他。

趙雅之卻倍感委屈:“漢韋,你怎麼能這麼想我……有人拿手段逼我拍三級片啊……”

“無風不起浪,娛樂圈裡的肮臟事還少嗎?我朋友跟我一起飲酒,都話女明星是大老闆的馬欄,我心裡有多難受。”黃漢韋舒聲道:“這次的事情我不怪你,但是我不希望有下一次。”

“跟邵先生的合約結束,便離開娛樂圈,不要再拍戲了。”

“待在家裡相夫教子,我可以養得起了。”

趙雅之搖搖頭:“唔行啊,漢韋。張先生幫我解決這件事情,我答應明年簽約在夢工廠,阿發拍《英雄本色》的那家公司。”

黃漢韋斥責道:“怎麼又來一個張先生!”

“這件事情我都無法擺平,張先生答應幫你擺平,你答應張先生什麼條件了?”

黃漢韋感覺心底憋的慌。

他承受的已經夠多了。

“冇什麼條件,就是當演員拍片,夢工廠製片比較少,我也會有更多時間陪baby和你……”

“趙雅之!你不要太過分!”黃漢韋一把推開湧上的阿之,將照片甩在床上:“我跟張先生,你隻能選一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