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當夜,黃漢韋在與趙雅之爭辯之後,並未留在家中睡覺,而是轉身走出房間,打電話喊出幾名好友飲酒,驅車便離開佐敦彆墅,前往砵蘭街買醉。

砵蘭街,一間舞廳內。

黃漢韋穿著白色西裝,打著領帶,人模狗樣,舉著酒杯一飲接一飲。幾名好友吃著東西,抽著煙,身邊靚妹剛剛坐下,還未用巴掌丈量出靚妹的size,黃漢韋便已一杯威士忌下肚。

黃漢韋出身醫學世家,家裡有間私人診所,家境非常優渥,在社交圈地位不低,比趙雅之出身強好幾倍。

正因如此,黃漢韋才覺得心裡窩火,在家裡敢頤指氣使。這時黃漢韋放下酒杯,喊酒保再來一杯,氣呼呼地講道:“我為家庭操碎顆心,阿之卻連離開演員圈都不肯,家中又非是食不起,養不起baby,點解不能脫身?”

好友望見他的姿態,一看便知曉黃韋為何生氣,倒是摟著靚妹,很開懷的勸道:“無所謂啦,阿韋,弟妹生得那麼靚,外麵總有很多鬼鬼祟祟,你得沉住氣,否則容易給人挖牆腳。”

“我觀弟妹也不是愛玩的人,愛演戲就演,你當初不也癡迷弟妹的名氣,怎麼享受的時候那麼大肚,現在開始雞腸啦?”好友親了靚妹一嘴,心裡有些冇講:“若是趙雅之愛在外麵亂玩,還輪得到你?隨便找個大老闆都比你強幾百倍。”

黃漢韋卻鬱悶道:“你不懂,阿之娛樂圈的水太渾,阿之守的住自己,管不住彆人,我好歹是個醫生……”

黃漢韋享受彆人羨慕的目光時,卻不會記得娛樂圈有多亂,隻懂得老婆是香江小姐,是大明星。

趙雅之曾經參加過1973首屆香江小姐選美活動,取得第四名的成績,冇摘得香江小姐桂冠,卻也是當年的人氣選手,並且以此出道。

“你TMD!就是犯病!”旁邊一名好友一拍黃漢韋肩膀,在夜場裡大叫道:“阿之五年給你生了兩個仔,不知拒掉多少片約,要是去年運氣好,早就冇戲拍了。”

“去年你過生日送你輛大平治,把眼都嫉妒紅了,我要是你,我就躺在家裡享清福,多嗨森。”

“唉,你彆說了,我倒真希望阿之一直是談戀愛時不溫不火的小演員……”黃漢韋鬱悶地喝下口酒:“現在越紅身邊烏蠅越多。”

他與幾名好友聊天時都未叫全名,在夜場裡吹水,買醉的客人眾多,倒也不怕身邊小姐聽見,就連小姐聽見也不好猜是誰,女性口風都很緊的……

一名穿著白色夾克,臉頰肥圓,個子不高的男人隔著幾張沙發,正在陪上司聊天,忽然在跟同事講話時,瞄到黃漢韋的位置,心中詫異。

“趙雅之的老公也要找小姐?”

“嘿嘿嘿,男人嘛…我懂,再漂亮的妞玩膩了,也想搞點新鮮的。”小肥仔搓搓手掌,感覺有新聞到手,連忙低聲跟同事講道:“光仔,去車上拿相機,有新聞要拍。”

“豬皮,你要搞乜鬼?飲酒啦!”東方日報記者小編“光仔”捧著酒杯,甩甩手,滿臉不耐煩,豬皮卻催促道:“快點去,晚上的妞我買單。”

礙不過晚上的妞,光仔放下酒杯,先閃兩步。豬皮則悄默默坐到吧檯旁朝酒杯要了杯酒,佯裝散客,搖頭歎氣,裝模作樣的飲酒。

豬皮若不是每晚都用趙小姐雜誌開手槍,還真不曉得趙小姐老公長乜鬼樣子,主要是他作為東方日報娛樂版編輯,曾經特彆氣憤趙小姐嫁人,特意找過照片,現在正好撞上,不得去瞅瞅。

這時黃漢韋卻未注意到豬皮,歎氣的道:“最近阿之身邊又出現一位張先生,我真的很難受……”

“今天是張先生,昨天是周先生,明天又是哪位先生?他先生的名字姓黃呀!再這樣下去,我頭上的帽子遲早疊成山!”

豬皮豎起耳朵。

“如果他不能拒絕張先生的片約,我就要跟他分手!”黃漢韋賭氣道。

豬皮眼神一亮。

好友卻連忙堵住他的嘴:“漢韋,你喝多了,趕緊回家睡覺吧,再晚些些,明天阿之要找我們麻煩了。”

“走走走,扶漢韋起身。”好友笑著講道,兩名靚妹立即起身,攙扶著客人手臂離開座位。豬皮又在坐位上稍作一會,等到幾人起身離開,連忙快步追向門口找到光仔,夜色下,哢嚓一張相片,黃漢韋與好友微微眯起眼睛,卻冇有注意是誰。

80年代娛記行業已經很發達,狗仔卻還未形成規模,黃漢韋無形當中,將會成為狗仔隊時代的犧牲品……

三天後,清水灣,片場。

趙雅之剛剛上工不久,總覺得同事們眼神離奇,古古怪怪,好似在背後談論什麼,怕她聽見。

直到秋官不忍心瞞著她,私下裡遞給她一本《東方日報》,她才望見《東方日報娛樂週刊》上《趙雅之婚變,丈夫黃漢韋深夜舞廳買醉,靚妹陪酒,揚言離婚》的標題,望著封麵上黃漢韋被兩名穿著短褲,露出大腿的陪酒妹攙扶上車的照片,嬌軀氣的連連發顫,一對朱唇氣到發青,強忍著怒氣拍完片。

黃漢韋上午剛到公司,接到好友打來電話,連忙去街上買了本《東方日報》,看完後迅速開車到片場,從上午等到中午,卻等不到趙雅之見他麵。

趙雅之下午收到周閏發電話:“阿之,你老公怎麼把你賣了!他不怕死乜?”

周閏發話語慌亂的講道。

趙雅之硬氣道:“如果,他要離婚就離婚吧。”

“他點解敢這樣做?報紙上寫到張先生的身份,不怕死嗎!”周閏發是真冇想到,圓滿解決的一件事情意外發酵成這樣,雜誌上可是寫黃漢韋親口揭秘。

趙雅之心頭又開始放軟:“我們還冇登門謝過張先生,再去找張先生一次……”

“你知道張先生怎麼解決威脅你的人嗎?”周閏發深吸口氣:“那個江湖大佬死啦!還是個紅棍來著!我在電視新聞上看到的!”

“阿?”趙雅之表情一慌:“我們快去找張生,我給張先生拍戲,可以延長片約,降低片酬,漢韋不能出事的……”

“還登門道什麼謝,登門謝罪吧!”周閏發講道。

張國賓倒是冇有太過關注娛樂雜誌的訊息,要不是《東方日報》上有點到他的名,公司秘書也不會將雜誌送到他的辦公桌。

好在雜誌編輯倒是不敢講的太過分,可能前兩天曬馬的事情敢過,雜誌知道得罪不起,隻是寫某電影公司張姓製作人,若不是圈內人士很難聯想到他,對他的社團背景更是隻字不提,那傢夥也是怕死的很。

張國賓接到周閏發打來的道歉電話,笑著講道:“阿發啊,不要擔心,一份娛樂雜誌罷了。”

“瞎編亂造,你我都彆放在心頭。”

“賓哥,對唔住啊,阿之約你晚上在半島酒店,吃飯道歉,我作陪,能不能賞臉光臨。”周閏發誠懇請求道。

張國賓苦笑兩聲。

他是真不缺一頓兩頓飯,可是他知道這頓飯不去吃,周閏發跟趙雅之一定睡不著覺,當即點頭道:“行吧,隨意吃頓便飯。”

“多謝賓哥。”周閏發急忙道謝,心底鬆出口氣,賓哥還是如此的大度。

“阿之,阿之……”晚上,趙雅之收工,換上長裙,特意讓化妝師化了個妝,走出片場乘車。

黃漢韋等了一個白天,望見老婆出場,急忙追上道歉:“阿之,對不起,我昨天我真的冇有……”

“司機,去半島酒店。”趙雅之直接拉開車門,對著司機講道。

黃漢韋拍著車窗,臉色慌亂的道:“阿之,你去半島酒店做什麼,跟我回家好不好。”

司機暫時未開車,故意留給兩人時間,趙雅之張張嘴:“開車。”

她很想跟黃漢韋說是去見張先生,讓張先生不要為難他,可她害怕傷到黃漢韋的自尊心,終究一句話冇有說,打算先讓兩個人冷靜冷靜,過幾天再談感情上的事。

未想到,黃漢韋一路開車追到半島酒店,打電話詢問趙雅之訊息,被酒店婉拒之後,乾脆打電話報警,以趙雅之丈夫的名義,讓警方查詢酒店資訊,兩名差佬穿著軍裝,插著腰間褲兜,滿臉看戲的表情,倒也很乾脆的同意了。

當黃漢韋帶著差佬,經理,一副捉姦的姿態,推開餐廳包廂時,張國賓,朱寶藝,周閏發,趙雅之四人正在用餐。

“漢韋!”

“你點解會在這裡?”周閏發站著身,舉著酒杯,正在向賓哥敬酒。

黃漢韋卻理直氣壯:“我來找我老婆,有什麼問題?”

張國賓望見兩名差佬,第一時間還以為差佬是來拉人的,眉頭剛剛皺起,放下酒杯,隔壁包廂的十幾名兄弟便已站起身,繞過聯通的小門,將主宴會廳的大門團團圍起,一群西裝社員,虎視眈眈的望著兩位差佬,酒店經理,還有黃漢韋。

“兩位阿sir,揾我有什麼事嗎?”

“冇…冇事……”兩位差人對視一眼,額頭冷汗冒出,手上警棍腰帶,講道:“未想到賓哥在半島酒店飲酒,打攪賓哥了。”

“冇事?”

“冇事那就閃人啦!”張國賓丟下擦手的手帕。

(=)-